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自远方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ingguo 相遇真,邂逅美,捕捉属于自己的思想。

博文

范跑跑将要经历一次人为地震吗? 精选

已有 5827 次阅读 2008-6-17 21:18 |个人分类:科教|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我们不妨先尝试着来还原一下范美忠跑掉一刻的情景:
刚讲到这里,课桌晃动了一下,学生一楞,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前经历过几次桌子和床晃动的轻微地震,所以我对地震有一些经验,因此我镇定自若地安抚学生道:“不要慌!地震,没事!……”话还没完,教学楼猛烈地震动起来,甚至发出哗哗的响声(因为教室是在平房的基础上用木头来加盖的一间大自习室),我瞬间反应过来——大地震!然后以猛然向楼梯冲过去,在下楼的时候甚至摔了一跤,这个时候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中国遭到了核袭击?”然后连滚带爬地以最快速度冲到了教学楼旁边的足球场中央!我发现自己居然是第一个到达足球场的……摘自范美忠的博客文章《那一刻地动山摇 ——5.12汶川地震亲历记》

范美忠在意识到大的危险之前,还镇定自若地安抚学生道:“不要慌!地震,没事!……”而当他突然意识到是大地震时——前半秒钟他眼里还有学生——心里就只剩下自己了,他连“快跑!”或“跟我跑!”都来不及喊了。怎么会来不及呢?即使是从窗口飞出去,在飞到窗口之前也足以喊出这两个最简单的汉字来。对于他为何如此之快就把学生忘得一干而净,实在是难于让人理解的。那些同样敏捷的人是否容易理解一些呢?或者他是吓得不知所措了?然而我们看见的这个“不知所措”其实是知道怎么做的:知道门在哪里、楼道在哪里、操场在哪里的——这一路上他都可以喊出“快跑!”这两个字来。是否可以这样说:半秒钟之前还在他眼里的这些学生,其实并不在他心里,也许从来都不在,甚至学生们只是他挣取工资所必须的对象而已。

这堂课,无论范美忠讲的是什么,讲的多么精彩,最后都不可以缺少“快跑!”这两个字,没有这两个字,他的这堂课就是不合格的。我们要求一个正在上课的教师在生死存亡的一刻喊一声“快跑!”,难道是一个高要求?没有人告诉学生们当危险发生时可以并且必须终止上课而逃离教室,正在给他们上课的老师也没有告诉他们这一点,老师只是自己跑掉了。那么学生们是立即就跑呢还是等到觉悟后在行动?须知关键时刻有心理准备与没有心理准备大不一样,有人提醒与没人提醒大不一样,在这里差一点就会差的很远,事实如此。正如喊“快跑!”与没喊“快跑!”表面上只差一点,但实在差得够远。

尽管如此,很多人对范的行为依然表示理解,毕竟老师也是普通人,遇到危险逃生是人的本能。我们期望范美忠在逃生时喊出“快跑!”两个字,但没有得到这个结果。我们又退一步,期望他在之后感到一点愧疚,实际上也没有得到。我们可以再退一步,在全国教育系统都沉浸在为人民教师和学生的英雄事迹感动的氛围中,期望他保持沉默,对在地震中死去的生命表示起码的尊重与真诚,然而还是没有得到。

范美忠声称自己是追求自由的人,因而可以无拘无束地跑跑跑;学生不也是自由的吗,他们还需要领悟自由是什么,那一刻,你告诉他们“快跑!”就是交给他们自由;范美忠声称自己是追求平等的人,你、你的女儿、学生不都是平等的吗,那一刻,你告诉他们“快跑!”就是交给他们平等。自由、平等、公正当然是人的因而是具有社会性的自由、平等与公正,一个缺乏善愿与真诚的人在谈论它们时,使原本严肃的东西变得有些滑稽。

范美忠更是声称“自己是中国最优秀的文科教师,不管是在业务上,人格上,还是遵守道德底线上,比如我的知识、思想在中国是最顶尖的……”这对于那些在抗震救灾中舍生忘死、爱生如子、为保护学生生命牺牲了的教师来说是公正的吗?范美忠是给中国思想史添砖加瓦了,还是对他那渺小的自我中的唐吉珂德精神有着深刻的揭示?不得而知。在全国人民都关注着一个个生命奇迹的日子里,关注着千千万万的受灾民众安危的日子里,范美忠说的、写的究竟是些什么顶尖的东西呢?除了让人感到颇有几分宁叫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的“雄心壮志”以外。

范美忠是否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无关紧要,我是不愿以恶意去揣测他的。个性这个东西太复杂,不能一言以蔽之。范美忠或者是个性奇怪的人,或者是需要心理救助的人(他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他可能是被网上的骂言激怒了——这其实是他自私、只关注自己的自然反应,也可能是被震得失态失常了。远在上海的学者、山东的诗人也有被余震震得语无伦次的。

然而因此要以行政指令的方式打掉范美忠做教师的饭碗则是可疑的行为。范美忠做教师的资格是被他跑掉的吗?那么其他有类似行为的人怎么办?是他的言论引起的吗?既然他的的错误并没有表现在行为上,如此一来客观上他就是因言获罪了。打掉他的饭碗差不多是要教他经历一次人为地震,也不知道这个人为地震事先有没有预报——一上来就使他失去了重新反省、思考和认识的机会,显然不是作为教育者的恰当的态度。让学生去取舍、让范美忠所在的学校去取舍、让市场去取舍应该是比较好的方式。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们对教师在职业道德方面有更高的期待是对的,但教师也是社会中的一员,我们也应该对全社会的道德水平有更高的期待。这是急不得的。

2008-6-1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6-29465.html

上一篇:地震预报 在模糊与精确之间
下一篇:党派搏弈下的两度辞职

0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8 19: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