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如伊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志东 在一个浮躁的社会和纷杂的年代,在心灵深处保持一片宁静的时空。

博文

激辩猜想-2-独闯华山 精选

已有 8246 次阅读 2008-12-4 07:49 |个人分类:追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激辩猜想,,追梦之旅| 追梦之旅, 激辩猜想

        各位看官,我这个《激辩猜想》系列实际上也可以说是个《武林歪传》。说的是当今武林发生的一件不大不小、不淡不咸、不正不邪的事件。尽管是不大不小,却也是热热闹闹、轰轰烈烈。说是歪传,我们还得实事求是,一五一十,源源本本地道来。当然,为了娱乐大众,烘托气氛,免不了爆点猛料。不但有武林小人物的奇遇历险记,也少不了江湖上大牛们的名人逸事。但本人炒的是实货,绝对没有任何虚假的成分,更没有三聚氰胺之类的东西。说的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就是大家身边的武林江湖故事。如果有什么不到之处、偏颇之论、不当之言,还肯请大家(特别是江湖上的武林同道)批评指正。好,闲话休讲,言归《武林歪传》。
想当初(在那遥远的公元1991年),我无意之中得到一本介绍两维伊辛模型精确解的教科书。不知为什么,当时对书中的其它物理问题没有任何感觉,就对三维伊辛模型精确解就有一种感觉,感觉可能在今生今世不知什么时候可以解了它。实际上,可以说,在刚开始想做三维伊辛模型精确解时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对三维伊辛模型精确解本身的意义有多大也不是十分了解,甚至困难在何处也不甚了了,只是知道是个物理学难题而已。当时,无论是学识水平、理论技能,还是认识深度,均不足以啃动这个问题。也就是说,武功基础、技术招式以及对武学的认识高度均在小儿科。所以,我在这方面思考了十余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当然,在这期间,在其它磁性理论的研究中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果(小儿科级的),经过不断修炼使武学基础有所提高。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钻研有所突破。获得了自然界一个最美丽的解------黄金解(祥见《追梦》系列博文)。再经过仔细斟酌、反复推敲和锤炼,问天、问地、问心,心人合一、天地人合一,自己确信就是它了。所以,在写出论文后,对在论文发表过程中将遇到的阻力严重地估计不足。现在,回过头来反思,当时就象一个傻小子,在某个偏僻角落无意中得到一本武林秘籍,自己无师自通地修炼了一阵,自以为大功告成。忽听说武林各派在华山之巅举行比武大会。也没有打探一下武林各路高人的功力深浅,自己就兴冲冲乐颠颠地带着黄金解向华山飞奔而去……
      大家都知道,现代物理学的华山之巅就在美国物理学会主办的刊物《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iew Letters, PRL)。我将有关简单立方点阵的结果写成一篇快报投到PRL。当时,论文也没有以猜想的形式写,直接就说是获得了精确解,两个猜想写成两个概念(一词之差,意思大同小异,但有微妙的区别),这更增加了发表的难度!PRL的编辑是非常专业的,高度职业化,也具有非常敏锐的嗅觉。他们对这篇文章高度重视,反应也非常迅速。投稿后第3天就来了一个答复,称:我们知道相关问题的重要性,为了加快审稿进度,方便审稿人和编辑的判断,希望将推导过程投稿到《物理评论E(Physical Review E, PRE)。如果被证明是正确的,将两篇文章会在PRLPRE同时发表。所以,我就将简单正交点阵的结果以及详细的推导过程写成的一篇长文章投到PREPRLPRE各出一个编辑共同处理这两篇文章,送审也是相同的专家。而且,开了绿色通道将这两篇文章快速处理,审稿意见和我的修改以及答复意见基本上不在编辑部停留。所以,在一年时间内,文章经历了三轮审稿和三轮上诉:
第一轮 审稿人AB
审稿人A的审稿意见就一句话结果是错误的,因为与精确展开不一致
审稿人B的审稿意见主要集中在与数值模拟结果的比较上,认为猜想的解已经出了数值模拟结果的精度所允许的误差范围,并希望引用近期的数值模拟结果,说明为什么所有的数值模拟结果都错了。另外,指出有人已经证明三维伊辛模型精确解是数学上的NP-completeness问题,不可以求解。
我的答复和修改主要是尽量满足审稿人B的建议,并引用了大量数值模拟的文献,并指出NP-completeness问题不等于不可以求解。同时,指出审稿人A没有花时间来评审,所以不适合当这篇文章的审稿人。
第二轮 审稿人BCD
审稿人B尽管认为我已经有所改进,但他/她仍纠缠于数值模拟结果的高精度以及为什么大家都错了。认为因为这个问题太重大了,如果不能说服他/她相信,就不愿意接受发表。
审稿人C隆重登场。看到审稿人C的审稿意见,我就知道遇到了高人,而且从文风推测年龄可能在六十岁以上,具有绅士风度。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审稿意见,象写交响乐似的,有序曲、前奏的!在序曲部分审稿人C介绍他/她接受审稿的背景以及上轮审稿的事实。在前奏部分他/她帮助我反驳了审稿人B的审稿意见,认为数值模拟结果不能作为评价精确解的标准,张博士没有必要对数值模拟结果的误差负责。他也赞同我的观点:NP-completeness问题不等于不可以求解。在审稿意见的几个正式乐章中,他/她话锋一转,将矛头直指我文章中的问题:与自由能的高温展开、自发磁化强度的低温展开对不上,对自由能四重积分的形式以及如何退回二维的二重积分的形式也提出质疑,特别是权重因子的取值也有问题。指出尽管我的解在无限大温度附近与高温展开对得上,但有最后一个系数对的文献上的值有错误,而且我没有引用最近的高温展开结果,它远比我引用的文献上的项数多。最后,他明确指出高温展开是收敛的,一直从居里温度到无限大温度都是解析的。仅仅在无限大温度附近与高温展开对得上是不够的,说明得到的不是三维伊辛模型的解,也许是其它什么模型的解。
审稿人D的审稿意见与审稿人A一样, 就一句话:“结果是错误的,因为与精确展开不一致。 
我的答复和修改主要是:指出各种展开技术的缺点。指出低温展开是发散的。指出临界指数从三维到二维有个过渡区。对自由能四重积分形式中的权重因子的高阶项进行了计算,证明可以与最近的高温展开结果中更高的展开项吻合(这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因为计算量随项数增加成指数增加)。定义权重因子的取值范围为[-1,1],解释了权重因子和四重积分的(3+1)维的物理意义和绘景。说明为什么高温展开在三维不能做为评价标准的原因是由于三维与其它维度本质上的不同。强调我的工作的贡献以及通过多种判据来证明结果是正确的。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学术论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44-49674.html

上一篇:激辩猜想-1-开篇
下一篇:激辩猜想-3-华山之巅

13 柳林涛 武夷山 杨玲 李小文 刘玉平 郑融 郭向云 陈绥阳 刘晓东 王力 侯振宇 nanoice yinglu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6 13: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