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gao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ugao012

博文

阅读《杂草记》的愉悦

已有 669 次阅读 2020-4-5 20:58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第一次看到柳宗民的《杂草记》(注:本书的中文版于2017年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头几篇,就被吸引住了。书中描绘了120种野草,作者为每一种草写了一篇散文,文字优美、内容丰富,不仅介绍植物识别特征,而且讲述相关的故事,还配之以三品隆司先生绘制的精美插图。

书的开篇是关于荠的事情,从七草粥说起。柳宗民写道,日本民间过完元旦后的一月七日有喝七草粥的习俗,“七草”是指芹、荠、母子草、繁楼、佛之座、菘、萝卜,前五种是田间地头的野草,而后两种是从冬令蔬菜中拿来凑数的。粥里喝出来的主要味道是来自荠,有股特殊的清香味。

我们这里也是把荠菜当好东西的,荠菜剁碎,拌入肉末,做成饺子馅,荠菜肉饺是大众美味。要吃纯粹的荠菜,也不难,菜场就可以买到,慢慢地快要变成人工种植蔬菜了。还有,在我们这里,其实芹菜是正常的疏菜,有多个品种。野生的也有,称为“水芹”,春天踏青的时候,人们会到野外去采集。书中的芹大概是指这一种吧。

所以七样菜里还剩荠、母子草、繁缕、佛之座四种,都是真正的野菜。

2020年春天,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缘故,我们意外地被隔离在家14天,结束后可出小区大门。西门外有一座“九乡河公园”,十几天里散步多次,是平日里难以享受到的。就在这段时间里,植物复苏,腊梅花、杏花、梅花开放了,大小不同的鸟类,络绎不绝地鸣叫起来。

就在最近几天,忽然之间,荠、繁缕、佛之座都在散步途中出现了,落入了我的手机照相镜头。借助于“形色”软件,还做成了美图。

刚出家门口,就是一片繁缕。这是地下车库顶上的一片平地,覆盖了薄薄的一层土,原先长的是一种称为“佛甲草”的观赏植物,几年后就衰退了,现在已不占优势。今年突然冒出一片早早就上了绿色的小植物,是否也是小区人工种植的,尚不得知。一早开出白色的小花,配上嫩绿的叶子,看上去很清新。柳宗民说,繁缕可食,在法国还被扎成把,在市场上作为鸟食出售。

出了小区西门,来到九乡河公园。一条高速公路穿越公园,高架桥下面有条小路通往对面的湖边。最近湖水的水位下降得厉害,湖岸变得比较宽。岸坡上开出一片白色小花,仔细一看,正是荠菜。这里荠菜的植株很小,要是不开花,还真难以注意到这么小的荠菜。成片的白花,拍在一张照片里,“形色”软件立即正确地给出了“荠”的答案。

从公园返回到门前的大路,决定再向南走上一段。这里变化很快,路西侧原先的荒地已经被改造为公园的延伸部分了。新种的樱花树,每棵都培了土,远远看去,地面鼓起了一个个小包。在小包松软的土壤里,不知不觉间长出了一种很像荠菜的野菜,只是荠菜叶的前端是尖的,而这野菜的前端却比较圆润。用“形色”软件一查,给出的答案是稻槎菜,柳宗民的书里说日本人称之为“田平子”,也是七草粥中的野菜“佛之座”。不过,柳宗民警告说,在日本还有一种人们称为“佛之座”的野草,其实是宝盖草,其叶片好似佛祖的莲花座。散步的路上也很多,一会儿也找到了。书上说,它会开紫色的花,但现在还太早,没到开花的时候。

剩下的最后一种是母子草,散步时没有看见,可能是时节不对吧。记得在自家的花园里是有的,混杂在草坪的其他植物里,菊科的,顶端开一丛丛黄色小花,形态像菊花,只是小得多。这母子草是日本名,学名叫做鼠麴草。继续寻找了一段时间,终于也被我拍到照片里了。

七草粥的野菜给我带来了如此多的愉悦,我心里想,《杂草记》这本书再往下看,一定会有新的收获。

 

(2020年3月8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36082-1227008.html

上一篇:[转载]从海洋科学历史阶段划分、发展逻辑与未来趋势看本科课程建设
下一篇:马尔萨斯“人口论”的本意、缺陷和曲解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0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