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如伊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志东 在一个浮躁的社会和纷杂的年代,在心灵深处保持一片宁静的时空。

博文

激辩猜想-4-独孤求败 精选

已有 8466 次阅读 2008-12-11 08:36 |个人分类:追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激辩猜想,,追梦之旅| 追梦之旅, 激辩猜想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分分秒秒、日日夜夜,那飘忽不定四处游荡的一丝游魂又散散聚聚合合分分地飘回来了。随着魂魄的回归,渐渐地,失去的听觉嗅觉味觉知觉感觉直觉又回到了我的身体里。随着元气的恢复,渐渐地,我可以动动胳膊动动腿,我擦去身上的血迹。慢慢地,我爬起来,再一使劲站立起来了。这时,我欣喜地发现,经过这一通惊心动魄的交锋,电闪雷鸣般的比试,通过与几大武林高手的生死较量,我的功力大增。清点一下战场,我发现论文中的许多缺陷被改正或补充完整,增加了许多讨论的内容、扩充了附录和文献,论文的篇幅也几乎是翻番。可以说,除了与高温展开、低温展开两个评价标准的争议外,论文基本上没有发现什么太大的漏洞。论文还对这两个评价标准的可靠性和可信度进行了最大程度的质疑。在香港和好莱坞的电影里,经常可以看到怪物死而复生后功力大增的情节。我这时感觉也是如此,死而复生!如杨玲大侠所说,一般武林高手被打下华山之后都会有些奇遇,比如找到武穆遗书、九阴真经,抑或月光宝盒、奇花异草之类。而我能起死回生,全仗着被打下山涧之前从杨振宁、李政道两位神仙那里偷吃了一粒“还魂定心丹”。发现李-杨相变理论实际上给出在无限大温度可以存在相变的条件就是这颗仙丹。它使建立在高温展开甚至低温展开基础上对我的指控均成为无根之论。另外,我的功力应该是在与PRL/PRE审稿人过招时不知不觉中大增的。所以,我非常感谢PRL/PRE编辑和审稿人!PRL/PRE编辑是非常敬业的,非常职业的,非常专业的,恪守公平公正的职业道德,做好了法官的本职工作,找到了高水平的审稿人,保证了审稿程序的公正性和高效率PRL/PRE审稿人是高水准的,也是非常尽职的。特别是审稿人B,CE均是本领域的高人,也花费了相当大的精力审这篇论文,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正是由于审稿人的高水平使这篇论文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我再一次衷心感谢PRL/PRE编辑和审稿人的努力和贡献!
这时,我还抱有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的一线希望。由于APS总主编拒稿就意味着被APS所有的刊物拒稿。我只好将论文投到其它国家的几个物理学刊物。但是,编辑/审稿人都不得要领,感觉其职业性和专业性与PRL/PRE相比要差一截。我只能感叹,编辑/审稿人的水平决定了一个刊物的水平。PRL/PRE不愧为现代物理学出版业的华山之巅。在将论文中一小部分独立成稿以及将全文改成猜想的形式均被拒稿后,我已经彻底绝望!真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当时的我真正感觉到了什么是极度的孤独和无助:大千世界朗朗乾坤没有容我讲话的方尺之地,茫茫人海里没有一个能与之产生思想共鸣的科学家。随着《梅兰芳》的公演,“孤独”一词也成了时尚。“谁毁了这份孤独,谁就毁了梅兰芳”。艺术、科学和武术是相通的。无论是艺术家、武术家还是科学家, 只有体会到这一层境界, 就是在这个世界上你感觉没有人理解你的思想,众人皆醉我独醒,才有登顶的可能性。强调一下:是可能性! 如果没有达到独孤求败的境地, 可能性都没有。在一个浮躁的社会和纷杂的年代,能在心灵深处保持一片宁静的时空,体验一下“独孤”的感觉实属不易。下面是我得到的一本武林秘籍中的《独孤求败》(我在以前的评论中曾经向大家透露过这几个招式),有感兴趣者不妨一练:
独孤求败第一式:感受独孤的感觉, 产生独孤之气, 寂寞和孤寂得让人心醉!达到目中无人的境界。
        独孤求败第二式:坚持演练独孤的形体, 在荒山僻径急速行走,达到目视无物的境界。
        独孤求败第三式:大声呼喊, 问天问地问己, 扪心自问, 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独孤求败第四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剑, 人剑合一, 一剑自穿其心。
        独孤求败第五式:将心挑出, 火烤油煎, 达到无痛无知无觉无我的境界。
        独孤求败第六式: ......
独孤求败必定独孤而无对手, 只能自己与自己斗, 直到无我的境界。
