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农民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马红孺 上海交通大学机动学院教授http://www.physics.sjtu.edu.cn/hrma

博文

上海交大物理(16)--应用物理系大发展(四) 精选

已有 4147 次阅读 2017-8-19 11:31 |个人分类:交大物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光学的辉煌

在方俊鑫教授为上海交通大学新恢复的应用物理系确定了光与物质相互作用的研究方向后,应用物理系的导波光学和集成光学在1980年代发展非常迅速,到1980年代末,已经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在这个发展过程中,陈英礼和陈益新两位教授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陈英礼教授长期在物理教研室任教,参加了应用物理系恢复前基础物理教研室的一系列激光相关的科研活动。他是一位出色的组织者,善于团结和组织同事开展研究,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研究者。陈益新教授在恢复应用物理系不久后就调任常务复习主任,后来又任系主任,陈益新教授对于新事物的感知很敏锐,能够及时捕捉到创新的苗头,又有很强的执行力和研究能力。

1979年,陈益新教授作为我国首批访问学者前往美国圣地亚哥加州大学学习和研究集成光学。在美期间,及时把一些重要的最新资料和先进的东西写信告诉在学校的陈英礼等人,陈英礼许政权和李劬等在国内继续进行研究。一年后,陈益新回校,带回来了国际上的新信息,在学校的支持下,利用世界银行贷款,购置了一些设备,建立起固态电子学和集成光学实验室在全国高校中率先培养集成光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此后的10余年,集成光学和导波光学迅猛发展,人数也增加很快,承担了一批“863”和其他研究项目,做出了一些较有水平的工作。在此期间,陈益新受学校委派,又担任了121工程(即上海交大信息存贮研究中心)的技术总负责人,一批应用物理系的老师转入121工程,与来自其他系的老师们一道,在陈益新的领导下,在磁存储技术的研发上达到了当时国际的同等水平,起到了跟踪国际技术前沿的作用。

到了1980年代末,上海交大的光学学科在全国已有很大的影响。多个兄弟院校来参观实验室,模仿其技术路线进行建设。光学及相关学科的人数也达到了近百人。

1988年方俊鑫教授因哮喘发作不幸去世,时年68岁;1990年,蔡建华教授因癌症不幸去世,时年59岁。两位学术领导人的去世,给应用物理系的进一步发展打击很大。当时,光学虽然达到了鼎盛时期,而且两位陈教授也有了较大的学术影响力,但当时恰遇光学相关技术的大发展时期,国内的一些院校后来居上,而交大的一大批光学相关的老师相继出国和下海,光学学科开始衰落。而凝聚态和理论物理两个学科,虽然已经引进了顾世洧,尤峻汉等知名教授,但其影响力,执行力与方、蔡二位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而当时的年轻人,虽已崭露头角,但毕竟资历有限,无论在校内还是校外,都无法获得方俊鑫和蔡建华两位教授能够获得的资源和支持,无法保持已有的发展速度。尽管如此,上海交大的第一个和第二个获得杰青支持的青年学者均来自应用物理系。

上海交大光学培养和锻炼的大批教师和学生在1990年代光学相关产业的发展中有很好的表现,在大约10年后曾经担任过应用物理系主任的谢绳武校长访美时,在硅谷工作的前应用物理系老师接待了谢校长,参加聚会的达到了40余人。

附注1: 陈益新教授: 集成光学与上海交大的渊源


附注2: 上海交通大学应用物理系从恢复到1990年,经历一波非常快速的发展,这个发展中的最核心的人物是方俊鑫和蔡建华两位学术领导人。同时,也得益于学校的支持和一批很好的领导。我1988年加入上海交大应用物理系,1989年到1991年在美国做博士后,1991年8月回到上海交大。这是关于上海交大物理系列的最后一篇,大致结束在1990年。

从1991年起,我经历了应用物理系1990年代的艰苦支撑和1990年代末期开始的重新崛起。2009年后,学校引进了马里兰大学的季向东担任系主任,又开始了长达五年的畸形发展和折腾。

作为参与者,大概无法公正记录其历史。但另一方面,亲历者有亲历者的感受。所以,我将在此后不定期的写一些在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工作25年的经历、感受和对于人物、事件的评论。


参考文献: 上海交大百年物理,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0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2-1071774.html

上一篇:上海交大物理(15)--应用物理系大发展(三)
下一篇:天堂和地狱
收藏 分享 举报

9 姬扬 吕喆 黄永义 张昊 乔中东 余钧 张云 blackrain007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01: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