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瓦厚能源与生态实验室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iwaho 太阳文火炖地球,洒遍人间光和热。新鲜的能量随手可汲,何必舍近求远挖地球?自由能源万岁!

博文

诈骗的丑陋亚文化正渗透海外华人圈。。。

已有 2187 次阅读 2019-5-15 23:00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诈骗

先说个人最近的一次被坑事件。

上月末,我收到银行发给我的短信,要我确认用借记卡在Peebles商场消费近三千美元是否属实。

我人在加拿大,那时候根本不会在美国购物,当即认定这是诈骗短信,就懒得理。没想到,这条英文短信还真的是银行发的,而且,按银行规则,超过时限不回复字母N,就默认是正常刷卡。

一看月底对帐单,傻眼了:那笔盗刷卡竟然完成支付!

立马打电话与银行论理,表达对其软件设定的默认值的不满,因为短信中未见默认的警示。还好,银行最终原银奉还。至于盗卡消费者是否逍遥法外,就不得而知了。

这张借记卡才办理不到一年,是去年8月办理中国签证申请时,临时不得已在附近银行办理的,因为渥太华中国签证申请服务中心拒收信用卡,要么现金,要么借记卡才能缴付签证费。

虽然我家里有一张借记卡,但出门时候没有带,只好临时找附近银行,凭信用卡和驾照拿到新借记卡。而这一波折腾,仅为满足签证中心节省一丁点信用卡服务费的低级欲望。

办卡之后不久,我还用这张卡去银行柜台取过一次大额现金。累计算起来,我至今一共只用过它两次,从此,该卡锁在抽屉里,再也没有拿出来用!平常一律使用信用卡,因为我靠信用卡攒积分和航空里程。

我非常好奇的是:诈骗犯是如何获得了我的借记卡号码以及密码呢?

而且,自从去过签证中心,表格上填上家里电话号码之后,之前宁静的电话再也不宁静了,隔三差五,甚至每天都有讲中文的电话打进来,开场白是一段中文录音,内容诸如:“您有一个未领取的UPS包裹“、“大使馆有您一封文件。。。”,等等。

真的烦透了!在讲英语的国度,对方是如何肯定我听得懂他/她的中文呢?到底是谁把我的个人资料泄露给诈骗团伙的呢?

中国驻外签证申请服务,外包给私人机构,才实施不到几年。以前都是去大使馆或领事馆直接办理,现在要经第三者插足,费用自然是涨上去了。当初海外华人强烈反对这一改革,但胳膊拧不过大腿,仍然硬上弓了。

据外交部官方称,外包的效率提高了,减轻了使馆人员的沉重负担。

很怀念之前的官方本色服务。现在发生的这些巧合,那时候从未发生!

当然,世界各国官员的工资福利这几年也涨上去了,但不见得官员们都更忙了。

相比之下,企业老板,巴不得个个都996,哪能把员工该干的话外包,主动给员工减负担,想也不该想!

某件事干的人多了,就会形成一种文化。诈骗这类事,据称在国内屡见不鲜,如今也差不多亚文化或准文化了。

近几年,这类丑陋文化,大有渗透蔓延到海外的趋势。据耳濡目染研判,来自大陆从孽人员较多,但干此勾当的台湾人也不少。

期望各地执法部门,提高打击力度,尽快灭掉这类瘟疫似的犯罪现象,使任何纳税人不用缴“智商税”,或者说整天神经绷得紧紧地去防范,就能安享童叟无欺的正常社会文化环境。

诚信、诚信、还是诚信,啥时候能成为华夏的核心文化啊!

输出文化是好事,但不要输出糟粕文化,优秀中国文化多得很,尤其值得输出经得起普世价值检验的文化。

 

参考文献

1、冒充快递服务诈骗频现洛杉矶 华人谨防个人资料泄露

http://www.chinaqw.com/hqhr/2018/09-12/201724.shtml

2、在中国时刻准备骗骗子的我,差点在美国被骗子骗了

https://kuaibao.qq.com/s/20180826G13B9K00

3、监察日报社论:孟德斯鸠眼中的古代中国

http://newspaper.jcrb.com/2016/20161209/20161209_006/20161209_006_5.htm

4、许锡良教授也写过与上文类似的文章:西方的智慧是求真,中国的智慧是。。。

https://mp.weixin.qq.com/s/8sTnHdEnAabJ8bSXp6zwgQ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39914-1179262.html

上一篇:洋歌中理:亏死啦死啦--儿孙自有儿孙福

23 李由 蒋继平 华建波 张忆文 李颖业 钟炳 李毅伟 丛远新 蔡小宁 代恒伟 赵克勤 王从彦 郭新磊 韩玉芬 王毅翔 李欣海 李学宽 郑强 谢力 毛宏 刘炜 朱晓刚 黄秀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3 01: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