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Ji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CJiang

博文

过年时去教授家里吃蛋糕 精选

已有 4636 次阅读 2018-5-19 08:0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去年秋天,周同庆教授的公子周曦从美国回来,周曦的二姐也正好从澳洲回上海。他们约我及几个朋友一起聚餐,其中有周同庆教授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最后两位研究生,贾玉润教授和潘笃武教授。那个时候学习苏联,他们俩人是周先生的研究生,准备毕业后授予付博士学位的,可惜后来由于反右运动及大跃进等政治运动,沒等到毕业这个学位就被取消了,幸而两人都留在学校当了助教。周同庆教授在1955年被选为中科院学部委员,即后来的院士。他的故事我在另一篇文章中已经有过叙述,故不再重复。去年是周同庆教授诞生110周年,所以这次周家姐弟与我们的聚会,也有纪念他们的父亲- 周同庆教授的用义。席间潘教授回忆往事,说起周先生的夫人做的蛋糕很好吃,那个时候没有现代化的烹调设备,所以很少会有人在家里烤蛋糕,周师母做的蛋糕给潘教授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令潘教授感叹的是,周先生坚决不允许学生上门带礼物。每次几个学生去老师家,都是空手而去,飽餐一顿而归。

 

潘先生讲的这个故事,不禁令我回忆起文革之后的往事。那时候,复旦物理系光学专业主事的是章志鸣教授(后来复旦大学成立光学系,章志鸣先生任第一任的系主任)。我们光学班有七、八个同学,我们大家在复旦时是不同的年级,分散在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但毕业之后均在上海的光学行业工作。当时渐渐地湊在一起,在每年的农历新年去章先生家拜年。章先生看到我们这些学生总是十分高兴,毎次都会一一询问各人的近况,工作上的进展。章先生和师母也很会烤蛋糕,不仅如此,每次还为我们准备了许多中式点心,让我们尽情享用。记得起初时,有一位学姐给章先生带去一点礼物,这在新年,本来也是习以为常的事。但是章先生坚决不收,一定要让她带回去,所以我们大家都没有带东西去看老师的习惯。除此之外,章先生一直对我们强调,“你们已经毕业,我们现在便是同事了”。记得后来我到美国之后,章先生每次写信给我,都称我为百川教授。

 

老师之道,在於传道授业解惑。但是一个好的老师,确实可以做得更好。他们的榜样,影响了我们一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22052-1114718.html

上一篇:研究生、论文指导老师、导师
下一篇:建议在大学的自然科学学科中开设相应的科学史课程

2 张晓良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23: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