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拂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gkuan15 拂去杂尘,干干净净

博文

武汉的病毒,会飞的蝙蝠,它俩咋就扯上了关系? 精选

已有 18664 次阅读 2020-1-20 08:3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武汉, 病毒, 肺炎, 蝙蝠, SARS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19日凌晨,

就该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发布通报,

截至1月17日24时,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62例,

已治愈出院19例,

在治重症8例,

死亡2例,

其余患者病情稳定。

20日通报,近日新发病例136例。


20日,钟南山院士为代表的专家团认为,

已经可以判定这个病毒具备人传人的能力



 追踪到泰国首例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17人,

全部纳入医学观察;

已获取泰国通报的第二例患者同行人员信息,

对其家庭密切接触者正开展追踪;


对日本通报的确诊病例患者,

已追踪到4名家庭密切接触者,

均已纳入医学观察。


1月12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联同武汉中心医院、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中国医学科学院、悉尼大学等多家研究机构,

在virological.org、基因库网站GISAID

联合公布了其中一个武汉不明肺炎感染个案的基因序列,

同时发布了病毒的电镜照片。见下图箭头。


在基因库网站GISAID首页2019新型冠状病毒电镜照片


经过基因比对,GISAID网站介绍称,

新型冠状病毒与蝙蝠中发现的某些冠状病毒相似,

但有别于此前发现的SARS\MERS冠状病毒。

下图可以看清楚,武汉样本(下,红色)和其它两种(蓝色)差别较大。



世界卫生组织(WHO)随后在官方推特也发表声明,

收到中国疾控部门的基因谱数据,

并将此次检出之病毒命名为2019-nCoV(2019新型冠状病毒)


涉及武汉肺炎的新病毒属于冠状病毒2B分型,

其基因排序与SARS病毒的基因有73%相同

而且与两种从蝙蝠身上找到的病毒属“近亲”。


爱丁堡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Andrew Rambaut根据发布的基因谱分析出,

该病毒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相关的Sarbecoviruses成员(冠状病毒属的一个亚属)具有89%的相似性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微生物学系传染病学讲座教授袁国勇

在香港卫生防护中心的记者会上表示,

根据病毒基因图谱,将其相关图谱的基因排序与网上其他排序比较,

最接近的是浙江舟山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


至此,我们已经似乎可以判断,

这次武汉出现的病毒,很有可能是新的冠状病毒,

但是它又不是SARS病毒,

目前来看,它不具有直接人传染人的能力。

20日,钟南山院士为代表的专家团认为,

已经可以判定这个病毒具备人传人的能力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有待最终明确的是,

这次病毒的来源,很有可能是:蝙蝠



Hi,大家好!

我的名字是蝙蝠,

跟你们人类一样,我是胎生的,哺乳动物。

但是,我是唯一能持续飞行的哺乳动物!

看着天上的鸟自由的飞翔,我很羡慕它们,

我也很向往蓝天,渴望自己也能自由的翱翔,

经过我们世世代代不懈的努力,

大约在5000万年前,我的祖先终于掌握了这个超能力。


为了能飞,祖上那是绞尽了脑汁,愁的毛都没了!


对,没错!

现在我们的四肢之间的皮肤充当了鸟的翅膀,

我们叫这个翅膀叫“翼”,翼是几乎没有任何毛,

跟鸟的羽毛完全不一样,

但是,这样也不妨碍我飞。


不过,我的骨头还是跟鸟一样的,里面是空心的,

这样就可以减轻重量,

飞起来就不费劲了!



能飞之后,我还掌握了另一个重要技能,

那就是夜间捕食,

大晚上 ,黑咕隆咚的,

捕食昆虫可不容易,好在我会回声定位,

通过声波就能定位猎物,找吃的就不是难事了。

所以,我是比较喜欢吃各种虫子。


我不仅能飞,还有超声定位能力,只有晚上出来捕食,

树、树洞、洞穴、矿井、坑道和房屋等都是我白天睡大觉的地方,


真是,厉害如我!

我基本没什么天敌,放眼全球,

没有什么地方不适合我生存

除南北极外,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布,

热带,亚热带地区、荒凉的沙漠和孤立的岛屿上,都有我的身影。

我是除了你们人类之外,在地球上分布范围最广的哺乳动物!

我们一般不像候鸟那样迁徙,太累了!

