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瓦厚能源与生态实验室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iwaho 太阳文火炖地球,洒遍人间光和热。新鲜的能量随手可汲,何必舍近求远挖地球?自由能源万岁!

博文

官科pk民科;官技pk民技;官窑pk民窑 → “官X”pk“民X”

已有 5444 次阅读 2015-7-7 20:5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创新, 科学, 技术, 民科, 官科

最近官科与民科掐架好不热闹,我也躺枪胳膊被掐痛了。死守低温下限为负无穷度的“官科戴德昌”的分类算法,不幸把我划入了“完全不懂物理的民科”。我抗议他的算法bug,他还死不认错。

其实明白人早看出我既不是官科也不是民科,倒有点像“民技”而不是“官技”,因为我大部分时间不玩科学,而是玩技术。本应去中国工程院开办的类似的“技术网”开博,可惜资源都被中国科学网占用,尚无中国技术网的立锥之地。

众所周知,科学昌盛,技术才能发达。而我钟情的技术,对应的科学方面始终一潭死水迟迟不见突破。例如科学至今没有建立:湍流、射流、空化等系列流体力学的数学物理模型。相反正是我这样的技术先锋们,冒着经济风险和生命安全风险在超前地实践探索:如何将流体力学与热力学无缝衔接以开发出效率更高的热机。反过来这类技术研究又倒逼我偶尔搞点科学研究,一边研究一边骂娘:为何官科这么碌碌无为?

近期的“大统一热机”的试验原型研究,不小心使我右手臂中度烧伤!那些整天网上以“抒情”为主、且以宗教的狂热叫嚷“热力学第二定律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的热力学官科,是不是该赔偿我的身体伤害?要是有可用的理论模型,我至于受伤吗?

技术的成败是由市场决定的,科学的对错谁来决定?显然只由所谓的官方权威决定,或至少先期是这样,尤其是那些暂时无法被技术应用检验的科学理论,更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大搞:官科一言堂,民科不容置喙!

我终于明白科学的官民之争为何这么热闹:原来真是低风险高收益的行当啊—反正都是玄的东西,一方也许永远无法证明,或很难证明另一方错。而一旦博对方向或歪打正着,还可以名留青史,捞个诺贝尔奖啥的,就像玩期货考眼力和胆量。

相反,技术上的官民之争倒是稀罕,看官们没见“官技”“民技”群殴的吧?压根就打不起来,因为无论官民,技术的实体化最终是要见光的,只要见光不死,技术含量低一点无所谓,最多被笑一笑“雕虫小技”也。

科学在上游而技术处于下游,前者自有高大上的感觉。再则人往高处走的天性,就自然形成上游拥挤得人踩人的局面了。这下不难明白为何:中国的SCI论文傲视全球,而技术上不得不侏儒化,就连马桶盖也要去小日本买。

尽管上游自我感觉高端,但所有学者人格上是平等的,任何形式的歧视、文人相轻都是要不得的。未择业的年轻人也不必蜂拥而上图虚荣搞科学,国家大量需要的是技术型人才。

看官也许不信:其实这个世界是技人在控制的,只不过他们低调得看不出来。这样说吧,全球经济命脉以及政治走向,是一群精英级的神秘“石匠”们在话事的。这个石匠群体组织,又称为共济会,英文称free masonry,一个势图建立全球新秩序的影子政府,据称美国历任总统及英国王室绝大多数是其高级会员。他戴某人站在上游再怎么洋洋得意,研究方向也许是下游的石匠间接指示的。就连我的自由能源等一系列发明创造,自申请美国专利后,最近也隐约感受到石匠的投影。

就算你真心热衷科学,等屈就技术积累足够资本后,耍耍那些你崇拜的科学家,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当年制碱技术的发明人索尔维Solvay,开个大Party把所有顶级科学家爱因斯坦、普朗克等等,每年耍到布鲁塞尔检阅他们的成果,不也开心至极?

我研究水蒸气那是实打实的,你研究光子气谁也看不见摸不着,还可以西装革履研究;可怜的我还要穿厚重的防爆服搞研究,这哪里去说理啊。

其它方方面面如此这般归纳下去,社会生活中到处都是“官X”pk民X”。

例如娼妓公开化甚者上市的澳大利亚就有:官妓pk民妓,官窰pk民窰;泰国的官妖pk民妖;中国的官腐pk民腐。

其实识货的行家眼睛是雪亮的,收藏家手上的民窑瓷器多于官窑,就雄辩证明民窑不一定比官窑差,甚至甩它几条街都有可能!咱国窑里煅出来的这一批一批的人才,是不是强过某些呷洋墨水妄自尊大、洋窑甚至野鸡窑出炉的方鸿渐型洋博士,那也是有目共睹的。

咱冒着生命危险搞出来的发明创造,你可别山寨啊。相信盗亦有道,去山寨细皮嫩肉的“官技”吧,别碰我粗皮老肉的“民技”

结束本文前,欣赏一下:技术派实业人士索尔维如何耍宝大科学家的照片--别以为这拨科学家紧密团结在相对论大师的核心周围,合影前反相派和挺相派刚打完架,瞧照片中爱因斯坦的左手肿的象包子,多亏Solvay苦心相劝。散会后每人赠送一袋自产自销的洋碱,带回家发面包吧,伙计们!顺便给咱Solvay牌苏打做广告代言人哦。



/*****  手臂烧伤尚未愈痊,打字吃力,回复如有怠慢,敬请包涵。*****/

/*****  欢迎推荐!*****/

// 推荐并不一定表示您对本文观点认同,趣味性、知识性、文彩等也可作为点赞动机。

// 仅供我研究科学网“官荐pk民荐”各自影响因子,看看不戴花的民荐博文到底输在哪?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39914-903617.html

上一篇:炒:水火平衡调控的热力学,中华文明的瑰宝!
下一篇:碳火与氮火

59 赵美娣 陈楷翰 张忆文 杨正瓴 檀成龙 李颖业 尤明庆 吴国清 徐传胜 李学宽 董焱章 邢志忠 罗教明 汪心涛 徐长庆 张操 许培扬 李土荣 吕喆 徐耀 金耀初 孟凡 李天成 晏成和 蔡小宁 姜咏江 赵凤光 徐旭东 梁洪泽 陆绮 唐晓琳 田云川 李志俊 赵斌 刘钢 李侠 张成刚 李维纲 曹石鼓 余昕 王安良 樊京 代恒伟 黄德民 王翀 张磊 ybybyb3929 wangqinling yunmu xuexiyanjiu dulizhi95 enet37 icgwang gaoshannankai ypxin sccheung zhangzheng sea8sun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8 05: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