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在值班室(小说续集)

已有 1412 次阅读 2018-6-15 07:43 |个人分类:小说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值班室, 小艾

      在值班室(小说),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118106.html

     值班员,是要求24小时在位的,有些已婚人士不愿意接受不得不夜不归家的事实,就开始寻找一些替补。未婚人士,姑且称之为小艾,经常成为替补队员。在值班室过夜,他觉得。比在单身宿舍还有意思。

      反正也是经常替班,对于印象不错的,他就主动说,可以替班了。对方就把钥匙和袖章给了他。

      当然,他也不是纯粹的雷锋再世,也是有点儿私心的。这里电话方便,白天是信息中枢,可以知道许多消息。夜晚安静,可以看书、看电视、可以写点东西。像美国作家笔下的马丁那样(替昏聩的船长洗衣服,借阅莎士比亚全集)。

      有些会来事的,知道他爱看书,知道他爱看什么书,就从家里拿一两本书,给他看。第二天早晨八点之后,小艾交了班,也还了书,高高兴兴地开始了工作。就这样,小艾在替夜班的过程中读了不少免费书。有些找他替班的人,胡乱拿来一些书,让小艾解闷,金庸的武侠,琼瑶的言情、福尔摩斯探案、狄仁杰、王阳明、海明威、川端康成、老子、老舍,新闻写作教程(报道员的教材)、考古、地理、解剖学、中医针灸(本该大夫值班的)。

       有点好笑的是,有把连环画拿来让小艾保留一个晚上的。更为可气的是,有的人居然要求小艾替自己的儿女写初中、高中作业。小艾也是来着不拒,完全满足,尤其喜欢做数学题。

       读的书多了,小艾同志就开始琢磨了。我为何不自己写点东西呢,老看别人的书,结局不如意的也更改不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开始爬格子了。值班室的桌子上,除了他人借阅的书,还有他自己携带的稿纸。他的写作,是秘密干的,投稿也是偷偷进行的。小艾经常收到小面额汇款单的消息,终于从通讯员那里散布开了。有的人,还趁小艾出差时,冒领他的小稿费。有时候,报道员会拿着两张汇款单,一张是自己的,一张是小艾的,连同证件一起交给小艾。小艾的业务,就从值班室拓展到了邮局。


       那时候,邮寄信件至少要贴一张八分钱的邮票。稿纸厚了,特别容易超重。一个江苏人告诉他,有种稿纸非常薄,四页正好不超重,稿纸上印刷的是北京电车某某公司。

      好事者,还偷偷溜入值班室,调查研究。小艾,知道注意保密了,离开值班室去厕所,也会把稿纸收起来。

      百密一疏,有天夜间已经很晚了。他去卫生间,没有锁门。一个邢夫人的本家,突然有事,需要打长途。1990年代,私人电话还不普及。级别高的干部,才享受这个待遇。一般人,就算交得起5千元的初装费,也未必排得上号。这个邢夫人的本家,溜进值班室打电话,顺便就阅读了小艾的手稿。小艾刚刚读过琼瑶的《一帘幽梦》,未免被传染上黏黏糊糊、腻腻歪歪的言情味道,偏偏他写的正是一篇描述上尉连长和驻地青年交往的“言情小说”,正在改第三遍。

        邢夫人的本家——未婚青年,看到的正好是最缠绵的那一段描写。小艾,回到值班室,咳嗽了三声,才惊醒梦中人。

     邢夫人的本家结结巴巴、面红耳赤地说:“小艾,让我看完这一段再走,行吗?”

      “没问题,等发表了,我复印给你一份。”

       “等不及啦!这个手稿,我可不可以复印一下?”

      “这个,我可能还会完善呢!”

       “别以为我不懂行,完善以后,这一段不一定还保留呢。”

       “那真是没准。这样吧,上班后,复印了,给你一份,不要外传!”

        “不行,我拿回去抄一遍!”

          “看来,你是中毒了。”

  

       小艾在值班室写言情小说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五号马蹄楼。弄得好事者一见到小艾就奚落他:艾(爱)哥哥,卿(情)妹妹现在干嘛呢?他们什么时候结婚?会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吗?

      小艾就没有好气地回答:在圆明园的大水法呢,等着和你约会!

      主管值班室的郑副处长,来自一个野战机构,年龄不大,有些军阀作风,早年打骂战士,家常便饭。听说小艾不务正业,在值班室里写小说,虽然没有耽误了正事,也是愤愤不平的。值班室是军事重地,哪里允许你小艾当成创作室使用呢。大家还都乐意借给他用,还得欠他的人情。

       郑副处长,就时不时去关心一下值班室。桌面,是否干净?窗户玻璃上,有没有灰尘?记录本,是不是写得工工整整?  


     值班室调整了,不在二楼走廊拐角处了,改在了靠近中间的隐蔽位置。

     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此时,小艾已经成为已婚人士,不太乐意替人值夜班啦。 他像其他人一样,九点以前呢,坚守在办公室里。到了十点钟,他卷铺盖回家,家到值班室不过几百米。

      一天夜间,小艾刚离开值班室,郑副处长就猛往值班室打电话,害的小艾不得不放下铺盖,继续履行职责。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这种情况重新上演了。

       夜间一点钟,郑付处长居然特意跑到了值班室,看小艾是否在位,还唠叨了足有半小时。

     小艾伺机回家的打算只好放弃了。他既没有心思看书,也没有心思写字了。更为变态的是,晚上两点、三点,来自郑付处长的震耳欲聋的电话铃声仍然倔强地肆虐。三点以后,小艾再也无法入睡。

      睡神已经远离了小艾。他头脑昏昏沉沉,迷迷瞪瞪地熬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晨,交班后突然接到去昌平山区执行任务的通知。回来后,一对夫妇(女方,还是个相处得不错的同事呢)一起来要求小艾替夜班。小艾居然没有答应,两口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翻着白眼、失望地离开了值班室。

     此后,再也没人找小艾替夜班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119058.html

上一篇:卫星激光测距的新进展
下一篇:500字自我介绍(近照)

2 武夷山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21: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