在寒冷的地方,我们会冬眠,等暖和了再活动。


我们占据了所有哺乳动物的20%,

只比老鼠等啮齿类动物少一些,

屈居第二名。


凭着两个手和脚之间形成的薄膜翼,

人们把我归类为翼手目,

包括大蝙蝠亚目和小蝙蝠亚目,

在全世界约有1200种,

小蝙蝠绝大多数以捕食昆虫为主,

而大蝙蝠主要吃水果,也被叫做果蝠。


有人说我们爱吸血,像吸血鬼一样可怕,

那绝对是误会,我可不会吸,只会舔

在1200种兄弟姐妹里,只有3种会吸血

但是一般吸的也是牛羊和鸟类的血。


因为我的名字和“福”字谐音,中国人很偏爱我,

把我当成一种吉祥的动物。

看下面的“五福临门”就知道我多喜庆。



然而,这些年,全世界的人都在骂我,

特别是这次武汉病毒事件,

他们说我是多种病毒的天然宿主!

说我是多种重大人兽共患疾病的传染源,

给人类公共健康带来了巨大威胁。


好无辜哦!



他们这么说,是有根据的:

1994 年,澳大利亚爆发的亨德拉病毒(Hendra virus);

1997 年,澳大利亚爆发的梅南高病毒(Menangle virus);

1998 年,马来西亚爆发的尼巴病毒 (Nipah virus) 等。

2002年,导致非典的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

近几年,埃博拉病毒(EBOV)和马尔堡病毒(MARV),Lloviu病毒(LLOV)和邦巴利病毒(BOMV),狂犬病毒、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等,

还有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毒等等,

都跟我们蝙蝠有关


我携带的病毒真致命!

在这些疫情中,埃博拉肆虐西非,造成数千人丧生;

尼帕病毒在马来西亚造成上百万头猪和一百多人死亡;

光在中国,2002 年,SARS在广东佛山首发,并迅速扩展到中国及全球其它地区,导致 774 人死亡。

2016 年 10 月底,就在距离首次发生 SARS 地点 100 多公里远的广东清远,SADS-Cov”的新型冠状病毒导致4693 头乳猪死亡。


目前科学界已经有个共识,

说我是世界上携带病毒最多的动物之一

蝙蝠与SARS冠状病毒,

与埃博拉病毒和马尔堡病毒等丝状病毒的自然宿主

同时,我体内还有100 多种病毒,

除了已知的病毒,更多的是致病性未知的病毒,

基本涵盖了大部分已知的病毒种类。

没准什么时候,这些病毒还会给人类造成更大的威胁。


到目前为止,人们已经搞清楚了,之前在中国发生的疫情,

其源头都是中华菊头蝠

          Hi,我是中国菊头蝠,长相并不讨人喜呀!



很不好意思的是,我还让果子狸为我背了十几年的黑锅。

让你受委屈了,阿狸!

阿狸:没事,习惯就好了;



但是,我也很无辜!传播病毒的事,怪不得我!

科学发现,即使我身体上有这么多病毒,

但我自己根本不怕病毒,能够真正做到“百毒不侵”


这是为什么呢?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只到最近,科学家们找出了原因。

在上亿年的进化过程中,我的祖先们为了适应飞行,

在进化过程中,很多身体系统发生了变化,

主要是身体的防御和免疫系统跟你们人类很不一样。


为了飞行,作为哺乳动物,得像鸟一样进行快速的代谢,

一直不停的煽动翅膀,让自己飞起来,那是相当费能量的,

豹子奔跑那么快,也就只能坚持一会,

而我需要长时间的煽动翅膀,

所以,我的身体代谢全部都加速了。


加速的后果是,身体氧化应激水平大幅升高,

身体各个器官的损伤也加剧了,

为了对抗飞行带来的这些结果,

我不得不适应高水平的DNA损伤修复。

身体里有非常多的机制来修复DNA损伤。

这也让我的寿命很长,可以达到40年,并且,我们从来不会得癌症。

同时,为了减低消化,我还把很多免疫相关基因给关了,

这就让我本身的炎症水平很低


在我体内只有3种干扰素,

只是人体内干扰素种类的1/4。

虽然少,但是它们却全天候持续待命

即使没有受到任何病毒感染,

强大的先天免疫反应仍然起效。


但是,人类和老鼠的这个免疫系统只在应对感染时才开启

持续激活的免疫系统,对它们的组织和细胞是有毒性的,

然而,我不怕,即使有病毒入侵,我也能够限制炎症。


我不会对通常导致病理损伤的典型炎症反应的感染做出反应。

病毒侵入我的细胞,然后复制也是在细胞内,

如果细胞察觉发现自己被病毒感染之后,

会把合成的病毒蛋白进行消化,进而产生病毒特异性的肽段,

这些肽段就是信号,

当这些信号转移到细胞表面后,

就告诉了免疫细胞CD8+T:“哥们,我被病毒感染了,赶紧来帮忙!”

