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叟王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华东师大、中国科大教授

博文

1977年高考(上):从科学与管理学角度偷看历史之八 精选

已有 6721 次阅读 2009-5-13 08:35 |个人分类:在历史中思考|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高考,历史| 高考, 历史

 

    一直没有空看《高考1977》,偏偏有两个学生问我:“王老师,《高考1977》像你们那个年代吧?”出于好奇,决定去看。去到电影院,才知道票价不菲,所以决定买张盗版光盘。顺便悟了个经济学道理,合法品太贵,就需要非法品补充。

    看了《高考1977》,我对学生说,像,也不像。实际上《高考1977》把19771978发生的事搅合到一起了。作为文艺作品,无可非议。作为历史,就不够准确了。

 

真正的是“等了十二年”

《高考1977》里反复说的是,为了等高考,等了11年。这话不对,实际上高考时推迟了12年的。1966年就取消了高考。

关于取消高考,现在许多人认为是毛泽东干的,其实不是。取消高考的决定是19666月中旬做出的,那时候用毛泽东自己的话说,自己在“西方的一个山洞里”住了一久。西方山洞,不问世事。是主持中央工作的另一个领导人刘少奇主持制定了高中毕业生取消高考,改由推荐上大学。另一个说法更有故事性:“北京四中初二学生刘源,把一封同样轻飘飘的信件,悄悄搁在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案头。”毛泽东与刘的不同是,在毛的政策中,具有被推荐上大学资格的不是高中毕业生,而是“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我一直认为,刘奉行精英主义,毛奉行民粹主义。邓在法国当过工人,他更有民主思想。

为什么要取消高考,现在的公式是“林彪、四人帮破坏”,这是不敢正视历史。

取消高考,实际上是对中国两千多年“有教无类”文化的倒退。倒退到哪里?倒退到有教有类。这个类,在古代就是贵族,在当时就是“红五类”。1945年抗战胜利后到1947年内战,相对安静了,这时老八路生了批孩子,到19651966年读完中学了,要进大学了,1953-1954,辛苦的五年计划还没有开始,打败了美帝野心狼,革命军人、革命干部又生了一批,这批孩子要进中学了。可是这批孩子一般都不具备优秀的学习成绩,因为他们是在“温室里长大的花朵。”这样就发生了红五类与黑七类事实的对立。经过1964~1966的“四清”运动,中国的阶级意识加强了。中国文化,长期没有阶级意识,“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可是我们学的马列主义是有阶级概念的,不仅有而且认为阶级斗争是推动历史进步的动力。划分阶级,名正言顺,“四清”划分出两个新阶级叫“富裕中农”和城市“资产阶级”。他们加上早期的“地富反坏右”,构成了一个新的贱民阶级,他们的子女叫“黑七类”。《高考1977》的陈琼就属于这个类型。其实不仅陈琼,一般的工人、农民子弟在等级制度下,至少失去了上优良大学的基础。1966年后期在我们县贴出的大字报就揭发已经去世的李县长的儿子内定当年上北京大学,在世的县委书记的女儿,内定的是华东师范大学,而他们的成绩是比较差的。前一年,我的一个老师的儿子,成绩优秀,上的是云南农学院。等级制,把多数人的希望被窒息了。

当时,中国的“黑七类”作为阶级,按马列说法,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因为他们已经没有经济基础,所以这个中央领导人在教育问题上推行的这个阶级意识实际上是欧洲等级制度在中国的变种。欧洲历史表明,想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要想经济超越,需要有一个把财富和人权集中到少数贵族和小众自由民的阶段。直到1980年代,发展经济学才发现1970年代的“儒家模式”否定了这种精英主义认识,可是那时是1960年代。无论怎么说,经过1958-1960的经济崩溃,为了保障中国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平和,当时的领导人面对大学是稀缺资源,又要保障当时的贵族和平共处的情况下,社会只能打着“阶级斗争”的幌子,事实上复辟封建等级制度。那个领导人主持 “废除高考”。我认为不仅仅是护犊心切,而是受俄国制度模式影响太深,是他做不到别的保障经济建设有序进行的路线。他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俄国化。在20世纪的中国实行封建的俄国模式,在具有民粹主义的儒家文化传统统治的国家实现封建的俄国模式,尽管他的目标是正当的,文化冲突就注定了他的失败。实际上,两个月后,黑七类尤其是后面那两类和工人、贫下中农子弟,成为了坚定的造反者。

