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Ji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CJiang

博文

返校进门记 精选

已有 2578 次阅读 2019-1-18 11:0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每个在学校里唸过书的学生,不单是与一起学习过同学有深厚的感情,而且对学校里的老师甚至学校本身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怀念。所以,才有返校一说。回到从前的学校里,或者与老同学聚一聚,或者看望一下旧时的老师,甚至就是只想一个人在校园里走一走,重温一下当年自己的模样。

我是在上海读的书,从小学一直读到大学,甚至后来做研究生,也是在上海。这些年回上海,便有各种机会去自己学习过的地方怀旧。这里我写写返校时在各个校门口的遭遇。

回中科院上海生理所,是生理所所庆的那天,刚踏进岳阳路生理所的大门,便有一位年青人迎了出来,引我到大楼正中的门厅里签到,并且在我胸前别了一朵红花,下面有一条写着嘉宾的飘带。然后引我到二楼的主会场。当时脑中浮现的是“镀金”两字。

这些年,回复旦大学去好几次,有被请去给研究生讲课,有为了去看望已经退休的老师。进复旦的校门是很容易的,只要不在门口东张西望,而是昂首阔步一直向前,门卫师傅是肯定不会拦下你的。进去以后感觉又来当学生了。

回到上海中学,在校门口有过一点点阻力。有一次,与几位同学一起去的。前门不开,我们便绕到后门。后门的师付不放我们进去,他说只有校庆时才可以进。我们好说歹说,特别是说我们中间有两个人是从外地赶来的,结果还是放我们进去了,只是告诉我们,不要耽得太久。进去逛了一圈,有些没变,有些地方大变了。总之,不再是自己的学校了。

最有趣的是今年在我曽经读过的小学门口的故事。我偶尔经过万航渡路,看到在武定西路口的万航渡路小学。我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曽在这个学校唸过书,当时就住在对面武定西路上的一条弄堂里。这次走过,发现一切都是新的了,但是教学楼上面的老虎天窗,仍然勾起了我许多回忆。我上学那会儿,校长家就在这幢房子的楼上,而校长的儿子又正好与我同班。所以放学以后,我常常跟他到那个有老虎天窗的阁楼上去,谈天说地。有时候看着同班同学穿过操场朝校门口走去(当时的校门是在武定西路上),我们在楼上突然叫一声他的名字,然后马上在窗台下面躱了起来,看到那个同学茫然地四处张望,我们便吃吃地笑了起来。这次十二月中有一天,我专门地去了万航渡路,走到小学门口见校门紧闭,我敲了敲门卫的一个窗口,有一位有点年纪的师傅开门让我进去。他问我干什么?我告诉他我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曽在这个学校唸书,当时是一所私立小学,叫暨阳小学。所以想进去看看。他一口拒绝了我,似乎毫无余地。我问他,那是不是可以见一下校长。他说校长不在这里办公。我只好退一步,请他放我进去,我说我只走进去五步,对那个教学楼拍一张照片就出来,行吗?可能是他被我的坚持感动了,他说,那你快点,不能走得太里面去。我一面答应一面便从门卫室里退了出来,他連連地提醒我:小心台阶,小心台阶。使我感到他实在是一个好人。我也遵守诺言,没有太深入进去,只是在可以拍到那个阁楼的地方,用手机拍了两张照片便回到校门口去。在离开前,我再次谢谢这位师傅。他对我解释说,他也是这个学校的老人了,放陌生人进去,万一被令导批评起来,自己的老脸不光采。看来他也是一个很注重自己面子的人。我从学校出来,再看到马路对面的中行别业,突然有四个字在头脑里跳了出来:物是人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22052-1157743.html

上一篇:“方法” 很重要
下一篇:青少年儿童的近视眼防控问题

11 刁承泰 张士宏 武夷山 刘钢 李由 冯大诚 吕秀齐 黄永义 汪育才 任胜利 韩玉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3 16: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