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基于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背景消减算法

已有 2420 次阅读 2019-4-30 07:2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基于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背景消减算法

郑文博, 王坤峰, 王飞跃

 

【摘要 背景消减是计算机视觉和模式识别的关键技术之一.本文提出一种新的背景消减算法,该算法首先利用中值滤波算法进行背景数据的获取,然后基于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进行训练,利用生成对抗网络的特性,有效地对每个像素进行分类,解决了光照渐变和突变、非静止背景以及鬼影的问题.本文采用深度卷积神经网络,来构建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生成器和判别器.实验结果表明,本文提出的算法性能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优于现有其他算法.本文的贡献在于首次将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应用于背景消减,并且取得了良好的实验效果.

【关键词 背景消减     背景获取     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     深度卷积神经网络   

 引文格式  郑文博, 王坤峰, 王飞跃. 基于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背景消减算法[J]. 自动化学报, 2018, 44(5): 878-890.  

Background Subtraction Algorithm With Bayesi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

ZHENG Wen-Bo, WANG Kun-Feng, WANG Fei-Yue

 

Abstract: Background subtraction is one of the key techniques in computer vision and pattern recognition. A new background subtraction algorithm is proposed, which firstly uses the median filtering algorithm for extracting background and then trains the network based on Bayesi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The work uses Bayesi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to classify each pixel effectively, thereby addressing the issues of sudden and slow illumination changes, non-stationary background, and ghost. Deep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 are adopted to construct the generator and the discriminator of Bayesi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Experiments show that the proposed algorithm results in better performance than others in most cases. The contribution of the work is to apply Bayesi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to background subtraction for the first time and achieve good experimental results.

Key words: Background subtraction     background extraction     Bayesi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deep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    

Citation ZHENG Wen-Bo, WANG Kun-Feng, WANG Fei-Yue. Background Subtraction Algorithm With Bayesi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J]. Acta Automatica Sinica, 2018, 44(5): 878-890.


背景消减是底层计算视觉和模式识别领域的关键技术之一, 广泛应用于视频监控、智能交通[1-2]、体育视频、工业视觉等领域中.背景消减的作用是将背景部分从视频中减去[3], 以提取运动前景.其核心问题是如何建立一个自适应的背景模型, 以准确描述背景信息.一个性能良好的背景模型要能够有效描述各种条件下背景在空域和时域所发生的变化.但这是非常困难的, 因为实际的背景环境变化是非常复杂的, 有光线的变化, 如亮度的渐变、光照的突变、阴影等; 也有运动背景的影响, 如被风吹动的树叶、水纹、变化的显示屏幕等.


过去, 人们提出了很多种统计背景建模方法. Stauffer[4-5]首次提出了基于混合高斯模型(Gaussian mixture models, GMM)的背景建模方法, 该方法较好地解决了复杂背景条件下的背景建模, 能够适应光照的缓慢变化, 但它无法对快速变化的背景进行建模[6]. Fan[7]提出的是基于灰度图像或者彩色图像的码书模型的背景建模方法, 该方法对光照变化鲁棒性强, 但是不能对光照长时间缓慢变化的场景进行建模, 而且, 在训练期的初始帧时限制了运动目标的出现. Yan[8]结合局部融合信息的策略提出了一种基于变分贝叶斯的背景减法(Variational Bayesian learning for background subtraction based on local fusion feature, LFVBGM)算法, 虽然考虑了像素的空间性, 使得背景建模更加可靠, 适应了大多的动态场景, 但是固定的背景更新率仍然限制了一些特殊场景下的目标检测. MBS (Multimode background subtraction)方法[9]尝试提取每个位置像素变化的主分量和梯度信息描述背景模型, 并提出颜色共生矩阵用来表示相邻帧的背景变化, 但总的来说, 它仍然算是单模式的, 所以处理动态背景的性能不好; BMOG (Boosted Gaussian mixture model with controlled complexity)[10]方法集成了传统的GMM方法与MBS方法, 但没有解决动态背景的缺陷; SSOBS (Simplified self-organized background subtraction)方法[11]只考虑图像空间的一致性, 对于图像之间本身的时间性忽略, 导致动态背景效果较差; ShareModel (Learning sharable models for robust background subtraction)[12]方法将GMM与像素的相关性、视频帧的时间性相结合, 虽然大部分数据库取得较好的结果, 但是对于突然出现的目标或者突然摆动的背景的情形, 效果欠佳; FTSG (Flux tensor with split Gaussian models)方法[9]分别对像素变化特性、混合高斯模型控制参数进行了分析, 将背景学习分为两个大的阶段, 引入反馈控制机制进行背景建模, 提出了一种自适应学习速率的混合高斯模型算法, 但是仅根据图像背景信息感知, 当图像背景突然变化, 因此, 其感知精度难以保证; WeSamBE (A weight-sample-based method for background subtraction)[13]方法借助于背景重建算法设计基于空间分割的分类器, 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传统方法的单一性, 但其实质仍然是针对特定分类的分类器, 对于其他特定分类, 未必有好的效果.基于传统神经网络的算法, 例如DeepBS (A deep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 for video sequence background subtraction)[14], 需要设计遵循任何种类的因式分解的模型, 只能针对特定的分离器有用, 因此实用性较差.


