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在值班室(小说)

已有 865 次阅读 2018-6-9 08:47 |个人分类:小说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小说

 

在值班室

窗外,黄叶飘零,秋风飒飒。

一个容貌艳丽的女军官,突然来到五号楼值班室。

门开着。进来前,她仍然轻轻地敲了三下门。

值班员发现,上尉敬礼时胳膊上举的动作很标准,但手掌到达眉际时,有个小角度的反转。许多军人都有这个痼癖动作,他们的心思一样,都是不自觉地纠正动作,显得更标准一些。这使得他们的动作,出现了短暂的停顿,细心的指挥员能够注意到这个细节。

上尉的黄肩章崭新、舒展,里面肯定衬了某种硬塑料。这个强化简章硬度和舒展度的招数相当流行,虽然在安上和取下肩章时会很不便利。三颗银色的五角星,在日光灯下铂金般闪亮。

女军官落落大方地说,我叫宋春钗,是来报到的。原先我就在隔壁——六号楼上班。这是我的证件,请过目。

宋春钗的声音,好似豫剧的唱腔一样,有些华丽的装饰音,短短的三句话,节奏明显、抑扬顿挫。应该是受过声乐表演训练的。值班员在河南读的大学,后来的战友里有四分之一是河南籍的,他们的随身听经常播放著名的豫剧唱段。

军官证上的照片,比她本人还要皮肤白皙,许是曝光过度的问题。证件是用行楷填写的。证件表明,她是北京人。

少校值班员知道,隔壁是一个负责通信的团级单位。六号楼只有一个团级单位,人员编制齐全。而五号楼有三个团级单位,加起来也未必比六号楼人多。两座楼都是六十年代的建筑,只有三层。每次起床的军号响过后,六号院的兵们出操的口号声都比五号院的高几十个分贝。六号院的女兵多。

值班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一个陌生女子。值班员见过化妆的女子,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化妆的女子。她中等身材、椭圆脸庞,几乎要流淌下脂粉团来。

她的眉毛,明显是剃过后用眉笔重重划过的。用柳叶形容这十分有分量的弯眉,似乎有些不妥当。值班员心里删除了一个略带歧视色彩的词汇。那个词汇,他觉得恰好可以用来形容这两个超长的眉毛。

不知道她用的是哪国香水,在面积有限、距离切近的大队值班室,值班员是第一次感受这种香风的侵袭。香风刺激他的鼻息,痒得几乎要打喷嚏。

上尉看上去色彩丰富,上尉使用了鲜艳的口红和指甲油。少校觉得这个新战友像《围城》里的汪处厚教授的低龄夫人。红嘴唇和指甲也是教授夫人的主要特征,方鸿渐的哥们曾经一度迷恋过这个女子,还闹出了事情,不得不离开大学。

她的流线型头饰象牙一般光洁,和乌黑的头发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值班室只有一张椅子,值班员招呼她坐下时,女上尉侧身坐在床铺上,席梦思床垫轻微地呻吟了,声若幼鼠。体态丰满的女子,侧着身子,用画了眼圈的眸子注视着面前的少校。少校突然想起了电视里刚刚报道的大熊猫,熊猫是憨态可掬,她是媚态外溢。

上尉的眼皮上显然贴着彩色的晶片。

晶片闪烁,好似从高原草甸飞向森林里野蝴蝶一样;两翼闪烁着同样生动的光。熠熠生辉的蝴蝶翅膀,曾经吸引值班员拍摄,并且写出了几行抒情诗。但面前的两翼,让他心生拒绝之意。

上尉的鼻端,渗出微细的汗珠,许是不远的路途,也让她消耗了体力。

女上尉从坤包里拿出精致的檀香扇,轻轻闪动。与其说是降温,到不如说是在举行某种仪式。仪式增加了她的淑女韵味。

上尉的服装显然经过了精心的加工,不是原先的那种孕妇服风格。她的服装切身、紧致,突出了熟女的风韵。能把军装剪裁、穿着出风韵来,的确需要费些心思。

值班员看完了她的军官证和介绍信:宋上尉,我带你去政治处吧?他不知道这个上尉要担任什么职务,就称呼她的军衔。

上尉起身时,细心地抹平了床单的皱褶。滑落的坤包上的金属饰物击中了床头,发出清脆的音响。上尉歉意地微笑着,扭身汪外走。上尉的高跟鞋撞击水泥楼板,声音响亮,回声在走廊里盘旋。

值班员带她到政治处门口,把她交给李干事。

刚出政治处门口,值班室电话响了,他赶紧往回走,抓起电话。

值班员打开窗户,换气。

  (籍利平:2018-06-09)

  小说续集,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119058.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118106.html

上一篇:2010至2014年导航定位主题期刊论文分析(底稿)
下一篇:卫星激光测距的新进展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9 09: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