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毛忽洞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大毛忽洞 自留地是桃花源,只种颜色不耕田。 点击 【博文】 看分类目录 邮箱: lishchlishch@163.com;lishchlishch@gmail.com

博文

三年前,程开甲院士帮我评审博士生论文 精选

已有 11643 次阅读 2017-7-29 14:01 |个人分类:我的物理学|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程开甲| 程开甲

物理学家程开甲院士获得八一勋章

2017728,“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程开甲院士获得“八一勋章”。

2013年,程开甲院士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2013年)(博文)

程先生获得“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时间是1999年。

程开甲院士生于1918年,今年99岁。

2015年春节初二,我从包头过年回到北京,我给程先生秘书打电话说要来看望程先生,秘书说程先生在304医院。因为程先生洗澡洗到一半时热水变成了冷水,结果感冒了。这张照片拍摄于2015年正月初二在304医院。

2014年,我到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交书稿,晚上去看望程先生(并且请求程先生评审博士生的博士论文)。这张照片就是当晚在程先生书房拍摄的。

2003年,在和程先生交谈时,我说TFDC模型可以表达出一个“Vegard定律的原子模型”,由于有个参数我三年五载是无法从物理上导出的,因此,我和一个博士研究生于2014年发表了一个经验原子模型,英文题目为Empiricalatom model of Vegard's lawPhysica B2014年,这个博士生答辩外审,有位外审专家(搞准晶体起家准晶体,我们离诺贝尔奖究竟有多远?)把TFDCEET(经验电子理论)评价得一塌糊涂,顺便把这位博士生的学位论文也给歪评了。

为了让这位博士生能拿到学位证书,我亲自出马和研究生院学位办的头头交涉,我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因为这位博士生学位论文的核心内容和TFDCEET有关,程先生不但是TFDC的创始人,程先生也精通EET的核心思想。我补充说道,程先生是1980年当选的中科院院士,1999年获得“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3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我提高嗓门对学位办的头头说,程先生应该有资格为你石油大学的一个博士研究生评审一份学位论文吧?你们引进所谓的人才的时候,不就是看头衔吗?实事求是地说,把你们引进的那些人才,全捣成泥也捏不出一个程开甲。

最后,学位办的头头同意让程先生补评一份,但是要靠我来操作。

幸亏我2003年和程先生交谈时打下了埋伏,2014年的文章Empirical atom model of Vegard's law里,有醒目的Thomas–Fermi–Dirac–Cheng model因此,程先生没有理由不给我的博士生评审一份学位论文。头天晚上我和程先生的秘书讨论草稿,我拿回宾馆输入计算机并且打印,第二天晚上到程先生家,程先生秘书读而程先生听,然后程先生亲自签名。白纸黑字,程先生给我的博士生学位论文的评审意见就封装在博士生的答辩档案中。

Empiric alatom model of Vegard's law文章的摘要中的最后一句话:

Anempirical atom model of Vegard's law has been proposed to account for signs of deviations according to the electron density at Wigner–Seitz cell fromThomas–Fermi–Dirac–Cheng model.

  1993,我以讲师硕士的身份获得了第1个国家基金项目,当时基金委金属材料学科(现在的材料科学一处)搞了一个材料设计“集团管理”(程开甲院士领衔),我被推荐到这个集团管理。

请看1993年基金委金属材料学科的红头文件(第12PPT

我当年的基金项目题目是:“超塑性的耗散结构模型和金属物理模型”,为期3年,从1994年到1996年。

1993年12月8日,在北京钢铁研究总院,国家基金委金属材料学科(材料科学一处)组织召开“材料设计研究”面上基金集团管理项目研讨会,在这次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程开甲院士。程先生作了关于“TFDC模型及其应用”的报告,报告的重点内容是关于TFDC电子密度,像原子序数Z、原子半径r和电子密度n等参数,都反复出现在我当年的笔记本上。

我和程先生的交往,可以说是纯粹的学术交往。如果说有感情的话,这种感情也是来自学术的“纠缠态”(电子密度)。下面是我发表的和TFDC模型有关的文章:

1999年,《晶体价键理论和电子密度理论的沟通》(独立作者);

1999年,《Zn-5Al合金超塑性的量子效应》(独立作者);

2003年,《TFDC相图》(独立作者);

2011年,AEC: A New Toolfor EET, TFDC andCrystal Formula(独立作者)。

Empiricalatom model of Vegard's law - Science Direct

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21452613006947

翻译此页

作者:L Zhang - 2014 - 被引用次数:6- 相关文章

2013117 - The magnitude of the variation willdepend on the cohesive energy of corresponding element crystals. An empiricalatom model of Vegard's law ...

程先生和我讨论锌铝合金的结构,1999年11月25日在程先生的家里

程先生说:当Al中含有65%at的Zn时,实际上其合金结构应该是HCP.


穿军装的程先生,照片来自网络,向拍摄者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21-1068612.html

上一篇:经典的谈情说爱是绝对永恒的主题
下一篇:韩春雨召回“基因剪刀”,论文被自然子刊下架

23 郭战胜 李志俊 吕洪波 张晓良 吕喆 张能立 赵克勤 武夷山 檀成龙 吴施楷 李学宽 俞立平 强涛 黄永义 李哲林 史晓雷 翟文宝 徐绍辉 王林平 周春雷 郭景涛 杨正瓴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1 08: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