Saatchi等于2017年提出的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15]具有实现任何复杂非线性映射的功能[16-17], 并具有自动学习的能力[18-19].与传统神经网络算法相比, 不需要设计遵循任何种类的因式分解的模型, 对任何生成器网络和任何分类器都会有用.因此, 也无需反复采样[20-21], 无需在学习过程中进行推断, 回避了近似计算概率的难题[22-23].


针对传统神经网络算法的弊端及现有多数算法不能完全解决光照渐变和突变、非静止背景以及鬼影的问题, 本文提出了一种在静态摄像机条件下有效地从背景中提取前景目标轮廓的背景减法, 即基于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背景减除算法(Background subtraction algorithm based on Bayesian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 BSGAN). BSGAN算法对帧图像中每一个像素的时间序列进行背景建模, 利用中值算法来分离和描述可靠的背景.综合考虑到噪声和光照对像素的影响, 利用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进行训练, 从而有效地对每个像素进行分类以应对渐进和突然的光照变化以及非静止背景和鬼影的出现等干扰.


本文的主要贡献在于: 1)将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思想应用于背景消减, 具有鲁棒性高、对场景变化适应能力强等优点; 2)利用卷积生成对抗网络(Deep convolutional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DCGAN)来建立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背景消减模型, 建立了基于卷积神经网络的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 并通过训练生成对抗网络, 获得鲁棒的结果; 3)BSGAN算法提交到CDnet2014数据集平台上进行测试, 获得了较好的性能指标, 超过了许多现有方法.


本文接下来从4个方面介绍本文算法, 首先, 在第1节介绍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兴起与原理; 在第2, 详细说明了基于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背景消减; 并在第3节进行该算法的对比实验以及实验结果分析; 最后, 在第4节进行总结.


1 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简介


深度学习对海量标签数据的依赖是显而易见的, 这也成为抑制深度学习发展的潜在要素之一.长久以来, 科学家们都在探索使用尽量少的标签数据的学习方法, 希望实现从监督式学习到半监督式学习再到最后的无监督式学习的转化.在大多数情况下, 我们是没有带标签的数据的, 带标签的数据往往是以高成本通过人力劳动或通过昂贵的仪器(如用于自主驾驶的激光雷达)来实现的.因此, 半监督式学习已经成为最新的研究热点.特别自2015年出现了将生成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GAN)用于半监督问题[19]以来, 现有的许多GAN工作也都表明通过加入少量类别标签, 引入有标签数据的类别损失度量, 不仅在功能上实现了半监督学习, 同时也有助于GAN的稳定训练.


Saatchi等最近发布了一项对无监督和半监督式学习的研究, 名为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Bayesian GAN)[15].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原理, 简单来说, 给定一个变量为(i) data (x (i) 的数据集, 估计数据集的分布data (x (i) ).我们利用参数θ g 控制的生成器G(z;θ g ) 将白噪声zp(z)转化为与样本数据分布近似的候选样本(生成样本).我们用另一个由参数θ d 表示的判别器D(x,θ 来判定任何来自数据分布的的可靠性(类别).这种简单理解显然是对于一般的而言的, 但是在实践中, 通常是具有权重向量θ g θ d  的神经网络.假定样本分布是能够置于θ g  θ 之间的, 我们在生成器和判别器的无穷大空间中引入一个分布, 并对应于这些权重向量的进行每个可能的设置, 使得生成器生成的候选样本(生成样本)可以与样本数据是同一分布.从数据实例的先验分布中抽样, 如下: 1)样本θ g p(θ g ) ; 2)样本(1) ,,z (n) p(z) z(1); 3) x ~  (j) =G(z (j) ;θ g )p generator (x) 



1.1 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无监督学习


为了推断出后面的θ g  θ  可以迭代地抽样:

其中, p(θ |α g ) p(θ d |α d ) 是生成器和判别器参数的先验, 分别具有超参数α g  α d.   d g 分别是生成器和判别器样本的数量.


