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SCI崇拜的三重危险 精选

已有 6152 次阅读 2019-12-24 16:23 |个人分类:学术现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SCI崇拜的三重危险

                        

SCI在引入中国之初,的确起过一些积极作用。作为一项衡量科技论文产出能力及影响力的指标,曾经是相对客观的标准。过犹不及,SCI经几十年的使用,在我国演变成SCI崇拜之后,其危险至少有三重。

其一是,对科技价值观的扭曲。

SCI炒到被顶礼膜拜的程度,连其提出者都感到很吃惊。科学评价、教育评价、期刊评价等已经被严重侵蚀,在职称、科技奖励、荣誉称号、基金项目、学位、学位点等评审中,几乎处处唯SCI马首是瞻。SCI崇拜严重扭曲了科技价值观、扭曲了科研价值观。SCI崇拜已经向工程领域渗透;以研制国产高精尖装备的工程技术专家,如果也坠入SCI崇拜的陷阱,对于我国为数不多的领先技术领域无疑也是一种侵袭。所幸,有头脑清醒的业内人士认识到了这一问题,不该写的论文不写,不该写的英文论文不写、不发。有识之士已经撰文《军事科研要警惕“SCI崇拜”》,提醒发表和未能发表的SCI论文中,都可能隐含着潜在的国防安全问题,不可掉以轻心。

其二是,助长一种外语的语言霸权。

百花齐放与百家争鸣,有利于科学技术的繁荣。以任何一种语言传播科研成果,本来都是顺理成章的。SCI崇拜助长了已经存在的(英语)语言霸权。所谓的英语论文润色已经成为产业,其工作人员时常在国内会议中“倩影”显现、走上讲台。联合国的工作语言,还不止一种呢!为何,到了科技论文发表的时候,却只能使用一种语言了呢?对于已经存在的科技语言霸权,认识到其危险之后,不是想办法保护自己,不是据理力争,而是心甘情愿地维持它、顺从它、加剧它,这和自杀行为有什么两样呢?

语言霸权的背后,还有思维方式的单一化问题。众所周知,中英文母语使用者的思维方式的差异相当大。在思维方式上,以语言为媒介干“削足适履”的蠢事,怎么能不让那些“卖鞋人”看笑话呢!

其三是,不利于科技中心向我国转移。

占据主导地位的科技语言,与科技中心所在区域密切相关。有些SCI崇拜的拥戴者振振有词地说,目前世界科技中心是某国,用英语写论文是“符合时宜”的。随着我国科研综合实力的不断提升,促使科技中心向我国转移的早日到来,应该是科技届精英分子的份内之事。正在建设的世界一流科研院所、世界一流的大学和学科、正在成长的世界一流科研人才,都是国力强盛的战略资源。如果这些成长中的机构、学科、人才,都排斥母语写作,就会延迟我国成为科技中心年代的到来。即使实现、甚至超过了《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提出的到2030年实现研究与实验发展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2.8%,不解决SCI 崇拜的问题,大量资金持续地自伤式外流,又如何让我国接近于世界科技中心呢?

总之,SCI崇拜是自废武功,是很不可取的。对于SCI崇拜已经引起的危险、仍然隐含的威胁,不能听之任之、放纵自流。莫让“检索工具,成了捆绑手脚的绳索”的戏剧继续上演。

(2019-12-2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211307.html

上一篇:一个简单的判断句
下一篇:[转载]《自然》2019年刊发了51篇科幻小说

44 王从彦 武夷山 檀成龙 杨正瓴 彭真明 王安良 郑永军 苏德辰 卜令泽 张学文 梁洪泽 董铭涛 范振英 李文靖 黄秀清 孙颉 牛凤岐 章雨旭 李东风 高友鹤 刘延彬 史仍飞 毛善成 王翀 郑俊 饶鑫 刘勇 曾纪晴 彭振华 康建 程帅 石磊 郁志勇 任胜利 谢力 王立新 陈波 晏成和 王启云 钟定胜 宁利中 姚远 杨洪强 Anastasi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8 04: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