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饶毅      

博文

被高调 精选

已有 46684 次阅读 2012-3-7 12:37 |个人分类:社会|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12年全国两会前,《中国青年报》说要采访两会的院士,有关去年院士选举,问我有何要说。我说我不谈此事了,除非两会期间院士还说,我可以回应。

《中青报》采访了政协的部分生物院士后,他们的评论中有一点很有趣,说我高调。

 

一般人说我高调,确实情有可原,因为他们没有责任,也不清楚内情。

生物院士说我高调,就很奇怪了,因为实际上,我是被高调的,而且与他们的所作所为关系很大。

 

我从还在美国做助理教授阶段的1995年起写科普文章,那是我的个人爱好,无异于其他人喝酒、抽烟。不过,科普文章不可能被认为高调,也没影响我的科学研究工作。

 

所谓高调是因为我单独、或与人合作写过有关科技政策、学术风气的文章。还没全职在国内工作时,我听到科技界很多议论、看到一些事实,鉴于国内的一般科学工作者不便写,可以写的人不写,我和鲁白、邹承鲁在《自然》增刊上发表过有关科技体制的文章,那是2004年秋,那篇文章应该是第一篇高调文章。不仅当时刚刚被聘任为科技部十位顾问之一的鲁白因此不能上任、并牵连所有顾问,而且有人企图以此把我和鲁白打成持不同政见者,将事件演化成政治事件,2005年的两会上,两位副部长分别到人大和政协科技组带着《自然》增刊去消毒,将《自然》中一篇与我们文章无关的文章中地图没有台湾岛,说成《自然》这幅图和我们的文章一起是合谋。虽然有关部门成功地将《自然》增刊禁止在国内发行,《自然》也气馁而从那时起迄今没再发中文增刊。但是,有关部门将我们堵在境外的企图并未得逞,国家领导人不接受部门的解释,周光召先生特意在有关人士在场的情况下,肯定我们的文章,科技界的代表(包括有良心的生物院士)在两会上不同意副部长的意见和做法,而科技界很多人更认为文章反映了他们的心声。

回国后,我的博客上有过几篇批评科技体制、学术界风气的文章,而2010年施一公和我发表在《科学》上的文章,无疑被认为是高调文章。我完全没有想到反响那么大,因为《自然》增刊当时发表的是中文(英文版有,但《自然》杂志因为中文版被禁销而没有出版),应该有读者,而我幼稚地认为《科学》是英文的短文,读者会很少(中国有关部门不读英文、外国人不关心中国科技问题),影响会很小,没想到,几天之内,国家多个渠道翻译了该文,并且不止一个渠道交给了国家有关领导。其后国务院责成多个有关部门检查对照自己部门是否有需要改革的问题。

 

       为什么说,我是被高调?

众所周知,中国学术界风气不好,而生物学界就是一个典型。一批院士控制资源、压制青年,对学术没有兴趣,长期不参加学术活动,只参加学术界的政治活动。一些院士吃吃喝喝拉拉扯扯,和村干部没什么两样。看到这些院士的行径,有些年轻人上行下效,如果不是这些少数院士带坏风气,也是他们起了很大的推波助澜作用。

 

多数院士并非坏风气的主要力量,但很多院士明哲保身。

少数生物院士用各种方式积极推动改变学术界的不良风气。但是,也可以说,大多数院士对于公德公益,做的不够。

 

在中国做了院士,有很稳的职位和权力,是可以有影响和作用的。至少,就是说话没有作用,基本也不会有很大的反弹。特别是说的对、做的对的时候。千万不要说,院士们有什么很大的后顾之忧。

有些人没有做院士以前,不做眼前迫切的公益事情,情有可原。

但是,做了院士以后,看到中国生物界风气与日剧下,却继续袖手旁观,甚至继续把科学水平低、而学风不正的人选成院士,这至少不值得自豪,如果不是有点害臊的事情。

 

试想,如果院士们集体同心协力,坚持多年在舆论上、在实质上,推动改进生物学界风气,怎么可能我指出皇帝的新装会是高调?我这些文章的内容,对于参与很多学术界活动的院士们来说,毫无新意,而且一般绝大多数人都同意其中观点,只不过他们多半不说。如果很多院士们在我回国以前,在此方面做了很多事情,我的文章不会有多少读者,更不可能引起共鸣。

如果我回国后,有很多院士在为公德努力,如果每个生物院士都写一次批评文章,表明自己的态度,做一件公开推动风气改变的事情,我不仅不用写多篇文章,就是写了,也是沧海一粟,不会有吸引读者之处,不可能因此高调。

 

我几篇简单儿科性质的批评文章,显得高调。有权力、也应该有义务的院士们,常常在不良风气面前很清高,不吭气、不作为,是我被高调的重要因素。

 

