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可变系多线矢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可变系时空多线矢主人 演绎矢算研究高速运动且有相互作用的问题所不可缺少!

博文

实验观测创新分析基本粒子演变规律

已有 645 次阅读 2019-8-5 08:16 |个人分类:物理|系统分类:论文交流|文章来源:转载

实验观测创新分析基本粒子演变规律

                中国科学院 力学研究所 吴中祥

                  

从已有各种基本粒子的实验观测结果,全面综合地,创新科学分析各种基本粒子相互作用,转化、演变的基本规律。也具体纠正了现有国际流行的有关诸多严重错误

1. 电子与正电子相互作用,转化、演变的实验观测、分析

实验观察到:

使正电子流(例如由氮的放射性同位素N(7,13)                                                C(6,13) +e(1,0)所发射的)投射到金属板上,而发射出硬射线;

用硬γ射线(例如钍,Thc,发射出的)照射铅,Ph,还观察到产生出正、负电子对。

通常就认为,这是:“正电子与金属导带中的电子结合成光子”和“光子在铅,Ph,中转变成正、负电子对”。

但是,这种国际流行的错误观点,不能解释:

有静止质量的正、负电子结合,为什么不产生任何有静止质量的新粒子而能仅辐射出光子?

光子在铅,Ph,中是如何能转变成正、负电子对?

其实, 2基本粒子,相应的各近程高次,强力22,1线矢作用下,非激发态的粒子结合为激发态的新粒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又会在相应的各近程、高次,弱力22,1线矢作用下,辐射出光子,成为非激发态的该粒子,或吸收相应的光子,分裂为原有2个非激发态的粒子

    在这里是:

正电子与电子在相应强力作用下结合成激发态的中微子或反中微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相应弱力作用下,成为非激发态的中微子或反中微子。

按照狭义相对论推得:基本粒子动能的增加=其由静止质量乘光速3维空间分量平方表达的结合能的减少。

正电子与电子都有确定的静止质量,与光子转换过程中,近程力作功和它们结合能发生变化的重要作用,结合能的减少就很大,辐射的光子就很强,而使得中微子或反中微子的质量很小,又是电中性,这些实验就只观察到光子,观察不到中微子或反中微子,而无视其客观存在。

而且,电子与正电子,不仅有近程强力和弱力引起的转化和演变,还有,远程电磁力2线矢作用下,形成的,类似以正电子取代质子的氢原子结构,称为电子偶素,正因铅,Ph,中存在电子偶素,它吸收了光子,才分裂为正、负电子对。

还看到:电子与正电子由近程强力和弱力引起的转化和演变,可分别形成电子绕正电子转的中微子,和正电子绕电子转的反中微子;而电子与正电子远程电磁力作用下,形成的电子偶素,就因负电荷的趋肤效应而只能是类似以正电子取代质子的氢原子结构。

    这样的创新科学分析,就能,也才能,完全符合客观实际地,解释有关实验观测结果。

2. 由各基本粒子相互作用,转化、演变的乳胶实验照片上的“径迹”具体分析其演变规律

乳胶实验分析得知:

(1)     中微子+反中微子+正电子,转变为:正μ介子。

(2)     中微子+反中微子+电子,转变为:负μ子

由此结果分析,可见:

正电子和电子都不能直接与中微子或反中微子作用发生演变,而都是与中微子与反中微子的产物作用,才产生正或负μ介子。

其原因可以分析为:它们都是 “电子和正电子”结合形成的,因而排斥再与电子或正电子结合。

进而得知:

中微子与反中微子是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τ轻子或反τ轻子,经较短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τ轻子或反τ轻子,并发出相应的光子。

τ轻子再与电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负μ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负μ介子,并放出光子。

激发态负μ介子,衰变为:τ轻子与电子,并放出光子。

反τ轻子与正电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正μ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正μ介子,并放出光子。

 激发态正μ介子,衰变为:反τ轻子与正电子,并放出光子。

(3)此后,电子和正电子就都不与所有的介子、超子,相互作用,直到质子,电子才与质子开始有相互作用。

其原因也可以分析为:它们都是刚刚与“电子和正电子”连续结合,而排斥再与电子或正电子结合。

(4)正μ介子+中微子,转变为:正π介子。

激发态正π介子,衰变为:正μ介子与中微子,并放出光子。

负μ介子+反中微子,转变为:负π介子。

激发态负π介子,衰变为:负μ介子与反中微子,并放出光子。

正μ介子与中微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正π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正π介子,并放出光子。

负μ介子与反中微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负π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负π介子,并放出光子。

反τ轻子与中微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中性π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中性π介子,并放出光子。

激发态正π介子,衰变为:反τ子与微中子,并放出光子。

τ轻子与反中微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反中性π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反中性π介子,并放出光子。

激发态反中性π介子,衰变为:τ子与中微子,并放出光子。

(5) 此后中微子与反中微子,已不与介子和超子,发生作用,直到与质子和电子结合成为中子。

其原因可以分析为:它们都是刚刚与“中微子与反中微子”连续结合,而排斥再与中微子或反中微子结合。

   类似的实验观测、分析,各基本粒子逐个演变、发展,整理如下表:

A粒子与B粒子在近程22,1-线矢强力作用下,组成激发态C粒子,经一段驰豫时间,在近程22,1-线矢弱力作用下,成为非激发态C粒子,并辐射出光子,或在远程电磁力作用下,组成C粒子,并辐射出光子。

