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百合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werofmay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博士 副研究员

博文

当圣诞夜遇上“十五的月亮”(巴黎圣母院的圣诞月夜之美)

已有 4715 次阅读 2011-12-24 19:06 |个人分类:我看世界|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巴黎圣母院, 圣诞夜, 午夜弥撒, 宗教净化

当圣诞夜遇上“十五的月亮”
(原题:巴黎圣母院的圣诞月夜之美)

黄宁燕

    圣诞夜出门,尽管巴黎的街面上依然像往年一样冷清,然而远处的夜空却挂着一轮明月,圆得像中秋似的,月光洒在清冷的城市上空,倒给这个夜晚增加了一层温馨。

    路上我自言自语说,莫非今天刚好是十五?打开手机上的日历一看,——果然不差,20071224正是农历十一月十五。

    我们从朋友家吃了圣诞夜饭出来时都快午夜了,赶到我的法国老师推荐的有好听音乐的Saint Eustace教堂,却没想到它早早就结束关门了,并没有我期待的午夜弥撒。我们随即去往那不远处“大名鼎鼎”的巴黎圣母院。因为年初就要回国了,因此这将是离去前最后一次在巴黎领略天主教徒们如何在教堂度过这个最盛大的宗教节日。

    在离圣母院不远处停了一些警察的执勤车,看来这里依然是整个法国在圣诞夜人气最旺的地方——因为其他地方几乎都是空空荡荡的——就像中国的除夕夜。   

圣洁的圣诞午夜弥撒

    有些人往我们的方向走来。我想坏了,白来了,可能连这里的午夜弥撒都已经结束了,因为此时已经午夜12点半。然而走到教堂前的广场,却发现在广场花坛的两侧还排着两条长长的队伍,每隔10分钟左右两边栏杆打开,轮流放一批人进入教堂。真是有进有出,可见今天的人确实格外多,必须严格控制教堂内的人数才能维持秩序。

    天气很冷,我的脚已经开始感到冰凉,所以根本没有耐心排队进教堂,于是开始拍照片,因为不想白白地走掉。然而,拍照过程中,我们身旁的那条队伍动了,我们就顺势随着人流进入了教堂,栏杆又刚好在我们身后的几个人后面挡死了。——好幸运!

    今年巴黎圣母院有很多改进,在两边的柱廊处处设置了很多屏幕,让每个人都能看到弥撒的进程。教堂里人确实很多,人们摩肩接踵。还好,我们赶上了午夜弥撒最后20分钟左右的程序。

    来教堂我最喜欢的就是听圣歌。身著兰袍的合唱团位于圣母院弥撒台的后方,他们都是青少年,唱的圣歌很好听,但我最喜欢的还是身边那些真正信教人的吟唱。我之所以称他们“真正信教”,是因为眼神,这些人往往眼望耶稣受难像,饱含深情,声音格外美丽,从精神上让人感到与其他人不同。

    有一个程序我也很喜欢,那就是让每个人拥抱和亲吻周围相识或不相识的人。这样做就是要倡导们对所有人都要友爱,不管你是否认识,这也许就是西方的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

    最后一个程序是闻“圣香”,“尝”“圣体”。“圣香”是主管教士拿着点着的“香钵”围着教堂转一圈,让“香烟”弥漫整个教堂,我想也许代表着让耶稣的思想包围着普通人;“圣体”实际上是一种小薄饼,教士们手中拿着坛钵,走到人群当中,信教的人排队走上前,双手接过一片小小的薄饼,放入口中,那就代表耶稣的身体。有时教士让人张开嘴,直接把“耶稣的身体”放入人的口中,这个过程还挺有意思的。

    我们被教堂的仪式活动和宗教气氛深深感染。最后唱诗班都离去了,大家才从教堂里涌出,有些人嘴里还轻轻哼唱着最后一曲“圣歌”,沉浸在教堂音乐营造的“圣洁”情绪当中。我——深吸一口”沾染了“圣洁”的空气,仰头望了望天空。 

圣诞夜遇上“十五的月亮”

    ——啊!那轮“十五的月亮”已经升得很高,刚好处在月光照耀下的洁白的圣母院教堂两个塔顶上方。明月如此皎洁,照耀得教堂也十分皎洁,加上自身的白色装饰光,通体洁白。我喜欢洁白和淡雅,此时的巴黎圣母院似乎显得比我所看的任何时候都美丽和圣洁。  

    圣诞夜刚好碰上农历十五的时候真的也不是很多——今天可巧我在这一天来到圣母院,并在圣诞的午夜弥撒之后,看到了似乎被十五的月光所漂过的圣母院。

    此时,在耳际未绝的教堂音乐的余音中,我似乎领悟到,现在我面前的圣母院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教堂。我曾无数次在这座教堂前面经过,更有无数的人每天在这座世界上最著名的教堂前面留影,然而,也许像我一样,第一次发现巴黎圣母院是在“十五的月光”下才是最美丽的!

    雨果的一本小说,使巴黎圣母院走出宗教世界,几乎让全世界家喻户晓。前不久,我写过一篇关于于丹与中国哲学思想传播的文章,谈到宗教的传播手段,尽管我不信教,然而每次在教堂听到那些圣歌都会受到感染,如果我能够听懂歌词则可能受到的感染更多。宗教就是靠这些贴近人的载体来传播它的思想,感染人,影响人并影响世界,教堂本身也是一个基本载体。

   “十五的月亮”使这个世界都碰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纱;午夜弥撒的音乐,净化了人的心灵,使人的内心也变得单纯和洁白。也许正是因为此,从教堂走出来的人看这个世界都会觉得比平常洁白美丽。我,尽管不信教,然而也受到了感染。

    圣诞夜的气氛和“十五的月亮”让我在今天看到了自己眼中最美丽和最迷人的巴黎圣母院···

(本文作于2007年12月26日,曾发表于法国《欧洲时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6034-521645.html

上一篇:博客回归日志的本来面目——论网络“森林”的“生物多样性”
下一篇:如梦令·常记法国小城

6 齐伟 王桂颖 孟津 武夷山 曹聪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09: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