最后,我彻底不抱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的希望了。当时,也合计过是否投一投国内的学术刊物,最不济我们金属所也有几个刊物。但考虑到国内刊物的目前状况以及对创新思想的态度,可能发表这种过于创新的工作比国外还难(后来发生的一些事件表明我当时的判断是正确的)!而且,国内刊物的国际影响力也谈不上有多大,发了跟不发大概也差不多。我心灰意懒,我不发了还不行呀!罢!罢!罢!我心平气和地将改成猜想形式的论文于200758日挂到了预印本库http://arxiv.org/abs/0705.1045。我以前发表论文均是走正规地投国际刊物的途径,从来没有利用arxiv预印本库。这是我第一次尝试arxiv预印本库。后来的发展过程证明这一步棋走得非常正确,而以猜想的形式发表更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也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大家可以Google一下3d Ising。一年多来,我的这篇预印本一直排名第一。
2007613日我在科学网开博,介绍我的追梦之旅。我非常感谢赵总主编的邀请,给我提供了一个介绍这项工作的平台!
然后,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时来运转,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在安排这一切,天时地利人和(这个地方我只能想到光恒和二傻了:= P),论文在最不能发表的状态下以一种最不可思议的最神奇的方式被一个国际著名刊物(Philosophical Magazine)接受发表了,其过程非常带有戏剧性!这里,按下论文发表的细节不表,单单介绍论文发表后的一些反响。论文发表后收到了四十余封世界各地的e-mail。其中有各种各样的反馈意见,情趣有别,风格迥异,基本上反映了各国人民的性格情调文化等个性特征。四十余封e-mail中有二十几封是泛泛地说“好,有兴趣,将要仔细地读,…”。有六、七封正面支持的:有荷兰科学家Zandvliet教授寄来自己近期发表的论文,猜想的解可以回到他们的各向异性的三维伊辛模型(即,两个交换作用远小于第三个)的结果,两者均与Fisher 在这个极限下的严格公式一致。东欧有几个国家的科学家表示以后要在自己的文章中正面引用猜想,以及在猜想的解的基础上继续工作。东欧有一个科学家比较肯定地认为:“两三年内学术界将会认同临界指数,而临界温度的认可则有待时日。”西班牙有科学家热情洋溢地赞赏(有西班牙人特有的热情豪放),也表示英雄所见略同,先前就赞同临界指数应该取我论文中的数值,以后要在猜想解的基础上研究临界指数。德国有科学家认为由于我的工作“真理将变成现实”。澳大利亚有科学家称“全身心地支持对Monte Carlo方法的批评意见”。有五、六封反对意见,也非常有趣,反映了各国的“实力”和“情趣”。一位美国著名科学家怒气汹汹地指责:“审稿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失责?”不愧为世界霸主的科学家,底气十足,霸气夺人。当然,其底气和霸气是由学术水平和理论功底支持的,本人从内心深处对这样的高手是非常佩服的!实际上,经过与这位高人的e-mail通信,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一直心存感恩之情,在此仅向他表示衷心的感谢!特别是法国人,生活非常浪漫,也非常有情调,一位法国科学家和我打赌,赌一瓶法国香槟,赌解是错误的。嘿嘿,学术争论也非常浪漫,还不忘记推荐法国名酒。当然,反对意见基本上与PRL/PRE编辑和审稿人的意见一致,还是以高温展开、低温展开做为评价标准。先后有几位科学家提出了一些严格证明的结果支持高温展开的收敛性,通过e-mail的来回讨论,他们最后也放弃了继续讨论,因为谁也说服不了谁,纠缠下去没完没了。
在遥远的天际飘来两朵乌云,乌云越来越近,向前翻腾着滚动着长大着,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预示着一场猛烈的暴风雨即将来临。我看到乌云间的闪闪电光,听到那轰隆隆的雷声,……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平心静气地迎接命运安排的一场空前激烈的公开辩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学术论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44-50636.html

上一篇:激辩猜想-3-华山之巅
下一篇:激辩猜想-5-著名论战

15 柳林涛 武夷山 杨玲 刘恩克 司黎明 刘玉平 郑融 关燕清 曹广福 杨秀海 苏盛 施焕中 万亮 侯振宇 htli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7 02: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