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可变系多线矢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可变系时空多线矢主人 演绎矢算研究高速运动且有相互作用的问题所不可缺少!

博文

建议有关领导重视解决国际流行错误科技观点造成的严重危害

已有 1587 次阅读 2017-2-10 08:48 |个人分类:物理|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建议有关领导,特别是管理科技的领导,充分重视纠正国际流行错误的危害,积极、认真地组织,公开、公平、公正的讨论、辩论会,充分具体地辨明有关问题,以是否符合客观实际,为判定是非、正误的唯一标准,纠正错误、制止危害、挽救损失。| 以是否符合客观实际, 建议有关领导, 特别是管理科技的领导, 积极、认真地组织

建议有关领导重视解决国际流行错误科技观点造成的严重危害

  现有自然科学由于4维时空矢量必然产生各类可变系时空多线矢,而又尚未解决相应的,矢量表达和矢算、牵引运动的正确变换、时空相宇的统计,等的严重缺陷。

产生一系列错误的基本观点,例如:

弄不清4维空间矢量,远程与近程的区别;

6维的2线矢,当成23维的1线矢;

12维的22,1线矢,当成34维的1线矢;

而由所谓“量子色动力学”、规范场、量子场论,毫无实际根据地引入一些自由度,唯象地导出所谓“夸克模型”,错误地认为一切基本粒子都是“3个或2个具有分数电荷和质量的‘夸克’封闭成团组成”并拼凑形成所谓能符合,甚至预言实验的“标准模型”理论。

现有自然科学,存在未能建立全面正确的牵引运动变换的缺陷。

将惯性牵引运动红移的“多普勒公式”错误地用于测定远非惯性牵引运动的各星体的速度,而得出所谓“宇宙膨胀”,将可能来自黑洞高状态区产生的高能粒子经引力作用降能而逃出其视界的“低温辐射”,毫无根据地认定为所谓“宇宙大爆炸”初期“光子脱锁”发出的,而作为“宇宙大爆炸”的证据。

按这样得到星体位置、速度的分布,由引力公式计算宇宙的质量,对比实际观测到各星体的质量,而得出巨大的“宇宙质量缺失”。

虽然,观测到包括太阳系中心的宇宙多处都存在巨大质量使得进入其中的所有可见光都不能逃出其视界,而成为外界看不见的“黑洞”。

但因,现有对“黑洞”质量的测定也并不准确,而仍未能全部弥补所谓的“宇宙质量缺失”。

又按“多普勒公式”观测到宇宙远处星体的红移量,而更错误地得出“宇宙加速膨胀”,并因而认为存在所谓“反引力”的“暗能量”。

按本博主创建的非惯性牵引运动红移公式,以上这些国际流行的的错误结论就都不能成立。

除了巨大质量使所有可见光频的光子都不能逃出其相应视界的“黑洞”而外,不存在其它任何所谓“暗物质粒子”。

“悟空号”却要上太空寻找所谓“暗物质粒子”。

本博主已有多篇博文,及时强调地指明:必须尽快纠正这种错误目标,充分重视,每天发回500万高能粒子数据,就相当于得到了太空送给我国的丰富的大自然高能实验数据。

紧急呼吁制止将他们认为与暗物质无关而要剔除99%高能粒子数据,的严重破坏行为。

建议详细探测、记录、分析,全部各粒子的能量、性质,出现的时间,地点(特别是,区分,面对或被遮太阳)各种入射粒子的方向、能量和电荷;以及各粒子间相互关联的情况。

并具体给出已创新指出许多有关的重要科学规律,强调千万不要再耽误:对已经探测到的近20亿个,并还在继续探测的重要宇宙粒子,所蕴涵着的许多重要自然科学规律的诸多重要例证。