从数据样本的生成过程开始, 可以直观地了解这一公式.从先验的p(θ g |α g ) 中采样权重, 再计算由采样后的权重计算该样本的权重, 以形成特定的生成网络.然后本文从采样来自p(z)的白噪声z, 并通过网络G(z;θ g ) 转换该噪声, 以产生候选数据样本(生成样本).判别器根据其权重θ  进行调整, 推算出这些来自数据分布是候选样本(生成样本)的概率.在式(1), 如果判别器输出概率较高, 则后验概率p(θ g |z,θ d ) 将在θ g  的采样设置的附近增加(其他设置减小).对于判别器权重θ  的后验, (1)形成判别分类似然函数, 将实际数据的样本与生成器对比标记分类类别.


1.2 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半监督学习



2 基于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背景消减


背景减法是利用当前图像与只含有当前背景的图像的差分来提取图像背景的一种技术.本文背景减法的第一步就是实现背景数据获取, 因为灰度图像的简单中值滤波法已广泛应用于鲁棒的复杂场景背景数据的获取, 快速简单, 而且能适应背景的变化[24], 所以本文利用基于灰度图像的简单中值滤波法[25]获取背景数据; 第二步是生成一个学习网络的场景数据集, 不仅可以规范化每帧的数据, 同时也为第三步的网络训练提供训练样本; 本文第三步的网络训练采用神经网络, 对场景数据集进行训练; 最后, 输出为提取的前景目标.本文算法流程图如 1所示.



2.1 背景数据获取


我们的算法通过使用从几个视频帧中提取出来的单个灰度图像来模拟背景(我们观察到使用三个颜色通道仅仅会使我们的方案有一些边际改进).故此使用以下公式, 将输入图像从RGB域转换为灰度级(以下称为):

本文以简单的场景为例, 我们通过在短时间内观察场景并计算每个像素的时间中值值来提取灰度背景图像.需要特别指出的是, 当背景中的每个像素至少有50 %的时间是可见的时候, 该方法是合适的.对于混乱的场景, 需要更复杂的背景估计方法, 例如文献[25]的复杂背景估计方法.


2.2 场景数据集的生成


本文流程的第二步是生成一个学习网络的场景数据集.首先通过T 表示以每个像素为中心的块(Patch)的大小, 用于减法运算.再定义一个T×T 2通道图像块(提取于中值图像且用于背景块的一个通道和用于输入块的一个通道)为训练样本.相应的目标值由下式给出:



其中,  表示图像块的中心像素.要注意的是, 本文将设置为27, 并将所有值标准化使其间隔于[0,1] .也就是说, 在假定图像被零填充以避免边界效应的情况下, 一系列个完全标记的输入图像的序列与训练样本的集合等值.


2.3 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训练原理

其中, ω 是生成网络的权重, D  是判别器函数.


同理可得, 对于生成器而言:

使用贝叶斯方法推断参数的优点是我们在我们的方法中包含模型不确定性, 这意味着有能力应对GAN的收敛问题[15].这是因为使用后验分布的权重和概率分布函数的优势, 因此可以避免在复杂的参数空间中诸多参数的调优问题, 而且, 可以对GAN中由于生成器和判别器交替优化而无法达到鞍点的问题有帮助.


为了实现仅利用概率函数和判别器的不确定性进行生成样本然后进行网络更新的目的, 根据生成对抗网络的原理[20], 我们对生成器和判别器的推断函数进行定义, 并尽可能地最小化网络的损失, 也就是说, 本文方法策略与在顺序决策中使用的汤姆森抽样相当, 贪心地将每次迭代中都以最小化贝叶斯框架内的预期损失为目的.

根据生成对抗网络的原理[20], 我们知道判别器的推断函数为

其中, D(G(分别为判别器函数和生成器函数.

根据式(6)(8), 并使用最大后验估计, 假定函数是基于当前观察(来自伪数据和实际数据的样本)的一次迭代得到, 最后可以得到判别器推断函数:

考虑到生成器可能生成一些高质量的伪样本, 在这种情况下, 真实样本与伪样本之间的差异很难测量[26], 因此, 本文采用最大均值差异(Maximum mean discrepancy, MMD)[27]的方法进行评定.因此可得