另外,我介绍屠呦呦、张亭栋等杰出科学成就的文章,也好像有高调的嫌疑。不过,在过去长达将近四十年中,如果生物院士了解和肯定了屠呦呦、张亭栋1970年代治病救人工作,我哪来机会写这种文章? 写了也不会有很多读者,只能和我写国外科学家、写科普一样,不可能高调

 

好玩的是,虽然我从来没有抱怨过大多数生物院士在这些方面做的不好、做的不够,怎么他们不肯定中国科学的优秀工作,他们在看到自己身边各种污泥浊水,却不积极抑制院士队伍中蜕变成为恶劣势力者,而且还把类似的人选做新的院士,不坚决批评科技界不良风气、不以言论和行动纠正科技界经常发生的问题。

反过来,我写了文章,而且是他们几乎都同意内容的文章,怎么他们却抱怨我高调?

这其中,是否黑白被颠倒了?是非没有了?

 

我很希望,其他人接过这个高调。有谁这样高调,我很愿意在旁边鼓掌。

不过,中国很多人、包括比我年轻的很多人,都比我聪明,不可能为了公德出头批评和肯定,而招来对个人利益的损害,至于社会吃亏、国家浪费,生物院士们认为,不是他们的事情,其他人要是说话,他们也觉得是太高调了。

 

什么时候,在歪风邪气面前低调成为人们称颂的美德?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37-545004.html

