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风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iccashq 一个湘里人的梦,便是风的自由舞步. 言所盼,非盼急出。

博文

筑波散记之二十六:亦师亦友

已有 2510 次阅读 2007-9-10 14:57 |个人分类:筑波散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时常回忆起带我成长的一些老师,一些人记忆已经模糊,名字也记不上来,一些人名字记得很清楚,但是生活的细节也有些模糊。但是他们给我带来的温暖的感觉却永远伴随着我,让我受益终生。这种温暖的感觉大概就是所谓‘精神’,不放弃,不骄傲,坚持理想,追求真理。。。

我其实心底沉淀最深的我的初中班主任李桂兰。李老师是沅陵人,我也在沅陵长大。这位老乡有着沅陵人的淳朴和直爽,由于有一段时间我们都住在一栋楼里,所以放学后常听见她的大嗓门。小学毕业以后,我父母所在的机械厂因为军转民,所以搬迁到长沙西区,地方在望城县内。子弟学校也随着搬迁,我们家属于较早搬的一拨,李老师也是,所以当我在新建立的子弟学校读初中时就有幸地分到李老师做班主任这一班。我喜欢叫我自己是湘里人,其实我的意思是我出生就是乡里人。这一点朴素的认识让我从小就有一种好强的念头,这一点李老师绝对是看出来了。李老师是教英语的,但是我却怎么也对英语喜欢不起来,成绩也不是很好,能上80分以上就算是一个突破。不过我记得有一次英语课李老师问了一个习题,大概是把一堆单词组成一个句子,几个被叫的同学都答不上来,最后叫到我,我把前面几个同学的答案排除了一下,选了一个比较合理排列方式,结果居然答对了。李老师好好地把我夸了一番,意思就是虽然英语基础不好,但是进步很大。那堂课,大概是我学习干劲最大,思路最清晰的一堂课了。由于同一个年级有4个班,后来不断地有新同学加入,那个时候还真像是个革命年代,每天都有新鲜感,比如放学以后骑自行车乱窜啊,爬到新修的房子里面玩写作业啊,钻工地上放着的地下水道水泥管啊,帮厂里面挖树洞植树啊。不过每到中考或者期末考试地时候,大概是比较难熬的时刻。每次考试大概也就排在中游,不过李老师倒是每次见我父母说:黄庆啊,有潜力。。。如此这样,其实父母也并没有想到我应该有什么样的潜力,但是每次家长会回来以后都会带回来一些鼓励的话,让我听着很舒服,晚上也不会作些要考试的梦。后来我上了高中,理科优势显现出来,这位依然和我住在一栋楼的李老师还是很关心我的学习:你有潜力的啊!

到了高中,我的班主任换成一个小伙子,年龄大概和我现在一样大,刚从师范学院出来,名字叫做杨荣辉,教我数学。第一堂课,他先把我们狠批了一通,认为我们数学学的不够踏实,他问的很多问题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嘛。不过我很快就让他对我有印象了,那是一次简单的数学作业,记得是讨论区间限值问题。这个时候课程还没有讲到要按照区间来进行讨论,但是我却好好的讨论了一下。结果他很是高兴,从此就对我放任自由了。常常是上着数学课我写着当天语文作业,省了不少时间。不过等到高考的时候,我却数学上马失前蹄,明确的回忆是高考前两个月突然不会做数学题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感觉犹新,主要原因是自己对数学信心太足,结果忽视了考试前的练习。加上那一段时间其他几个科目复习强度也很大,造成数学上的盲点,这真是战术上的一个失误。不过杨老师还是认为我是他最好的弟子,虽然现在没有做数学有关的工作。那次和杨老师还有一帮老师去卡拉ok,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没想到这些老歌我们都喜欢啊。

一起卡拉ok的还有一位谢路先老师,语文老师。谢老师每天下午5点都会准时在学校草场上跑上十来圈。这是我们全校的骄傲啊。谢老师很欣赏我写的文章,总会在我写的周记后面写上一些鼓励的话,而且他办公室的老师也会每周去看我的周记本,呵呵。谢老师啊,这都是您课堂上渗透出来的文字啊。后来谢老师当上学校校长,见了面还是没有变化,和杨老师几个兄弟一般。2005年家父突然去世,谢老师带了学校很多老师来我家帮忙,并不时打电话安慰我。

我不知道怎么报答这些老师的了,我想,唯一我能做的就是象他们一样,做一点踏踏实实的事,多帮助别人。

祝老师们节日快乐,身体健康!

我和高中班主任杨荣辉老师,摄于2006年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17-7119.html

上一篇:无手的老师在仰望星空
下一篇:筑波SEMINAR之三:单壁碳纳米管的手性分离

0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08: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