2.4 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训练过程


本文算法利用基于贝叶斯的生成对抗网络进行背景消减, 工作流程图如 3所示.背景消减问题, 可以看作是图像像素的分类问题, 即考虑前景、背景2种类型, 因此可以看作是k=2 的分类问题, 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接近Ground-truth的结果.因此, 我们首先对于每个数据库随机选择100帧当前图像进行读入, 再者利用当前图像标准化后的图像与高斯噪声产生的标签集, 作为生成器的输入, 生成器生成背景图像并给判别器裁定; 将当前图像标准化后的图像与生成器生成的背景图像作为判别器的输入, 判别器根据与Ground-truth的误差结果进行判定, 并反馈给生成器, 生成器与判别器网络进行权重的更新.具体来说, 在批量读入原图后, 以一幅图像为例进行说明, 输入一幅图像后, 首先将图像的所有像素值标准化使其间隔于[0, 1], 然后与高斯噪声一同作为生成器的输入, 经过生成器网络的运算生成一幅背景减除的图像, 生成器将这幅生成的图像交给判别器, 等待裁定.判别器网络根据标准化后的原图和原图的Ground-truth图像, 与生成图像的误差进行判定.若判定为真, 则记录这幅生成图像的标签为1;否则为0.



我们采用贝叶斯的卷积生成对抗网络(DCGAN)进行训练, 其网络结构如 4所示, 算法如下所示:




本文生成器和判别器都采用基于DCGAN的神经网络, 具体来说, 本文生成器采用先下采样, 后上采样的结构方式, 4 (a)所示, 即网络前半段为卷积层, 后半段为反卷积层, 最后输出背景图像.其中由噪声生成的过程为上采样过程.对于噪声的生成网络, 每层网络大小依次变化为4×4×1024→8×8×512→16 ×16×256→32×32×128→64×64×3.生成器网络的每一层的滤波器尺寸为5×5 由图像生成的生成网络每层网络依次变化为64×64×3→32×32×128→16×16×256→32×32×128→64×64×3, 前三层为卷积层, 后两层为反卷积层.判别器网络采用最后一层为全连接层的6层卷积神经网络, 4 (b)所示, 每一层卷积层的卷积核的大小变化为64×64×3→32×32×128→16×16 ×256→8×8×512→4×4×1024 .判别器网络的每一层卷积滤波器尺寸为5×5 .对于噪声生成网络中第一层卷积核的大小的含义是将把1 024的一维向量转化(Reshape)1 024个通道的4×4 的特征图(Feature map), 本文生成对抗网络的其他各层的卷积核的含义与第一层理同.也就是说, 本文生成对抗网络的卷积层的特征图大小是上一层的2, 本文生成对抗网络的反卷积层的特征图的大小是上一层的一半.

根据He[28]提出的计算卷积神经网络时间复杂度的方法可知,

我们在实验的生成器训练中, 可以采取根据每个数据库的难易程度进行随机选择的100帧当前图像的增量读入的方式.当第一次读入第一个数据库(相对来说简单的数据库, 例如CDnetBaseline的数据库)随机选择的100帧图像, 然后输入当前图像标准化后的图像与高斯噪声产生的标签集.当第二次读入第二个数据库随机选择的100帧图像时, 保留第一次训练数据, 以此类推, 形成增量式训练.


我们在实验中发现, 改变生成器的高斯噪声为混合高斯噪声, 并在生成器生成后再次进行中值滤波后, 作为判别器的输入, 效果是比原先要好.如果随机化不足, 确定性输入噪声可能导致整个生成器网络的崩溃, 因此, 我们在网络的每一层之间增加了高斯噪声.对于所有实验, 我们将随机梯度下降的批量大小设置为100.我们随机选择标记示例的一个子集, 并将其余部分用作未标记的数据进行训练.我们执行这些实验5, 并记录平均值和标准误差, 我们使用的恒定学习率, 在本文实验中, 设置为0.001.


具体的说, 我们使用生成器网络生成样本, 在层与层之间, 使用方差为0.9, 均值为0.1的高斯噪声进行增强; 除了输出层外, 其余每一层之后进行批量标准化操作; 对于判别器网络来说, 判别器网络中的卷积层采用conv + batchNorm + leakyReLU的方案[29-30].我们使用最后一层为全连接层的6层卷积的网络, 相似地, 在层与层之间, 使用方差为0.9, 均值为0.05的高斯噪声进行增强; 在最后一层, 进行权重的标准化操作.


3 实验与结果分析


为验证本文所提出的方法, Ubuntu 16平台下, 使用Python 3.XTensorFlow环境, 利用公开数据集CDnet2014的视频序列进行了实验, 并与其他的检测方法GMM-Staufier[4]GMM-Zivkovic[5]LBSP (Background subtraction using local binary similarity patterns)[6]IUTIS (In unity there Is strength)[7]MBS[9]FTSG[9]LF-GMM[8]LFVBGM[8]ArunVarghese[31]BMOG[10]DeepBS[11]ShareModel[12]SSOBS[13]WeSamBE[14]Cascade CNN[32]进行比较.


