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风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iccashq 一个湘里人的梦,便是风的自由舞步. 言所盼,非盼急出。

博文

网恋这几年-写给科学网 精选

已有 4161 次阅读 2012-1-15 22:11 |个人分类:甬道行|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科学网| 科学网

科学网要满五周岁了,我也基本上在这里网恋了几年。记得刚来的时候,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最勤奋的是吴中祥老师,而且很多论战也是由他而起,这是当时的风景。来科学网之前是在博客中国上开了一个博客,在上面杂七杂八写了一些,也认识了一些陌生的朋友,后来博客中国出了一点问题,经常登录不上去,就偶然间找到了科学网。当时最强烈的感觉就是科学网登录快,有点像上内部网。里面的讨论也都很正派,就事论事,打情骂俏很少,和现在不太一样。
在科学网的几年,经历了自己角色的转变,从博士到博士后,到现在带领一个课题组,可以说,一直都是在学习过程中。实际上,科学网并不是一个标准答案库,而是一个outlet,在很多老师的精品店里学到很多为人治学的态度。回国后陆陆续续见到几位,也都差不多文章中的样子。人生中几个阶段,能有几句话能触动你的灵魂?科学网在这方面确实功不可没。
其实中学读书的时候和大学阶段都比较喜欢写点东西,受鲁迅影响较大。但是研究生以后写东西就少了,甚至读书也较少,大多皓首于实验室中,没有时间考虑精神层面的东西。科学网博客给我自己一个压力,就是写自己所想,想他人所写。尤其是对在国外的青年人,总有一股热情评议国内诸多纷扰,所以也笔耕不辍,粪土了几年。回国了之后,逐渐意识到了人之渺小,做事之艰难,文章也似乎越来越短,越来越不着调,这是我不能扭转的实事。贾鹤鹏编辑现在的状态几乎和我们当初在国外一样,我觉得是很有益的声音。人在年轻的时候,总要说点别人不敢说的话,做点别人不敢做的事,老了才没有遗憾。
我是同龄人中较为幸运者,不在事业如何,而是周围有很多优秀的朋友,开明的领导。科学网向来推崇坦荡,实名评论,这是国内网络系统中少见的,现在的铁道部也不过刚推行而已。唯坦荡才慎言谨行,唯坦荡才言必由衷,唯坦荡才真知灼见。科学网的诸多论战,虽不免生睚眦,但大多真性情,如可真先生。很多时候这些影响是潜移默化的,甚至在现在,我也时常在宁波材料所的各种场合坦陈谏言,有时候不免会有同事误会,但时间长了大家都能相互理解。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科学网的实名制应该对中国博客网做出了很大贡献,很高兴这是科技界知识分子做的事情。
自2010年4月回国,定居宁波,科学网还一直陪伴左右,但忙于课题组的建设,考虑方面甚多,精力已经不济,博文也不再追寻潮流,虽不围观,但仍然有思考。话虽然不再多说,但是事情却不能少做。科学网上的青年人多数都是比较冷静一类,不卖弄为多,都是做实事的砥柱力量。这些都和科学网上一大批海归博主的贡献是分不开的,如饶毅等。我一直以为反抗的手段不是非暴力,而是身体力行,不随波逐流。做好自己,才是对家庭亲友直至社会负责。如刚回国和刚参加工作的青年人,最关注的就是基金和各种项目的申请,除了自然科学基金面上等同行评议比较可靠外,其他国家大项目基本上不得门而入。我在北京参加院百人国情学习班时,也有不少百人入选者对此心存疑惑,感觉投门无路。这是实情,只能说我们还需要积累,不能急于求成。但是另一方面,我发现和企业和用户交流更能找到研究的灵感,而且很多项目需求重实力不重头衔。也许是江浙地区经济较为发达的缘故,很多中小企业对于科技的渴求重在实效,也敢于投资,各种对成果的激励机制也较为完善,确实给了不少海创人员极大的空间。当然,我们见到成功者,也有失败者,但无论如何都是机会平等。如果科学网日后有可能,可以开辟一块地域,吸引企业进来,加强企业和科研机构的直接交流。
我们在喝咖啡的时候聊过如何评价科学成果的问题,论文的影响力应该用他引次数除以期刊的影响因子,专利效力应该由转让数除以专利数,但都无法准确反映成果的大小。不妨就看主要成果,取出一篇文章或一个专利,大家评价一下到底如何。唯此才能杜绝浮躁,滥竽充数。在科学网建站五周年的日子,我们也同编辑一样思考她的影响力,到底是积聚了一群中文科技背景的人,还是形成了另一种新鲜的声音。我希望是后者,按照前文写过的笑话,科学网的讨论不至于让人看成是科举网。
祝贺科学网即将展开下一个五年生活。


科学网5周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17-529246.html

上一篇:不惑
下一篇:诗刊

26 刘立 王安邦 吕喆 曹聪 陈小润 齐伟 李伟钢 李学宽 黄锦芳 徐磊 武夷山 孟津 罗汉江 张玉秀 陈绥阳 孙学军 王晓明 翟自洋 赵凤光 杨秀海 邸利会 鲍得海 王海辉 郭胜锋 曹君君 thubw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8 04: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