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c193891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zc1938913

博文

情系天山诗韵浓

已有 502 次阅读 2017-8-13 11:0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情系天山诗韵浓

2011-02-22  作者:陈子才

新疆古称西域,地处祖国西北,面积有160多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面积的六分之一,它是我国面积最大的一个省区。巍峨的天山西连原苏联的几个国家,东入甘肃省,形成祁连山。它东西长约一千七百公里,南北宽达三百公里。有人说它象一条蛟龙,从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飞跃而出,奔腾向东,横亘新疆中部。它把新疆分为南北两大块,与昆仑山、阿尔泰山一起将新疆形成自然风貌独特的塔里木和准噶尔两大盆地,形成三山夹两盆的地貌景观。天山之名,早在《山海经》这部最古老的地理著作中就有记载,在该书《西山经》中有如下文字:“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又西一百九十里,曰騩山;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它又称“白山”、“雪山”、“阴山”、“祁连天山”、“祁连山”。司马迁在《史记》中曾提到:“贰师将军李广利将三万骑击匈奴左贤王于祁连天山”、“击左贤王于天山”。记述公元前99年夏天,西汉名将李广利统率三万骑兵远征西域,与匈奴王激战于天山一事。东汉历史学家班固,在《汉书》中提及这段历史时也把此山称作“天山”。由于匈奴呼天为祁连(撑犁),祁连山即天山也。

新疆著名历史学家,原新疆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纪大椿研究员在《新疆历史百问》一书中十分形象地解释了新疆的“”字:恰好反映了新疆“三山夹两盆”的特点。“疆”字的右半部:三横,代表三大山脉;两个田字,代表了两大盆地。“疆”字的左半部:一个弓字,代表了弯曲的边界线;弓字下面的土字,表示边界线的外面有一大片领土被外国割占去了。

古往今来,天山留下了许多美丽的传说和故事,许多诗人、雅士、帝王将相、遣犯庶民,对天山充满热爱,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西周穆王,乘八骏之车,周行天下,巡游西域,在瑶池会见西王母。《竹书纪年》中有“穆王十七年,西征昆仑丘,见西王母”的记载,足见此事并非全无根据。《穆天子传》卷三中记载:吉日甲子(二十八日),天子宾于西王母。乃执玄圭白璧,以见西王母。好献锦组百纯,□组三百纯。西王母再拜受之。乙丑(二十九日),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天子答之曰:“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西王母又为天子吟曰:“徂彼西土,爰居其野。虎豹为群,乌鹊与处。嘉命不迁,我惟帝女。彼何世民,又将去子。吹笙鼓簧,中心翱翔。世民之子,惟天之望。”。新疆著名旅游景点“天池”,又称瑶池,建有西王母庙。这个天山博格达峰之下的高山冰磧湖,是一个闻名中外的旅游胜地。著名作家和诗人郭沫若在1971年9月畅游天池,曾即兴写了一首传神的诗章,赞美如天镜浮空的人间仙景:“里加游览忆当年,此地风景胜似前。歌舞水边迎贵客,云笺天上传新篇。一池浓墨盛砚底,万木长毫挺笔端。更喜今日双狍子。盛筵助兴酒如泉。”

不知什么原因,周穆王并未践三年之约,唐朝诗人李商隐在《瑶池》一诗中对此事作过记述:“瑶池王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诗中八骏即:绝地、翻羽、奔宵、起影、一辉、超光、腾雾、扶翼。

天山多牧场,牛羊肥壮,骏马驰骋。汉代《乐府》有《西极天马歌》、《天马二首》,诗中写道:“天马徕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威灵兮障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汉代为了边界安宁,采用和亲方式与乌孙国结盟,将西汉江都王刘建的女儿细君公主远嫁乌孙,语言不通,寂寞郁闷。她写下《乌孙公主歌》:“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讬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遵照汉武帝旨意,按乌孙习俗,在老昆莫死后,又同其孙子军须靡结婚,生有一女。为了国家的安宁,她作了牺牲,不久病死他乡。

唐代从帝王到诗人,写下了不少与西域、天山有关的诗词。唐太宗李世民的《饮马长城窟行》一诗中:“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诗中交河在吐鲁番附近,阴山即天山。李白写了多首与西域有关的诗:《战域南》、《天马歌》、《塞下曲》、《关山月》、《送程、刘二侍郎兼独孤判官赴安西幕府》是其中的代表作。“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那为了祖国疆土安宁而在西域拼杀的将军形象生动地呈现在读者眼前。而在《关山月》一诗中他描写了戍边的艰辛:“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前几年,我在郑州古玩市场购得一件青花瓷器,上面有一首《古从军行》诗,作者杜甫。翻阅《唐诗鉴赏辞典》一书,此诗应为李颀所作。这首诗把唐代将士为了保卫疆土、而在天山脚下英勇作战的艰辛作了十分形象的描述:“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落大漠。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在唐代诗人中,岑参满怀报国和安边的赤诚,先后随同高仙芝和封常清前往西域。天宝十三年(754),岑参为封常清所识拔。同为唐代统一西域、巩固西陲的伟业立下不朽功绩,写了了许多诗篇。新疆徐百成著《岑参西域诗新释》一书收录有64首诗。《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一诗是诗人最具名气的代表作,是当今大学、中学语文课本必选的古诗,成为学习古典作品的范文。广为流传,脍炙人口。此诗写天山雪景,动静结合,北国风光,精彩夺目:“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此诗咏北地飞雪的情景,并写雪中送别武判官的情绪,全诗句句咏雪,别意自见。