ChangeDetection.net (CDnet)数据集有20122014两个版本, 其中2014版本包含2012版本中所有的视频数据, 本文的实验都是基于CDnet2014数据集. CDnet2014数据集具有11类挑战性的场景, 大约16万帧视频帧图像, 更重要的是它还给出了所有的视频图像中运动目标区域精确分割的Ground-truth标注.这非常便于我们将自己方法的检测结果与Ground-truth进行比较, 从而定量地分析算法是否优越.本文从精确率(Pr)和召回率(Re)以及F-measures三个评价标准进行对本文算法与其他算法评价.其中精确率(Pr)是针对预测结果而言的, 它表示的是预测为正的样本中有多少是真正的正样本.召回率(Re)是针对原来的样本而言的, 它表示的是样本中的正例有多少被预测正确了. TP表示将正类预测为正类数的数量, FN代表将正类预测为负类数的数量, FP代表将负类预测为正类数的数量, TN代表将负类预测为负类数的数量. F-measure指标被定义为精确率和召回率的谐波平均值.精确率Pr、召回率Re以及F-measure的表达式分别为:

本文的算法是在每一个数据集中随机选择100帧作为训练集, 其余作为测试集.训练参数学习率设置为η=0.001 , 训练轮数设置为epoch=300 进行实验, 动量(参数移动平均数)设置为0.5, 图像批大小设置为batchsize=64.将训练集的图像全部批处理为320×240  也就是把输出图像的高度设置为240, 宽度设置为320.CDnet中的office数据集为例, 训练时的网络损失函数如 5所示. 5中可以看出来, 最终的判别器总体loss1左右波动, 而判别器的真实样本的损失函数(Discriminator real loss)和判别器的生成样本的损失函数(Discriminator fake loss)几乎在一条水平线上波动, 这说明判别器最终对于真伪图像已经没有判别能力, 而是进行随机判断.



在测试阶段, 将经过标准化的测试图像作为生成网络的输入, 生成网络生成该图像的背景减除结果并输出.具体来说, 以一幅图像为例进行说明, 输入一幅图像后, 将图像的所有像素值标准化使其间隔于[0, 1], 作为生成器的输入, 经过生成器网络的运算生成一幅背景减除的图像.为了进行快速的测试, 我们将测试集的图像全部批处理为320×240 , 然后作为训练好的网络的输入, 进行测试.最后得到提取出的前景目标效果如 6所示, 测试时间大约为5/, 基本满足实时性测试的要求.



6, 我们发现highwaybadmintonboulevardsidewalktrafficparkblizzardstreetfall等数据集的整体背景重建和背景减除效果较好, busyBoulvard等数据集的某段视频的背景重建和背景减除结果却有较大的误差.追根溯源, 这是由于本文算法的背景减除结果质量实质上是由第一步的结果-背景重建决定的, 生成对抗网络受背景重建结果的影响. busyBoulvard数据集是夜晚灯光较暗时的情景, 而在某段视频中, 由于采用的背景重建算法对这种情形缺乏敏感性, 背景无法精确得到, 所以处于黑暗中的物体容易被网络认为是动态的目标. bridgeEntry数据集是在夜晚中大桥下车来车往的情景, 路灯和车辆的车灯的灯光相互交叉, 在某段视频中, 背景重建算法并不能分清楚哪些是路灯(真实背景), 哪些是车的灯光(目标), 所以网络把很多路灯的灯光错认为目标.abandonedBoxtramstop的某段视频中, 目标分别为缓慢行驶中的电车和驻足在马路的行人, 因为重建算法认为摄像头是静止的, 所以网络也认为摄像头是静止的.因此, 网络分别作出电车和电车所在的道路、行人和行人所在的道路都是动态目标的结果.可见, 本文这种采用生成对抗网络的算法无法突破训练图像的限制, 而本文背景训练图像的来源是背景重建算法的结果, 所以本文生成对抗网络无法摆脱重建算法的影响.