上一篇:招聘教授的“八面观”
下一篇:说和做
收藏 分享 举报

650 武夷山 吉宗祥 刘立 徐少沛 李宇斌 谢鑫 谢强 丁邦平 马磊 陈学雷 赵帅飞 谢华生 喻海良 赵明 欧阳永长 强涛 李璐 汪梦雅 刘光银 张尚立 覃开蓉 金小伟 郑祺 吴锦宇 任胜利 张伟 郭保华 周公朴 徐迎晓 陈金华 于雪涛 史智才 方刚 朱江峰 熊李虎 吴佳林 彭思龙 安海龙 王振亭 温世正 王恪铭 刘用生 高召顺 谢志刚 程辉 易文凯 肖红伟 李宁 张英姿 郑坤灿 杨传颖 段庆伟 周夕淋 曹聪 周跃明 胡奔 李汝资 王芳 胡努春 李三华 石磊 黄兴溢 孙永昌 纪鹏 文文 潘超云 赵星 黄华军 张波 张达 赵斌 蒲生彦 吴浩天 张亮生 陈曦 文强 赵凤利 行敏锋 张巍 吴志民 熊英飞 逄焕东 康建立 刘颖彪 林树海 尧中华 王永 谭运飞 王志坚 赵明 吴顺凡 吴群峰 赵鹏 李阳 法文哲 黄清辉 周全赟 肖海 刘洪君 林中鹿 杨洪强 陈锡云 方跃文 胡锐锋 张文增 陈应泉 黄有松 荣元华 张昭 张杨 陈理 黄振宇 包大可 吴文志 郑玉峰 徐绍辉 葛兆斌 夏循礼 牛登科 张建武 周胡 邵志成 余华清 武京治 邵明飞 戴德昌 李学宽 王晓峰 温景嵩 张慧 樊爱鹏 朱志敏 李现甫 郭向云 陈立松 胡新根 刘晓松 陈奎孚 彭惠 柯浩 王庭 钱钧 徐庆征 程代展 吴红龙 曹周阳 刘欢 魏龙刚 王佳蕊 袁飞荣 连博 黄继红 刘建国 张永富 王鲲翔 季斌 周勇 达虎 牛凤岐 郭桅 刘晓峰 许洪光 邓柳林 陈儒军 石富强 邱淑伟 唐胜球 徐营 赵文生 常虎成 郭世伟 梁栋 王汀 江凯禧 张卫 范文来 孙国成 戴朝华 宗伟凯 罗广营 刘小鹏 沈妙根 周真明 李世春 茹永新 褚海亮 刘雪明 陈智文 井然哲 许先进 李永丹 马德义 孙静宇 葛素红 龙正伟 张志镇 陶端健 冯大诚 侯典炯 刘自然 顾伯洪 付伟 李光强 姜宏斌 赵晓辉 黄世臣 刘全慧 任泽峰 吴超 张溢 张鹏举 曾云 王启云 黄顺谋 王喜成 孙小银 李凯 陈明 陈仕毅 严少华 韩世清 陈铁喜 李鹤平 苏力宏 成宝芝 刘敏 郭传宇 孙俊峰 包云岗 程南飞 刘红 李晓萌 邹谋炎 吴宝俊 许有瑞 毛晓敏 王鑫 李猛猛 李长辉 王铁超 刘伟 贾伟 王孝养 吴辉 丁世谦 陈建军 范文博 孟利军 张龙现 谢文兵 刘龙奇 王澄海 杨如意 张雪峰 袁文常 王德华 李义平 王国光 王守业 秦川 王超 吕向峰 陈宁 曹须 周建锋 袁军法 孙立杰 周起超 李亮 张健 陈睿 王可 袁方 刘明颖 黄晓磊 水迎波 赵凤光 侯沉 唐久英 鲍得海 何联毅 薛飞 宁晓玉 邹西峰 於鑫 薛怀君 王要兵 杨鹏程 刘璞生 吴耿 吴江文 张俊鹏 邸利会 柳东阳 高萌 贾高翔 陈维东 侯志博 王华民 邬建勇 王宇 季索清 王光辉 郭胜锋 麻庭光 张华容 汤治国 姚书刚 张勇洪 鲍海飞 张海峰 庄世宇 廖宝剑 崔全顺 周春雷 周效华 刘文婷 彭新宇 冯金华 陈仕谋 张永华 黄育和 吴松芳 贾玉玺 段洪涛 王飞跃 刘永稳 张鑫 周杰文 高晓东 常顺利 杨渺 李孔斋 覃伟 宋志民 周华 洪坤 沈海军 李二伟 周涛 陈静 张彦 李伟 黄美华 刘光波 强文丽 孔庆科 张坤 曾凤伟 梁锦 王云才 吕林 刘刚 许海云 林志弟 陈中祥 柳艺博 淡松松 刘俊华 钱文雨 廖新化 梁建华 陈威华 魏正涛 彭林 张忠国 杨一峻 俞立 胡永会 宋剑波 王晓文 李红 熊祎 巫生茂 黄帅 陈文锐 李玉彬 马陶武 左西年 沈小双 谢建平 李力强 张旭 廖振林 王春雷 韩勇 贾光 丁国盛 张新宇 赵卫 王春艳 田明伟 李秋生 何金华 石浩 周立 张素芳 张鹏 叶剑 刘立成 吴振玉 杨润军 黄卫华 王晓东 李天成 陈明亮 周伸奥 郭敬颖 张晓良 周炳红 刘云 陈远川 张启峰 王桂颖 李益文 席鹏 吴巍 张檀琴 罗文龙 袁伟 罗松 李超 黄延旺 张登成 石锋 胡俊 周波 林方军 胡九龙 李亚平 大壮 朱延平 汤茂林 张芳 严鹏 王鑫 StephenCatholic crossludo zhouguanghui zhangcz07 xrxing aoneer qiongjiaoshou flashstar renzhesichen kexuegzz evanes polyine fenguestc cgnh tianyuthu weihuajiao mjc219 hkfgwww wuqunan ycjyf shliu08 zany1983 xsongy husselfist cchong8123 mathlsp 木子 gyrotron jurassicdog flyingboy0611 lijch07 leicxm nebel gaojunhl 笑傲江湖 wiseflower apple810 spiritlee brookguo liuzhan001st zhxftcl myblog yyy7810 daladala liangfeng nickbobo alas123 Inuyasha caicaiwujie sunchengyao shzyon zsma ppbbkkaa miran avery rain20216 agreatboy yangwencao juyunyue tjuhan dragonlxd kinghorse scientist hugege weijia129 whliang zje2009 zhli2091 mufeng8782 bluejacket karenfang stoneblue binpda wangyq12 twangcn nacil0616 yewen wwsoul rongxm wenmei yfgong2008 chenxiong spnw hefery yszhao gycah davos kaicn louiexp qianxun1991 tayloronline 小木虫 Tangen zhangzhi jianwsh penguin3 ahsys hansx abang coolsnake mymfaither 王青云 Majorite htli zhaoyao917 wangy86 yangle1111 junsonlee xindaxiang2 qinmingyan menghonghu phage whu200355 chzhgxmu haoye glucose zjie8108 liuerbai mqp Borikpeng studio dangping yuanz wj99 marietta lingyifan BC221 DARKyuan ljchzq chaoxidian zcry zyztomato oylh leechg zcry123 dating redrick commentor westmidlands fantl jgyaxe wangshy demofer jren01 captainjude micalhe xzone dabaobao swallow2011 Wunderfool buer007 Noaria lihx1798 hyo luxiaobing12 lftkf rtluc Jingcai lingling101 ggwwzka spider diaoraul chord88 guinvzhilu zxzhjxz yujx fishman936 retiree fdd096030079 chyan zjsusan0571 crazydoctor8 lxfnjdxcl jsdong1980 xiapu taotprotein gladgod sechu syjjliu68 daruwcy guxingganyue wanjintao shuaigeyanglin gujunliang2011 justdoit8 ljweng2008 ltom4 chldwang irispyang shawn2008 zhanghongyan qianxun1991gmai batudick ant2010 Winifred shiwanyu stringtheory mrliuw imblack chenzh57520 sawm zt2802341 aliala wangdong1992318 fengchong zhangliang0392 stexplorer weizhishu xu910816776 ITTA luca0018 wuwenhui99 lxyzjs rlxah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11: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