1966年的中期,这个变形的阶级观念,就成为红五类向挑战自己的黑七类自卫的武器。这种思想的激化,文化大革命出现了所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专政”的56天。作为自己利益的保护者,红五类对制造他们“落后”的优秀教师报复,打、吊、关自己的老师。梁晓声是高干子弟。他有本书,叫《文化大革命,学生打老师革命》。

文化大革命是人类的一本教科书。

 

是谁废除了“家庭出身”

在《高考1977》里,家庭出身没有成为录取的障碍。实际情况是1977年对政审要求很严。大家可以查一查,1977年有没有一个历史反革命的子女进了北京大学数学系而且是非走读生。

1977年,尽管邓小平主张恢复高考,但是许多政治障碍阻碍着高考的正常展开。因为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没有召开,那时候的基本思想史抓纲治国。什么是纲,阶级斗争是纲。这时胡耀邦也还没有大规模开展平凡冤假错案,大部分1966年的贵族现在是走资派子女,是贱民。任何对人权的摧残都将自我伤害。当年那个把“废除高考”的信送到爸爸办公桌上的孩子,由于自己父亲没有得到平反,他不得不给领导人写信要求获得高考的机会。

在民间,有许多关于“政审”的故事。我的妻子,那时候当然还仅仅是老刘家的姑娘,他的父亲像《高考1977》的那个铁路工人,是个铁道上扳道岔的,身兼工会组长。1977年参加高考,考试成绩优秀,她报考的是上海交通大学,她所以没有被上海交大录取,不是因为成绩,而是在她的政审表中,负责知识青年的干部写了几个字,“政治表现差,贫下中农建议不要录取她上大学”。我的一个同学,现在是著名学者,1977年因为他爸爸是比较著名的“右派份子”没有被录取。我没有得参加高考,因为单位不同意,我刚到地质队工作。我妹妹、弟弟的遭遇就更不幸,因为1975年我被推荐上大学,关于我母亲的成分,文化大革命造反派指责我母亲是地主,我按土改划定的成分填写为手工业,被取消录取资格。这次我妹妹、弟弟索性填写母亲是地主,可是政审,找不到母亲是地主的材料。我的母亲属于“政治面貌不清”的人,妹妹、弟弟也没有被录取。那时候有许多“走资派”属于“政治面貌不清”。1985年我申请结婚,组织上让我填个表。在未婚妻政治面貌一栏,我填了“不清楚”,因为她远在昆明,问不到,那时候打电话特难,没有因特网。我们两个在一起,从来没有问过你是“什么员吗?”书记说政治面貌不清楚怎么可以结婚。在她指导下,我填了个“群众”。后来才知道,糟蹋人家了,人家也是党员,农工民主党党员。

1978年开始,在中国中部的一个省——安徽省撕开了一个口子。安徽省委书记万里写了篇文章,斥责高考录取的血统论是“反动思想”。1978年的初春,中国恢复人权的风从高考录取中吹开了。废除“家庭出身”,即使当时是为了保障“走资派”子女上大学,也在中国历史上位人权的恢复留下了历史的光荣。在这个潮流中,高考招生开启了第二批录取,我的妻子被录取到当时的“云南工学院拖拉机专业”。她学的是拖拉机,注定了我一辈子不幸福,因为她永远用她的专业精神来处理家庭争执。我记得那个送信的孩子上的是河北师范大学,我猜不应该是考不好,也许他是第二批录取的。在给“政审”有问题的考生上学机会时,第一批录取的名牌大学已经录取满员了。当然后来有了录取走读生的第三批录取。

不讲出身参加国家考试,在这个世界上最早出现在中国。1500多年前,伟大的隋文帝实行了科举考试,几乎社会各阶层的子女都可以参加国家举行的科举考试(不知道限制娼妓、戏子子女考试的规定是不是隋文帝同时做出的,求教了!)。这样出现了农家子弟一步登天成为驸马的“陈世美”的可能性。陈世美的出现代表作人类人权制度的进步。19781979年,陈世美问题成为了当时社会的大问题,《铡美案》、还有一个电影,主角叫王桂和缴桂英,我记不得名字了,成为大学生需要接受的“主旋律”影片。1977年高考后的陈世美的出现,标着这社会在重组。

隋文帝的改革和邓小平的高考,都应该写入世界文明发展史的。



高考197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11-231566.html

上一篇:对中国地震预报的方法学反思
下一篇:对《地震预报真相》的一点议论(附数学家来信)

9 武夷山 廖永岩 张光明 张檀琴 陈安 熊李虎 侯振宇 cqq2008 djiang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4: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