7highway为在高速路上的车流, 大多数算法都能准确进行背景减除; 7badminton为人们在网球场练习网球, 多数算法对于前景中最近的人做不到准确判断, 而本算法明显优于其他算法, 这说明, 本文算法具有较强的场景适应的能力; 7boulevard为林荫大道中有车流和人流的情形, 可以看出本算法和WeSamBE对于这种复杂情形干扰较少, 因此可以准确进行背景减除. 7sidewalk是夕阳西下时人行道的情况, 光线较暖, 车辆经过时, 反光不强烈, 从结果可以看出本算法与LFVBGM优于其他算法, 这说明, 本文算法具有较强的场景适应的能力. 7street为光照发生突变的情况.在夜景中车辆由黑暗处驶来, 此时由 7中结果可以看出, 其他方法将大部分场景尤其是汽车前灯区域误检测为背景, 而文中方法检测结果基本正确, 效果明显好于其他方法结果, 这说明, 本文算法整体具有鲁棒性好, 有着较强的场景适应的能力; 7fall为非静止背景的情况, 树叶、树枝一直在摇晃, 当运动目标出现在视频中时, 7结果可以看出, 其他方法检测结果中都存在将摇曳的树枝误检测为前景点, 而本文方法检测结果虽然没有区分得足够清晰, 但是基本没有受到非静止背景的干扰, 整体效果优于其他方法.这说明, 整体上本文算法具有鲁棒性好, 有着较强的场景适应的能力; 7traffic为偶然抖动的相机拍摄运动目标的情况, 其他方法检测结果中明显将背景显露区误判为前景出现了鬼影, LFVBGM方法虽然判别出了因抖动出现的的情况但是依然没有彻底消除, 而本文方法检测结果稍微有一些拖影, 但是将背景误认做目标的情况, 整体效果好于其他方法, 这说明, 本文算法具有较强的场景适应的能力.因此, 从测试结果和对比结果整体来看, 算法具有鲁棒性高、对场景变化适应能力强的优点.



从召回率对比来看, 根据 1可知, 本文的检测算法相比其他检测方案在不同场景下, baseline系列数据集中, 本文算法比Cascade CNN算法低0.8 %, 排在第二位; Shadow系列数据集中, 本文算法比Cascade CNN算法低5.2 %, 排在第二位; Low frame-rate系列数据集, Bad weather系列数据集, Air turbulence数据集中都不同程度地略小于Cascade CNN算法, 排第二位; Average可以看出, 本文的检测方案所对应的召回率排在第二位, 在不同检测方法仅次于Cascade CNN算法, 略逊于0.2 %.总体而言, 本文提出的检测方法在众多检测算法中整体效果表现优秀.另外, 本文算法在ShadowInter.ob.motionDynamic background数据库上的召回率的平均值是所有算法中最高的, 这说明本文算法在解决光照渐变和突变、非静止背景以及鬼影等问题是优秀的.

从精准率对比来看, 根据 2可知, 本文的检测算法相比其他检测方案在不同场景下, Inter.ob.motion系列数据集中, 本文算法比Cascade CNN算法算法低4.0 %, 排在第二位; Low frame-rate系列数据集中, 本文算法比WeSamBE算法低7.5 %, 差距较大, 排在第二位; 在其他的系列数据集中, 本文算法优于其他算法; Average可以看出, 本文的检测方案所对应的精确率排在第一位, 在不同检测方法中是最优的, OURS相比排在第二位Cascade CNN算法, 精确率提升了2.1 %.总体而言, 本文提出的检测方法在众多检测算法中整体效果为优.另外, 本文算法在ShadowInter.ob.motionDynamic background数据库上的精准率的平均值是所有算法中最高的, 这说明本文算法在解决光照渐变和突变、非静止背景以及鬼影等问题是优秀的.

F-measure来看, 根据 3可知, 本文的检测算法相比其他检测方案在不同场景下, Thermal系列数据集中, 本文算法比Cascade CNN算法低0.1 %, 排在第二位; Air turbulence系列数据集中, 本文算法比Cascade CNN算法低0.1 %, 排在第二位; Average, OURSF-measure在所有检测方案中是数值最高的, 比排在第二的Cascade CNN算法升高了2.2 %, 检测性能略提升.另外, ShadowInter.ob.motionDynamic background数据库上, 比第二位的Cascade CNN算法分别高12.5 %1.5 %1.1 %.这表明本文算法在解决光照渐变和突变、非静止背景以及鬼影等问题是优秀的.因此总体来说, 本文提出的算法具有鲁棒性高、对场景变化适应能力强的优点, 并且在解决光照渐变和突变、非静止背景以及鬼影等问题有较好的背景减除作用.

 

4 结论


本文提出了一种基于贝叶斯生成对抗网络的背景消减算法.实验结果表明本文的算法在绝大多数情景下, 算法效果好于其他算法.可见, 本文算法具有鲁棒性高、对场景变化适应能力强等优点.但算法由于依赖于现有背景重建算法的结果, 所以本文算法有着无法突破背景重建算法提供的背景图像的局限性.另外, 算法也不能够满足实时增量训练的需求.在未来的研究中, 我们一方面考虑与基于贝叶斯理论的背景重建算法相结合, 摆脱对现有算法重建结果的依赖, 另一方面将要研究如何在并行化平台[33]下进行算法重构.

