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xp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aohuan0723 Passion and Deligence!

博文

我的研究生路(八) 精选

已有 7367 次阅读 2019-9-21 21:40 |个人分类:on road|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研究生, 分享, 加油

写在前面:久违了三年的科学网博客,我回来了。作为回归之后的第一篇,分享一下这几年的感悟。从2017年开始到现在,我的心路历程没有再更新到博文中,我总是习惯于自己消化掉负面情绪,传递给大家正面积极的心态。每一个阶段看待之前的经历都有不同的感受,所以博文只更新记录当下的心境。

终于又有了这样合适的时间和心情来回顾总结一下自己这阔别科学网博客三年以来的经历,周末的中午,阳光透过窗子洒落在我的键盘上,指尖轻轻跳跃漫舞,和自己来一场直视心灵的对话,实在是惬意,妙哉!

2017年是我研究生阶段第一次感到迷茫的一年,从在国科大享受科研知识的洗礼,到回所半年来目标明确的学习FDMNES软件,一直觉得自己过的很充实,很幸福。但是当自己独自选课题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将科研进行下去,不知道该如何设计自己的博士课题,才能在所从事的领域做出自己的贡献并且能不辜负自己的青春。破斧沉舟的放弃了学习半年的FDMNES,浩浩荡荡的走上了理论计算化学的道路,在组会上展示了自己所选模型催化剂炫酷的电子密度图,尽管所选体系被否定了,但是我的电子密度图得到了W老师的青睐,他正需要这样的角度解释一些实验上的现象。一拍即合,我迅速以W需要解决的问题出发,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课题研究。目标明确之后,先是打通了VASP计算的基本关卡,后来随着合作者需要解释实验现象的角度不同(18-19年),基本对VASP通关,对如何利用理论计算解释/预测实验现象也有了自己的心得。随着不断积累和反复思考,逐步明确了自己的研究课题,尽管中间失败N次,但是已逐渐享受这种过程,正是由于实验结果与预期不符,才是科研真正的魅力吧,吸引着我们面对挑战,接受挑战,战胜挑战。走过这三年,经历了选择课题的迷茫,写文章改文章发文章的喜怒哀乐,到最后如何设计博士论文框架更加有深度,创新性更强的坚定,尽管中间走了不少弯路,我觉得也值得了,因为我收获了内心的从容与淡定,找到了自己真正所热爱的、感兴趣的、终生要去做的方向。告别了毛毛躁躁的似乎有多动症的那个小女孩,正在遇见那个有责任感、有担当、想有所作为的温和的女生。

回所之后到今年开学已经当师姐两年了,每次看着办公室进来新生,自己顿时觉得也像注入了新鲜血液,召唤起自己刚进所时那种对科研触手可及的欣喜与激动,尽管这几年也经历了自己课题的起起伏伏,但总体还是痛并幸福着。对于刚进组的师弟师妹,我都会有满满的鸡汤给他们。不管你身处的环境到底是怎样的,做好自己,守住自己的内心,坚定自己的信念,保持对科研的热情,不弃不馁,不骄不躁,夯实基础,灵活实验思路,认真努力付出,文章可遇可求,研究生过程中收获的不仅是文章,更多的是你思想、心灵的修炼。

回首这三年的跌宕起伏,庆幸自己始终没有削减对科研的热情,没有违背自己的初心,没有放弃自我学习和更新的能力。经历一段迷途,要学会如何愉悦自己,如何尽快走出迷途,学会与自己的情绪和谐相处,善待自己,积蓄自己的力量,时机来临,峰会路转,柳暗花明。走过一段迷途,收获的是一片新的、更广阔的天地。转眼,还有一年博士生涯即将结束,感恩,珍惜,升华自己的博士论文,继续博后!

分享一下自己这三年比较喜欢的几句话:

越是生命力饱满,专注于事情本身的人,越是不拘泥于身份。

越是聪明的人,越是知道这世间的努力,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严歌苓(不确定)

他们在各自的领域内,专注、纯粹的做着自己手上的事,有着安然的努力和坚持,在浮华的人世中,度过无数的光阴荏苒和岁月清苦。用自己的双手守护着自己坚持的初衷,用一份纯粹专注做事的心,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并传承至今。——《国家宝藏》

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陶渊明《五柳先生传》




研究生招生与培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20182-1198955.html

上一篇:我的研究生路(七)
下一篇:致学弟学妹的一封信

22 杨顺华 晏泽 张红光 罗汉江 王伟 李维纲 黄永义 梁庆华 周健 李毅伟 单坚开 徐智优 徐耀 周忠浩 汪啸 孙颉 郑永军 彭真明 王德华 杨涛只 刘博 陈明晓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4 17: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