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诺贝尔物理学奖中的三黄蛋

已有 977 次阅读 2019-10-9 08:18 |个人分类:思维秀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诺贝尔物理学奖中的三黄蛋

             籍利平

2019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又是一枚三黄蛋。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在谈论这个有意思的现象之前,先引用一下《庄暴见孟子》里的对话。庄暴孟子: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孟子回答不若与人。庄暴孟子: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孟子回答不若与众。下文中,笔者撇开“乐乐”中的音乐含义,只取其字面的“快乐”之意。

诺贝尔物理奖得主与众分享荣耀的乐乐”,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与同行和科学大众们每年都在分享得奖的快乐、分享物理学进步的快乐、分享研究者的快乐。

考察一下119年来的诺贝尔物理奖,不难发现,三人分享该奖,也就是出现三黄蛋的比率在增加。

第一次出现三黄蛋,是1903年居里夫妇与另一位研究放射性的科学家分享诺贝尔物理奖。1958年,三个苏联物理学家由于1934年的发现和解释切伦科夫效应研究获奖,再次出现三黄蛋。这两枚三黄蛋的出现,相隔了半个多世纪。

20世纪下半叶,1960年代的1963年至1965年,连续出现三枚三黄蛋;1970年代出现了5枚,19771979年又是连续三年出现。1974年的双黄蛋,如果是三黄蛋(休伊什的女学生也获奖),争议可能要小一些。1980年代出现3枚;1990年代出现4枚,又出现了19961998年连续出现三枚三黄蛋的现象。进入21世纪以来的19次诺贝尔物理奖,三黄蛋出现了14次。其余5次,均为双黄蛋,竟然没有出现一次“独乐乐”的现象。

科学研究合作性的增强,是不是频现三黄蛋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有人对每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奖获奖者进行横向比较和研究,尤其是关注他们研究课题的内在关联性,一定是有趣的,也可以得到特别的启发。

1957年,已经出现过美籍中国人摘取诺贝尔物理奖的“双黄蛋”。六十多年后,爱好物理、钻研物理或者关注物理学进展的人们有理由期待中国人摘取单黄蛋、双黄蛋或者三黄蛋。

个人获得四分之一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已经不是新闻。将来,会不会出现“四黄蛋”?也就是四位物理学家平分诺贝尔物理学奖。三人为众,四人大于众。人们有理由期待“众乐乐”的喜庆场面出现。




2019年诺贝尔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201167.html

上一篇:怎样才算尊重审稿人?
下一篇:放牛娃是如何捕鱼的?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9 20: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