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阁科学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enrose

博文

“半桶水” 精选

已有 4724 次阅读 2008-4-16 23:52 |个人分类:信笔小文|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今天听报告听到一个小笑话,说是五十年代有个技术员下乡给农民讲拖拉机的原理和操作,这位技术员精心准备了一大堆资料还仔细考虑了如何讲解之类的方法问题,就怕农民兄弟们听不懂嘛。到了乡下,在众多村民面前开始哗哗讲了起来,讲了几个钟头,终于讲完了。于是他惶恐地问这些淳朴的面孔:“大家听懂了吗?”这时,一位老农民举手说:“技术员同志,我想我听懂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明白。”技术员听到这话立刻释然,心想一切还算顺利,你看大家不是听懂了么,至于剩下一个问题,“那您问吧!”老农民磕了磕烟袋,带着满腹疑惑悠悠说了:“你这个什么拖拉机好懂,可是我不知道这玩意不套上牲口怎么能动啊?”技术员:“……”

听到这个笑话,初始感觉是这位农民兄弟很傻很天真,拖拉机干吗要牲口啊?你到底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啊?这个笑话讲完后,台下是一片哄笑,笑这位农民的可爱,笑这位技术员的无奈。可是笑完之后是反思和启示,大家都陷入了思考。做报告的范先生反问大家:“你们觉得这位农民懂了没有?”答案是:你不能说他完全不懂,当然更不能说他懂了。毕竟这位农民还可以区分拖拉机是个啥东西,所以说他还是懂了一部分。但拖拉机怎么用为啥不用牲口也能动,这就是他没弄懂的部分。于是他说他懂了,你却不能说他说的不对。结论是,他是个半懂不懂的学生。

所谓半懂不懂,从小到大,除了上面那样的小笑话外,还有一个生动的比喻——“半桶水”。学校的老师总是会嘲笑我们,当我们胸有成竹似的说懂了的时候,他就嘟哝一句:“半桶水。”半桶水者,装了一半,远远未满,但是摇晃起来确是“咕咚咕咚”地响,好像说“懂了懂了”。而真正懂了的满桶水是稳重踏实的,从不乱说自己懂了。

从学生年代开始,我就亲身遇到无数“半桶水”,也有无数次自己也充当了“半桶水”的角色。如今在学业里混了近20年了,好歹走到了学位的尽头——博士。于是便总觉得自己学的东西已经“博”大精深,很了不起了。在听完范先生讲的故事后,我也觉得那个农民兄弟很好笑,他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半桶水”。可是笑完之后,我突然用眼神瞥了一下现在的自己,一种空前的恐慌突然袭上心头: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半桶水”!

确实,读了这么多年的书,都把自己给“读傻了”。这是许多人对博士这个群体的评价,尽管难以接受,却是现实。以前觉得自己“傻”,不过是带着书生的那种单纯和可爱,所谓书生意气是也。虽然这种性格在芬芳芜杂的社会并不受欢迎,不过在知识分子的领域,还是无大碍的,也就不以为然。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是个书生也蛮好的,有时甚至有点向往古代的书生,比如《倩女幽魂》里的宁采臣就蛮不错的,学业有成还抱得美人归,反正都是傻乎乎的书生气,那就顾不得人家是人还是鬼啦!有点扯远了,回归正题,读到博士说读傻了,其实还不止一个书生气这么简单。正如前面所说,我总觉得自己懂了不少,总是有一种欲望想在别人面前显摆自己“懂”的东西。举个例子,大学年代许多课程都有很多习题,不少同学就做个作业总要抓破头皮,而我做了个“壮举”:我把四大力学等主力课程教科书上的所有习题做了一份详尽无比的习题解答。这些习题解答后来被无数师弟师妹翻印了无数遍,至今流传不衰。这个事情一直让我沾沾自喜。于是在大四搞定保研的事情之后,就开始没事在教室里转悠,看那些埋头准备考研的同学忙的焦头烂额。这不是我幸灾乐祸,而是自作多情,因为我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做到同学面前等着他们来请教自己,帮他们解答那些历年考试题目之类,很是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后来甚至自告奋勇给教授量子力学的老师帮忙答疑之类,可谓是搞得全系的人都知道,有个家伙很善于做习题。现在想来当时的行为真有点可笑,那时的我绝对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半桶水”!幸好被我误了前程的同学数目还是零,所以,我很欣慰。也要感谢那位慈爱的量子力学老师,他不但没有打击我的虚荣,反而不停夸赞我的行为,并且尝试问我一些更加深入的问题以使得我对量子力学理解更加深刻,平时也喜欢一起聊点家常之类也邀请我去他家做客,最后学期结束他还说要送我一些英文原版的教科书以感谢我。正是有了他这些肯定和鼓励,我才对科研产生了十足的信心和兴趣,最终决定投身基础物理科研,希望“做出一点点成绩”。如果哪个时候,被某个强悍的同学轰炸几个难一些的问题,恐怕我这“半桶水”就得漏光光了。记得以前中学老师常说,要给人家一瓢水,就得自己拥有一桶水甚至一大缸水,因为那一瓢才是精华所在。而仅有半桶水,倒出给别人的恐怕都是苦水咸水,下咽了恐怕也容易拉肚子。

类似的故事还有许多,比如大四那年,我们宿舍兄弟接待了一位大一的小师弟,因为他当时说的一句话,我们嘲笑了许多年。那位小弟对我们宿舍八人全部读研而且六人是保送的成绩惊叹不已,于是他说他也要努力,末了,他加了一句话:“我要争取早日跻身科学家的行列!”真是小P孩,啥都不懂,中国还没几个科学家呢,哪轮的到你?可是对他的那些嘲笑,其实也可以用在我们自己身上,我是后来才想明白这点的。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或许我们这些决定读物理学博士的人进来就抱着个希望,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科学家”。读了一年半载后,面对那些外行的就自鸣得意,认为自己俨然是一个“准科学家”了。而再过一两年,在经历无数次科研实验的失败的痛苦经历之后,开始动摇起来。尤其是现在我们这些年轻人,“愤青”恐怕不在少数,大家都一腔热血想做点有成就的工作,而步入科研越深入就越发现不对劲。比如科研界的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潜规则,一些并不完善的科研评价制度,还有很难相处的师生关系之类等等。于是,“科学家”的梦想泡沫开始承受不住了,到了濒临破灭的境地。这么看来,这种“半桶水”的通病实在太害人。世界上有几个科学家?你是那块料么?“Don't want to win a Nobel prize, some people tried but they did not succeed!”(这是今天报告里某Nobel获奖者的话)如果一开始就高调冲着大目标去,注定要失败。“半桶水”时候就咕噜咕噜倒光了就不再有希望装满的时候。

回到懂还是不懂的问题,上个周末有个好友问我:“你都读到博士了,你觉得你对你的物理学专业懂了几成?”我没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反问他:“何谓懂了?”真的,什么是懂了,连我都不知道。后来他说,应该是能解释个一二就算是吧。于是我想了想,回答道:“可能是万分之一,或者更少?”现在看来,这个回答还是保守的不谦虚。学术的海洋是无穷无尽的,你学到的东西越多,就意味着你不懂的东西越多。如果人人都做“半桶水”晃着脑袋说自己“懂了懂了”,恐怕这个世界的科学就不会有多大的进步了。不懂装懂,实在害人害己。

毕竟,做人还是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926-21929.html

上一篇:谁来治治自杀这个病?[转载]
下一篇:这个难道是……

0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2 03: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