这时候免疫细胞CD8+T细胞就会释放穿孔素颗粒酶(一种能在细胞上打洞的酶),


这个细胞被打了洞,很快细胞就死了,

里面的病毒,还没来得及复制自己,也就跟着细胞一起挂了。


这就是说,我们蝙蝠不仅没有更好的抗感染能力,

而且对它有更高的耐受性。


抑制炎症反应,实际上使我们能够存活。

限制过度或不适当的病毒引起的炎症,

面对这么多病毒,

保持情绪稳定,别大惊小怪的乱作一团,

这种佛系心态和做法,拯救了我的命!


而你们人类和其它动物往往不能这么淡定,

面对病毒,反应太过激烈,

最后,是你们自己把自己生生折腾死了。


另外,为了能飞,我们除了把骨头变成空心的,

我们还把身体里不需要的器官给精简了,

我的肠道很短,但是里面的细胞吸收率很高

食物只要停留一会我就能吸收够营养。

除此之外,由于肠道变短,

肠道里的微生物数量也大幅减少

这样可以减轻点重量,比较带它们飞也很费力,

缩短的肠道还让肠道里的变形菌门增多了,

菌的功能却不怎么减少,

严格厌氧菌和兼性厌氧菌都减少了,

肠道菌群多样性的减少,也让我携带了更多的不好的菌。


能够分解蛋白质的菌却增多了,这样有助于快速分解食物,

这些变化,让我的肠道菌群不再跟哺乳动物相似,而是跟鸟类更相似。




这些改变,目的都是为了能够飞行,

我可不是为了专门携带病毒呀!


我们家族跟病毒一起共生了数千万年都没事,

现在你们人类接触了我们的病毒,引起了感染,

这事不能赖我。


要赖只能赖你们

别没事招惹我们,别破坏我们生活的家园,

还要劝告那些广东人,不要没事什么东西都吃,

我们的肉可不好吃,关键还很毒!


最后,我必须提醒人类:

我们很危险,不要靠近我们!

我们身上的病毒很厉害,你们可能防不住!

因为,我们每次飞行时间很长,身体体温很高,40℃都是常事,

所以,这些病毒都不怕高烧。


另外,我们是群居动物,晚上都是成百上千只挤在一起,

相互之间离得太近,相互之间的病毒很可能相互交流,更容易产生变异


最重要的一点是,

你和我们的祖先,在1.6亿年前可能来自共同的祖先,一种会飞的哺乳动物,它们的化石已经在辽宁和河北发现了。


咱们都是哺乳动物,基因组上可是有很多的同源性,

更得小心我们身上的病毒。


惧怕我,可以让你活命!



祝你们早日清除武汉的病毒!

快过年了,预祝你们春节快乐!

祝愿我们,永不相见!

这是为你们好,你懂得!



世卫组织中国代表处官方微博提醒:

春节期间计划注意措施,保护自己。

1) 保持手卫生

2) 咳嗽或打喷嚏时捂住口鼻

3) 将肉蛋彻底做熟

4) 避免与呼吸道患者密切接触

5) 避免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或活牲畜

6) 不要随地吐痰


武汉卫生健康委同时提醒:

目前正处于冬春季传染病高发季节,

应注意保持室内空气流通,

尽量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众场合和人群集中地方,

必要时可佩戴口罩。

如有发热、呼吸道感染症状,

特别是持续发热不退,要及时到医疗机构就诊。

冠状病毒具有高传染性,

对所有人,尤其是幼儿、老人、肥胖、孕妇、

有基础疾病的这类易感人群来说依然具有较大感染风险。

加上春节临近,伴随大量人员流动,或增加疾病防控难度。

对此,我们依然不能掉以轻心。

所有已经采取的防控措施仍然要继续严格执行,甚至要加强,

全力预防可能发生的大流行风险。


参考资料:

https://www.lascn.net/ydgz/10390982097.html

https://news.sina.com.cn/o/2020-01-19/doc-iihnzahk5112667.shtml

https://tech.sina.com.cn/d/2018-05-31/doc-ihcffhsw0701685.shtml

https://mbio.asm.org/content/11/1/e02901-1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6900-1214874.html

上一篇:微生物宇宙:穿越复杂,理解疾病、健康与世界
下一篇:这种菌能改善帕金森,老年痴呆,延年益寿?

19 贾玉玺 梁庆华 郑永军 孙颉 吕秀齐 雷宏江 田灿荣 周洲 康建 张晓良 文克玲 范会勇 苏保霞 马军 杨金波 李东风 郭奕棣 张成岗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4 08: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