 

参考文献

1 Wang K F, Liu Y Q, Gou C, Wang F Y. A multi-view learning approach to foreground detection for traffic surveillance applications. IEEE Transactions on Vehicular Technology, 2016, 65(6): 4144-4158. DOI:10.1109/TVT.2015.2509465 

2 Liu Y Q, Wang K F, Shen D Y. Visual tracking based on dynamic coupled conditional random field model. IEEE Transactions on Intelligent Transportation Systems, 2016, 17(3): 822-833. DOI:10.1109/TITS.2015.2488287 

3 Zhang Hui, Wang Kun-Feng, Wang Fei-Yue. Advances and perspectives on applications of deep learning in visual object detection. Acta Automatica Sinica, 2017, 43(8): 1289-1305.

( 张慧, 王坤峰, 王飞跃. 深度学习在目标视觉检测中的应用进展与展望. 自动化学报, 2017, 43(8): 1289-1305.) 

4 Stauffer C, Grimson W E L. Adaptive background mixture models for real-time tracking. In: Proceedings of the 1999 IEEE Computer Society 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 and Pattern Recognition (CVPR). Fort Collins, CO, USA: IEEE, 1999. 252 

5 Zivkovic Z. Improved adaptive Gaussian mixture model for background subtraction. In: Proceedings of the 17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ttern Recognition (ICPR). Cambridge, UK: IEEE, 2004. 28-31 

6 St-Charles P L, Bilodeau G A. Improving background subtraction using local binary similarity patterns.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14 IEEE Winter Conference on Applications of Computer Vision (WACV). Steamboat Springs, CO, USA: IEEE, 2014. 509-515 

7 Fan J J, Xin Y Z, Dai F L, Hu B, Zhang J Q, Lu Q Y, et al. Distributed multi-camera object tracking with Bayesian Inference.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11 IEEE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Circuits and Systems (ISCAS). Rio de Janeiro, Brazil: IEEE, 2011. 357-360 

8 Yan J H, Wang S F, Xie T X, Yang Y, Wang J Y. Variational Bayesian learning for background subtraction based on local fusion feature. IET Computer Vision, 2016, 10(8): 884-893. DOI:10.1049/iet-cvi.2016.0075 

9 Wang Y, Jodoin P M, Porikli F, Konrad J, Benezeth Y, Ishwar P. CDnet 2014: an expanded change detection benchmark dataset.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14 IEEE 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 and Pattern Recognition Workshops (CVPRW). Columbus, OH, USA: IEEE, 2014. 393-400 

10 Martins I, Carvalho P, Corte-Real L, Alba-Castro J L. BMOG: boosted Gaussian mixture model with controlled complexity. In: Pattern Recognition and Image Analysis. Faro, Portugal: Springer, 2017. 50-57 

11 Sehairi K, Chouireb F, Meunier J. Comparative study of motion detection methods for video surveillance systems. Journal of Electronic Imaging, 2017, 26(2): 023025. DOI:10.1117/1.JEI.26.2.023025 

12 Chen Y Y, Wang J Q, Lu H Q. Learning sharable models for robust background subtraction.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15 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Multimedia and Expo (ICME). Turin, Italy: IEEE, 2015. 1-6 

13 Jiang S Q, Lu X B. WeSamBE: a weight-sample-based method for background subtraction. IEEE Transactions on Circuits and Systems for Video Technology, https://ieeexplore.ieee.org/document/7938679/ 

14 Babaee M, Dinh D T, Rigoll G. A deep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 for video sequence background subtraction. Pattern Recognition, 2018, 76: 635-649. DOI:10.1016/j.patcog.2017.09.040 

15 Saatchi Y, Wilson A G. Bayesian GAN. arXiv: 1705.09558, 2017 

16 Li Li, Lin Yi-Lun, Cao Dong-Pu, Zheng Nan-Ning, Wang Fei-Yue. Parallel learning——a new framework for machine learning. Acta Automatica Sinica, 2017, 43(1): 1-8.

( 李力, 林懿伦, 曹东璞, 郑南宁, 王飞跃. 平行学习——机器学习的一个新型理论框架. 自动化学报, 2017, 43(1): 1-8.) 

17 Wang F Y, Wang X, Li L X, Li L. Steps toward parallel intelligence. IEEE/CAA Journal of Automatica Sinica, 2016, 3(4): 345-348. DOI:10.1109/JAS.2016.7510067 

18 Wang Kun-Feng, Gou Chao, Duan Yan-Jie, Lin Yi-Lun, Zheng Xin-Hu, Wang Fei-Yue.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the state of the art and beyond. Acta Automatica Sinica, 2017, 43(3): 321-332.