由于现有自然科学,存在未能建立时空相宇统计的缺陷。

国际物理学界流行的所谓“波粒二象性”的错误观点,对量子力学及其“波函数”实质的错误理解。

因而,就对,量子力学中,由大量粒子位置和动量矢量相应各分量模长的均方差不能同时为零,就被看作是单个粒子的所谓“测不准关系”;大量粒子能够有一定的几率穿过某种通常不可逾越势垒就被认为是所谓“量子隧道效应”;大量粒子在通常会有在真空的位置的统计分布,就被认为是所谓“量子真空能量涨落”;以及不同的多种大量粒子的最可几分布必然彼此关联、相互影响,而表现出的所谓“量子粒子缠结”等等现象,就被当作个别粒子的“心灵感应”。

由此更产生的诸如:所谓“颠覆认知哲学”,“不确定的世界”,“粒子相互感应”等,否定“因果论”、“决定论”甚至“唯心论”等一系列错误的哲学观点。

“波、粒2象性”这种观点,本身,就是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能量和质量集中于其内的粒子,怎能同时又是能量和质量在时空分布、传播的波呢?

本博主创建的“可变系时空多线矢物理学”,采用由时空多线矢组成的“相宇”进行统计,就具体得到:相应的最可几分布函数,就是相应的“显含时”的,时空几率分布,就相当于相应的波函数

对于4维时空1线矢“相宇”的统计,所求得的,最可几分布函数就是通常量子力学的波函数;德布罗意波,实际上,就是时空统计的动能。

因而,就,也才,具体地证明了:量子力学就是大量粒子时空“相宇”的统计力学。

作为时空相宇统计得到的,“显含时”的,“最可几分布函数”的所谓“波函数”,就只是大量粒子在时空的统计分布;只能表明,在相应条件下,在各相应时空位置出现相应粒子的几率。

量子力学所得出的结果,实际上,只是大量粒子统计几率的结果,并非单个粒子的运动规律。

实际上,所有的波,都是大量粒子的集体表现(例如:水波、各种振动波、电磁波)或时空统计结果(例如:光波、声波)。

波的干涉、绕射特性,实际上,都是大量粒子统计几率的表现。这也由微弱光子、电子等粒子束流,的干涉条纹和衍射图像,都是由几率出现个别的点,逐渐形成的实验事实,得到检验。

因而,也就容易理解:量子力学中,由大量粒子位置和动量矢量相应各分量模长的均方差不能同时为零的统计几率效应,就不能看作是单个粒子的所谓“测不准关系”;大量粒子能够有一定的几率穿过某种通常不可逾越势垒的统计几率效应,就不能认为是所谓“量子隧道效应”;大量粒子在通常会有在真空的位置的统计分布,就不能认为是所谓“量子真空能量涨落”;以及不同的多种大量粒子的最可几分布必然彼此关联、相互影响,而表现出的所谓“量子粒子缠结”等等现象,就不能当作个别粒子的“心灵感应”。

由此产生的诸如:“颠覆认知哲学”,“不确定的世界”,“粒子相互感应”等,否定“因果论”、“决定论”,甚至“唯心论”,等的一系列错误哲学观点,也就都不攻自破。

  “墨子号”就是以国际流行对所谓“量子纠缠”的错误观点,认为实际的个别粒子可以远程“心灵感应”,而要用卫星发射根本不可能纠缠的偏振光冒充“量子纠缠”作“密钥通讯”

  是严重的错误,必须彻底纠正,检讨,挽回影响。

爱因斯坦建立起相应的“引力场方程”之初,也确曾由此提出过“存在引力波”的预言,不久,就更正,指出:“…,引力波并不存在,尽管在初级近似下它们的存在曾被认为是确定无疑的。这表明非线性的广义相对论波动场方程可以告诉我们更多东西,或者更确切地说,对我们的限制远多于我们迄今为止所相信的。”。

但因,未能建立4维时空的矢算,未能矢量地区分各种多线矢,未能具体分析并具体证明:原“场方程”就是放弃矢量,类比由库伦(Coulomb)静电定律转变到马克斯威尔(Maxwell)方程组的变换规律,而在“非线性的广义相对论引力场方程”中,混进了实际是电磁力的“更多东西”,因而,既不能肯定,也并未否定,他“引力波并不存在”的观点,以致许多科学家,仍然以为引力波的存在是确定无疑的。

   4维时空各种力作具体分析:

