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胜研究小组 (Cui's group)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PBCS Cui's group

博文

磷酸二酯酶AtaC水解c-di-AMP促进多细胞细菌的分化

已有 552 次阅读 2020-6-16 22:46 |个人分类:读后感|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磷酸二酯酶, AtaC, 水解, c-di-AMP, 多细胞细菌的分化

磷酸二酯酶AtaC水解c-di-AMP促进多细胞细菌的分化

本文为读后感,原文见文后,读后感作者朱凯祥

c-di-AMP作为细菌的第二信使,除了在宿主-致病菌相互作用以及细菌毒力方面发挥作用,如被宿主的先天免疫受体STING、DDX41、ERAdP、RECON等识别调控I型干扰素免疫反应和NF-kB信号通路;还参与细菌与环境相互作用的过程,如参与离子通道和渗透压的调节。合成和降解核苷酸的酶和结合第二信使的蛋白质,是信号转导途径的关键组成部分。作为最大的细菌门之一,大多数放线菌是如何阻止c-di-AMP信号的,以及哪些蛋白质与分子结合以引发细胞反应,这一直是未知的。这篇文章中,作者在链霉菌属中鉴定出了一个磷酸二酯酶AtaC通过水解作用参与终止c-di-AMP信号,以及一个能与c-di-AMP形成复合物的蛋白CpeA参与渗透压的调控。作者还证明了c-di-AMP的平衡对于多细胞细菌从菌丝到孢子的发育过渡至关重要

具体结果如下:








 图1                  图2


    c-di-AMP是由腺苷酸环化酶(DAC)催化2个ATP分子形成的。首先,作者通过序列保守性分析在S. venezuelae菌中发现c-di-AMP是由DisA这个蛋白参与合成。为了验证DisA蛋白的DAC活性,作者纯化了His标签的DisA蛋白以及点突变蛋白DisAD86A,用B. subtilis的DisABsu作为阳性对照,通过同位素标记的32P-ATP作为底物,进行了薄层层析实验(TLC),确定了DisA的DAC活性(图1A)。而体内不同生长时期检测c-di-AMP时发现vegetative 生长期,ΔdisA中依然能检测到低表达的c-di-AMP(图1B),原位互补后用抗体能检测到DisA(图1C),说明disA是组成型表达。

随后,作者通过生物信息学手段在S. venezuelae找到了两个蛋白(Vnz_27310 和Vnz_31010)分别属于磷酸二酯酶和金属磷酸酶超家族。体外磷酸二酯酶活性实验确定了Vnz_27310(AtaC)可以特异性水解c-di-AMP到中间产物5′-pApA,最后生成AMP (图2A)。结构模拟比对发现AtaC与PDB库中的PhnA(3SZY)的核心区域相似,从而确定了蛋白的活性位点(图3A)。小角散射SEC-SAXS 的数据也与HHpred的模型相吻合(图3B)。nanoDSF实验确定了AtaC的稳定依赖Mn2+(图3C),加入EDTA或突变体AtaCD269N不能结合Mn2+和水解c-di-AMP(图3D、E),但是却依然可以结合c-di-AMP(图3F)。ITC实验也对突变体蛋白AtaCD269N结合c-di-AMP的能力作了验证(图3G、H)。以上从结构和生化功能方面对AtaC进行了阐释。





图3

    接下来,为了研究S. venezuelaedisA和ataC以及c-di-AMP的生理功能,作者首先分析了突变株的发育表型。ΔdisA 的菌落形态会变绿(图4A),并且扫描电镜确认 disA突变体的的孢子形态与野







                              图4

生型是相似的(图4B),说明DisA和c-di-AMP对细菌的分化不是必需的。相反,ΔataC突变体会影响菌落的形态以及孢子的形成,当互补ataC时表型会得到恢复。然而在高盐培养条件下,ataC突变体的存活能力要比disA突变体强(图4D),说明c-di-AMP可能会影响链霉菌渗透压平衡。以上实验表明AtaC水解c-di-AMP对链霉菌的正常发育至关重要。

那么,c-di-AMP的靶点又是什么呢?作者这里通过生物信息学分析发现RCK_C结构域拥有(I/L)(I/L)X2DX1RX5N(I/L)(I/L)特征去结合配体c-di-AMP,这里他们发现了RCK_C结构域蛋白CpeA(Vnz_28055)拥有假定的c-di-AMP结合motif(图5A)。他们纯化了CpeA蛋白,通过差异性配体毛细辐射实验 (Differential radial capillary action of ligand assay,DRaCALA),确定了CpeA能够结合[32P]-标记的 c-di-AMP,在竞争实验中,过量的c-di-GMP、 cAMP、 5′-pApA, 或 ATP都不会影响[32P]-c-di-AMP-CpeA复合物的形成,说明CpeA特异性结合c-di-AMP(图5B)。生物信息学分析显示cpeA与cpeB(vnz_28050)形成保守操纵子(图5D),通过细菌双杂交实验,作者确定了cpeA与cpeB能形成复合物,DisA的存在会加强CpeA-CpeB的相互作用,说明DisA产生的c-di-AMP促进CpeA-CpeB的相互作用(图5E)。因此,作者提出c-di-AMP通过刺激CpeA调控单元复合物的形成来控制CpeB的离子转运活性的模型。





                                                               图5



总结:在这篇文章中,作者确定AtaC是细菌中c-di-AMP代谢的组成部分,并发现CpeA是链霉菌中c-di-AMP与离子平衡之间的潜在联系。在自然界中,这些细菌主要生活在土壤的上层,在那里它们经常面临干旱和降雨带来的渗透压变化条件。这里描述的c-di-AMP通路可能对适应这样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生态系统至关重要。

 

 

原文:c-di-AMP hydrolysis by the phosphodiesterase AtaC promotes differentiation of multicellular bacteria

原文链接:https://www.pnas.org/content/117/13/739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84430-1238170.html

上一篇:III型干扰素在控制SARS-CoV-2在原代人肠上皮细胞感染、复制和扩散中的关键作用
下一篇:影响SARS-CoV-2 S蛋白与ACE2和中和行抗体结合的关键氨基酸相关研究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5 19: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