( 王坤峰, 苟超, 段艳杰, 林懿伦, 郑心湖, 王飞跃. 生成式对抗网络GAN的研究进展与展望. 自动化学报, 2017, 43(3): 321-332.) 

19 Wang K F, Gou C, Duan Y J, Lin Y L, Zheng X H, Wang F Y.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introduction and outlook. IEEE/CAA Journal of Automatica Sinica, 2017, 4(4): 588-598. DOI:10.1109/JAS.2017.7510583 

20 Goodfellow I J, Pouget-Abadie J, Mirza M, Xu B, Warde-Farley D, Ozair S, et al.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 arXiv:1406.2661, 2014 

21 Wang Kun-Feng, Lu Yue, Wang Yu-Tong, Xiong Zi-Wei, Wang Fei-Yue. Parallel imaging:a new theoretical framework for image generation. Pattern Recognition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2017, 30(7): 577-587.

( 王坤峰, 鲁越, 王雨桐, 熊子威, 王飞跃. 平行图像:图像生成的一个新型理论框架. 模式识别与人工智能, 2017, 30(7): 577-587.) 

22 Wang Kun-Feng, Gou Chao, Wang Fei-Yue. Parallel vision:an ACP-based approach to intelligent vision computing. Acta Automatica Sinica, 2016, 42(10): 1490-1500.

( 王坤峰, 苟超, 王飞跃. 平行视觉:基于ACP的智能视觉计算方法. 自动化学报, 2016, 42(10): 1490-1500.) 

23 Wang K F, Gou C, Zheng N N, Rehg J M, Wang F Y. Parallel vision for perception and understanding of complex scenes:methods, framework, and perspective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view, 2017, 48(3): 299-329. DOI:10.1007/s10462-017-9569-z 

24 Laugraud B, Piérard S, Braham M, Van Droogenbroeck M. Simple median-based method for stationary background generation using background subtraction algorithms. In: New Trends in Image Analysis and Processing. Italy: Springer, 2015. 477-484 

25 Braham M, van Droogenbroeck M. Deep background subtraction with scene-specific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16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ystems, Signals and Image Processing. Bratislava, Slovakia: IEEE, 2016. 1-4 

26 Zhao J, Meng D Y. FastMMD:ensemble of circular discrepancy for efficient two-sample test. Neural Computation, 2015, 27(6): 1345-1372. DOI:10.1162/NECO_a_00732 

27 Gangeh M J, Sadeghi-Naini A, Diu M, Tadayyon H, Kamel M S, Czarnota G J. Categorizing extent of tumor cell death response to cancer therapy using quantitative ultrasound spectroscopy and maximum mean discrepancy. IEEE Transactions on Medical Imaging, 2014, 33(6): 1390-1400. DOI:10.1109/TMI.2014.2312254 

28 He K M, Sun J.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 at constrained time cost.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15 IEEE 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 and Pattern Recognition (CVPR). Boston, MA, USA: IEEE, 2015. 5353-5360 

29 Salimans T, Goodfellow I, Zaremba W, Cheung V, Radford A, Chen X. Improved techniques for training GANs. arXiv: 1606.03498, 2016 

30 Gulrajani I, Ahmed F, Arjovsky M, Dumoulin V, Courville A. Improved training of Wasserstein GANs. arXiv: 1704.00028, 2017 

31 Varghese A, Sreelekha G. Sample-based integrated background subtraction and shadow detection. IPSJ Transactions on Computer Vision and Applications, 2017, 9: 25. DOI:10.1186/s41074-017-0036-1 

32 Wang Y, Luo Z M, Jodoin P M. Interactive deep learning method for segmenting moving objects. Pattern Recognition Letters, 2017, 96: 66-75. DOI:10.1016/j.patrec.2016.09.014 

33 Bai Tian-Xiang, Wang Shuai, Shen Zhen, Cao Dong-Pu, Zheng Nan-Ning, Wang Fei-Yue. Parallel robotics and parallel unmanned systems:framework, structure, process, platform and applications. Acta Automatica Sinica, 2017, 43(2): 161-175.

( 白天翔, 王帅, 沈震, 曹东璞, 郑南宁, 王飞跃. 平行机器人与平行无人系统:框架、结构、过程、平台及其应用. 自动化学报, 2017, 43(2): 161-17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176268.html

上一篇:[转载]【征文】关于第二届中国认知计算与混合智能学术大会的征文通知
下一篇:[转载]【钱学森系列讲座】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Dimitar Filev 博士即将做客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8 11: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