6维时空电磁力2线矢能形成带电粒子在其间跃迁的不同能级。大量带电粒子由相应的高能态跃迁到相应的低能态,的集体表现就形成电磁波,并放出光子,大量光子时空相宇的统计,就形成光波。

2种基本粒子在12维时空22,1线矢的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的新粒子,经一定弛豫时间后,在弱力作用下,成为非激发态的该粒子,并辐射出相应频率的光子,不含时的分量的做功得到的动能=含时的分量减少的结合能(静止质量乘c^2),达到能量守恒,大量光子在时空相宇统计就表现为光波。

任何“时空多线矢力”,都是相互作用的粒子间距离的函数,当粒子间距离的变化不大,即相应的力不大时,除引力外,包括4维的运动力的,其它各种力,就都有,粒子间相互作用力与粒子间距离成正比的弹性力方程。它们各分量的解,都是其相应的谐振子,相应的粒子就都集体表现出波的特性。

所谓“波”,都只是大量粒子在不同能态跃迁的集体震荡,或时空统计的几率分布,的表现。

但是,引力运动方程,却是d^2 r(3)/dt^2=a=km/r(3)^2,按此矢量方程,由相应的初始和边界条件,v(3)0r(3)0,积分,就只能解得:其各维运动轨迹为:圆锥曲线(椭圆、双曲线的一支、抛物线),或其特例(圆、直线)。而不可能同时形成或产生不同的能态。

因此,除引力外,所有的力都可以有前述的各种方式,形成或产生波。

而只有引力,与其它各种力不同,不可能同时形成任何不同的能态,因而,不能形成和产生任何波。

LIGO及其合作者根据,他们设想的各种可能模式按爱因斯坦的非线性“引力场方程”导出所谓“引力波”波形有0.5毫秒(ms)的一段,很像他们根据分别为29倍太阳质量与36倍太阳质量的2个黑洞,碰撞、融合,释放了3个太阳质量的能量成为一个62倍太阳质量的黑洞的“双黑洞融合模型”计算出来的波形,就宣称:那是13亿年前,两个黑洞合并而产生的引力波信号。

其实,它只能是“非线性的广义相对论波动场方程”由电磁力混进的“更多东西”。

按照相对论,所释放3个太阳质量的能量,只能是:其中的各基本粒子相互作用反应、演变,前后,其静止质量乘c^2的差值,所释放的“光波”。

这就必须考虑到碰撞过程中各种基本粒子演变可能产生的各种光子的所有频率,怎么可能仅在0.5毫秒(ms)的一段波形就能判定它是两个黑洞合并所形成的波形?

特别是,13亿年前传来的各光波频率,都有显著的各自不同的红移变化,而且,现在所使用的判定它们牵引运动红移量的“都普勒公式”,是仅适用于惯性牵引运动,都不能用于非惯性牵引运动的各星系,他们又是如何能解决其变化后的波形?

仅由这几点,就足以判定:他们的观测结果,既根本不可能是引力波,甚至,也不可能是13亿年前,两个黑洞合并,而必然产生的大量频率,并经红移变化后的光波。

同样的理由,也足以判定:他们宣称的所谓“第2次观测到的结果”,也既根本不可能是引力波,甚至,也不可能是14亿年前,两个黑洞合并,而必然产生的大量频率,并经红移变化后的光波。

   国内、外,学术主流,如此的严重错误,不听符合客观实际的科学纠正,顽固不改,坚持违反客观实际,继续吹嘘错误观点,排斥批驳它们的创新结果,甚至,花费大量资金,上天、入地,寻找实际根本不存在的东西,造成更大、更多的错误和损失。

   建议有关领导,特别是管理科技的领导,充分重视纠正国际流行错误的危害,积极、认真地组织,公开、公平、公正的讨论、辩论会,充分具体地辨明有关问题,以是否符合客观实际,为判定是非、正误的唯一标准,纠正错误、制止危害、挽救损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6-1032716.html

上一篇:79幅图、照片看川普
下一篇:商务部:中美经贸新变化, 如何看新年中美贸易摩擦频发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00: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