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pin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anpine

博文

希望,在前方(九十二)

已有 965 次阅读 2018-1-10 13:4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阿雅, 柳爸, 岗哨, 钻石

也许你不能够理解离开这里意味着进入一个那里,但至少可以相信,离开的人希望你仍然丰满、愉快、健康地生活下去,代替他继续看这个无法再看的世界。我锁着眉,挂着泪,流着涕看完了阿姨(柳翰雅)《所有流过的眼泪,都会变成钻石》的这一节,如果你还在迷宫里走不出来,请像她一样,把所有的所有写出来。

最痛不过生离死别,所幸我们默然坚强(A)

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每个人,都会对自己产生一些影响,但可能只有那么两三个人,或者就一个人,他对你的影响是很深很深的,对我来说,那个人就是我爸爸。

爸爸比妈妈大二十五岁,有了姐姐之后,在他五十岁的时候才有了我。记得小时候每次到了放学时间,我听到人家说“你爷爷来接你了!”,心里都很难过。

“他是我爸!”我在心里呐喊。

也正是因为我来得晚了点,从小就担心他会走得早一点。“爸爸有天会离开我”的想法,很早就钻进了我的脑海。小的时候,因为梦到爸爸过世,会哭着醒过来,成长过程中最大的恐惧就是有一天,我会失去最爱自己的人。

柳爸年轻时,是位让死神头疼的传奇人物,朋友戏称他为“柳不死”。

他出生在动荡的战乱年代,很多事很无奈,没有什么选择。他在一夜之间远离家园,在那之后,出生入死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在枪林弹雨的丛林中作战,子弹一颗颗划过他耳边,“咻咻”作响。每经历过一场对战,爸爸耳朵都被发烫的子弹磨出水泡,身上却是毫发无伤,没有被一颗子弹打中。类似这样的故事不计其数,不管是跌落悬崖,误闯雷区,还是生病没药医,“柳不死”最后都能安然无恙,奇迹生还。

有一回所有人都以为“柳不死”这次死定了。当时两军对阵,仅在咫尺,爸爸这边的岗哨,得由抽签来决定谁去上哨,周中签的倒霉鬼只好赶紧写遗书了,因为一进那岗哨很快就会被抬下来的。敌军的狙击手就在不远处瞄准着。

结果这一回,我爸抽中了签。

他骂了句脏话,烧了身份证,留了遗书给他的父母,就往岗哨走去。

半路迎面来了一位将军。我爸赶紧立正、敬礼。

将军点点头,走了几步,又回头叫住他,问他是哪个单位的,姓啥名啥,现在要去哪。

我爸说,要去那个有去无回的岗哨。

“等等,”将军把手一挥,“先去把厨房扫一扫。”

我爸愣住了,这节骨眼要他扫厨房?但既然是长官的命令,就乖乖去吧。到了厨房一看,哪有什么好打扫的?五天没睡觉的他,不小心就在厨房睡着了。

而代替他上哨的下一号卫兵,很快就被抬了下来。

就在我爹呼呼大睡的这段时间,敌军展开了一轮猛攻,一时间枪声大作、炮声隆隆、炸弹开花、房倒屋塌……外面战况激烈,厨房里的我爸却睡得安稳,一直到全营撤退,才被队友摇醒。

就这样,“柳不死”又逃过了一劫。

一直到躺在病床上的最后一段日子,他才把这些事讲给床边的我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34066-1094115.html

上一篇:希望,在前方(九十一)
下一篇:希望,在前方(九十三)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18 08: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