作为军旅诗人,岑参的不少诗作与战事有关,歌颂边塞将士可歌可泣的爱国主义精神。说来也有缘,前年我收藏了一件青花瓷器,上面有岑参的《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一诗:“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汉家大将西出师。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幕中草檄砚水凝。虏骑闻之应胆慑,料知短兵不敢接,车师西门伫献捷。”诗作以其刚劲的笔力和颇具匠心的手法,写出了边塞将士激情豪壮的精神面貌,该诗极具感染力。

元代成吉思汗西征途中,闻听长春真人(邱处机)有长生不老之方,急招他赴军中相见。西行途中,长春真人见新疆美景,咏作诗文,在《长春真人西游记》一书中可查阅。元代耶律楚材善诗,他的诗作《过天山和上人韵》一诗颇有禅意:“从征万里走风沙,南北东西总是家。落得胸中空索索,凝然心是白莲花。一入空门心畅哉,浮云名利也忘怀。无心对镜谁能识,优钵罗花火里开。”

明代陈诚五次出使西域,写了不少诗作,他的《火焰山》一诗写得十分形象逼真:“一片青烟一片红,炎炎气焰欲烧空。春光未半浑如夏,难道西方有祝融。”笔者在担任中科院新疆化学所副所长时,于1992年7月中旬,乘着吉普车前往哈密市出差。中午一点半左右,我们经过火焰山附近的山间公路,在最热的季节、最热的时刻,经过最热的地方。我曾让司机停车,想下车体验一下热度。但司机说:“车开着,有点风,水箱中的水不会烧开沸腾,车一停,马上就要水开了,走不成了…。”所以也就没有停车。

清朝政府,为巩固边陲,保卫疆土,曾多次征讨平定叛乱,其中最有影响的是左宗棠(陕甘总督)受慈禧为代表的清政府命令,兼任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1876年夏,收复新疆之役正式开始,至1878年初,南疆全部光复,将阿古柏匪帮消灭。回顾历史,新疆能永远成为祖国的六分之一的疆土,假如在当时的那场李鸿章的“海防“和”左宗棠的“塞防”的争论中,慈禧不是选择了左宗棠的建议,则后果将是十分严重的。慈禧左公保边陲,故土新归建丰功。我们应该尊重历史的正确选择,客观地评价他们为维护祖国统一作出的功勋。左宗棠在胜利后写下了一首《癸已燕台杂感》:“西域环兵不计年,当年立国重开边。橐驼万里输官稻,沙碛千秋此石田。置省尚烦它日策,兴屯宁费度支钱,将军莫更纾愁眼,生计中原亦可怜。”。诗人杨昌浚在《恭送左公西行甘棠》一诗中写道:“上相筹边未肯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他在《收新疆》一诗中讲述了为了收复新疆,将士们付出了多大的艰辛啊:“十载苦争战,勤劳将帅同。班超真有福,李广竟无功。己喜边疆靖,还忧府库空。中原多饿殍,祷祀望年丰。”

民族英雄林则徐和邓延桢在谪戍新疆期间,写了大量诗文。他在《送嶰筠赐环东归》一诗中写道:“得脱穹庐似脱围,一鞭先著喜公归。白头到此同休戚,青史凭谁定是非?漫道识途仍骥伏,都从遵渚羡鸿飞。天山古雪成秋水,替浣劳臣短后衣。”林则徐的诗读来十分感人,笔者在读《林则徐诗选》一书后,曾写下《千古英雄不朽诗》一首小诗:“碧血丹心忠烈翁,终生辛劳为民忙。虎门销烟扬国威,伊犁修渠利耕种。苟利国家生死与,祸福不避志如钢。千古英雄不朽诗,读罢沉思泪盈眶!”(2010年8月27日)。

清代大学士纪昀(晓岚)因漏言获罪,被发配新疆。在迪化(乌鲁木齐)居住在一间草堂内,撰写了“阅微草堂笔记”,书中收录有乌鲁木齐杂诗160首,内容丰富。“乱山倒影碧沉沉,十里龙湫万丈深,一自沉牛答云雨,飞流不断到如今。”这是写天池的景色。此外像洪亮吉的《天山歌》、史善长的《上雪山》、《望天山》等诗都很精美,限于篇幅,不能一一记述。

解放以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疆部队遵照毛主席指示,屯垦戍边,就地转业,脱下军装成为农垦战士。时任6师师长的张仲瀚将军(后升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政委)曾写过一首诗:“大军十万出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塞上风光无限好,何须争入玉门关。”显示了将士们的豪情壮志。

几千年来,天山经历了岁月沧桑,见证了历史的辉煌。这座面积为新疆四分之一的山脉,它占中国版图的二十四分之一。它巍峨壮丽,是中华民族的瑰宝。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家乐奏有于阗。”新疆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同心协力,建设着共同的美好家园。在百业兴旺的和谐盛世,新疆人民不会忘记王震将军的伟绩丰功。当年,他率部队进军新疆,平叛戍边,屯垦开荒,建工厂,盖学校,使新疆迎来了繁荣昌盛。在他逝世之后,又将骨灰撒播在天山,永远和新疆各族人民在一起,守卫着祖国的疆土。有感于此,去年笔者写了一首题为《江山永固忆王震》的诗:“铁马金戈西域行,飞雪狂风历艰辛。铁腕平叛扬军威,雄镇天山建功勋。屯垦戍边意志坚,严冬修渠留身影。魂归天山牵挂多,江山永固忆王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55754-1070885.html

上一篇:祈福灾区
下一篇:欢歌唱大风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2 14: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