A粒子      B粒子          C粒子     

(6)    中性π介子  反中性π介子    中性k介子   近程

(7)     负π介子   反中性k介子   反负k介子    近程

正π介子    中性k介子       k介子    近程

(8)   反中性k介子  k介子       反负Ξ超子   近程

中性k介子    k介子        Ξ超子    近程

(9)     正π介子    Ξ超子       中性Ξ超子   近程

负π介子     Ξ超子      反中性Ξ超子  近程

(10)  中性Ξ超子    k介子         Σ超子   近程

反中性Ξ超子   k介子        反负Σ超子   近程

(11)  Ξ超子    中性k介子        Σ超子    近程

Ξ超子   反中性k介子      反正Σ超子    近程

(12)  Ξ超子     k介子       中性Σ超子    近程

Ξ超子   反负性k介子    反中性Σ超子   近程

(13) 中性Ξ超子  中性k介子      中性Λ超子     近程

中性Ξ超子 反中性k介子    反中性Λ超子    近程

(14) 中性Λ超子   k介子          质子        近程

反中性Λ超子  k介子         反质子       近程

(其原因可以分析为:它们都是刚刚与“各该类粒子与反粒子”连续结合,而排斥再与该类粒子或反粒子结合。)

(15)    质子    中微子+电子        中子         近程

质子   反中微子+电子        中子        近程

 (16)电子与质子加中子的相互作用,形成各种元素和同位素的原子

质子加电子在远程电磁力、引力作用下组成氢原子。

质子加中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组成激发态氘核 ,而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氘核并放出光子;或转化为质子并放出中子。

氘核加电子在远程电磁力、引力、自旋力作用下组成氘原子。

氘核加中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组成激发态氚核 ,而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氚核并放出光子;或转化为质子并放出中子。

氚核加电子在远程电磁力、引力、自旋力作用下组成氚原子。

两个氘核在近程强力作用下转化为氦核,在近程弱力作用下,放出中子,或转化为氚核,并放出质子。

氦核加电子在远程电磁力、引力、自旋力作用下组成类氢氦核,再加电子,在远程电磁力、引力、自旋力作用下组成氦原子。

    …等等。

如此,在自然条件下,产生92种元素和同位素。

高能对撞机就还能产生出新的基本粒子和元素、同位素。

3. 一切物体都是由电子与正电子 逐次组合、转变而成

各种基本粒子演变、发展的实验、观察已显示出:

由电子、正电子,逐次到中微子,到各种介子,到各种超子,到质子,到中子,到各种原子的,各种基本粒子的转化变换规律。

一切物体都是由“电子”与“正电子” 逐次组合、转变而成。

子、正,就是现有能量条件下,最基本的粒子。

4. 自然界不可能有反原子,以及由其构成的任何反物质

按实验观察结果,分析得到:

中子并非电子直接与质子作用的产物,而是电子分别与质子和中微子或反中微子作用后的2种不同的产物。

始终没有见到正电子与与反质子或加上中微子或反中微子作用的产物。

中微子与反中微子都与质子作用后,再与电子作用,但是,不与反质子作用,也不与核子、原子作用。

其原因可分析为:在自然条件下, 原子的核外电子很容易脱离或附在别的原子上而产生,静电现象、正负离子;但是,正电子只能在某些基本粒子或放射性原子衰变时,才能发射产生。

因而,自然界就不可能有正电子与反质子或加上中微子或反中微子作用的产物。

从而,可以肯定,自然界不可能有:反中子、反原子,及由反原子构成的任何反物质。

国际流行的错误观点却,因为将惯性牵引运动光频率红移的“都普勒公式”用于远非惯性牵引运动星体的速度,而得出错误的“宇宙膨胀论”,进而,发展为“大爆炸宇宙论”,就臆想,在那根本不存在的条件下,会有,反中子、反原子及由其构成的各种反物质,而多方设法寻找,就当然不可能找到。

5. 中微子与反中微子都只有唯一的一种

只是因为,π介子、μ介子、τ轻子、电子,在相应不同的浓度、条件下, π介子衰变为μ介子与中微子,μ介子衰变为τ轻子与电子,τ轻子衰变为中微子与反中微子;而分别成为:μ介子、电子或τ轻子与中微子,交替地同时出现;国际流行观点,就错误地认为它们是:μ介子、电子、τ轻子,3种不同的中微子的两两振荡。

6.  所有的正、反基本粒子都不“彼此湮灭”

(1)电子与正电子在相应强力和相继的弱力作用下结合成反正微中子或在电磁力作用下结合成正反电子偶素,发出光子。

(2)中微子与反中微子是在近程和相继的弱力作用下形成正或反τ轻子,发出光子。

(3)π介子与反π介子在近程强力和相继的弱力作用下形成正或反k介子,发出光子。          

(4) 正π介子与负派介子在近程强力和相继的弱力作用下形成正或反k介子,发出光子。

(5) 反质子与质子(室中的氢核)在强力和相继的弱力作用下,辐射相应的光子,分裂为

Λ超子和Λ超子。

(6)反质子(Λ超子衰变产生)+质子(氢核),强力和相继的弱力作用下,辐射相应的光子,分裂为:正π介子+正π介子+负π介子+负π介子。

从电子、中微子各种介子、超子,到质子,所有各种(质量相同)正与反或带正与负电,的正与反基本粒子,实际的的相互作用,无一例外地,都形成、演变为相应稳定的新粒子,都不彼此湮灭。

所谓“粒子与反粒子彼此湮灭”的国际流行论点完全违反客观事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6-1192436.html

上一篇:加强数学科研必须大力加强学术交流讨论打破实际存在的诸多魔咒
下一篇:由杨氏双缝实验检测光子“轨迹”是国际流行有关错误的具体表现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4 00: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