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叟王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华东师大、中国科大教授

博文

沉痛悼念方福康先生 精选

已有 4480 次阅读 2019-2-7 12:45 |个人分类:为科学而科学|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年初二早上,天还没亮,我通过网络收到了一个讣告,我的良师方福康先生去世了。我的心情立即沉痛起来,沉痛在于,方先生去世之前,我竟然没有能够去见他一面,问心有愧。我恨我最近几年很少活动,以至于未能见自己的良师一面。

       说方先生是我的良师,或许有些牵强,我和北京师范大学无缘,不是他的学生,但是不能不说是他的学生,因为他用他的学识,他用他的人品教诲了我,启发了我,激励了我。或者可以说我是他的私淑弟子,或者算不上,不论怎么说,他教诲了我。

      我最初认识方福康先生,是通过他的文章,在1981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郝柏林、于渌先生编著的《统计物理学进展》里。在这篇文章中,方福康先生用统计力学原理阐述了流行的耗散结构理论,让我了解了耗散结构理论。在那几年中,所谓新三论流行起来,各种介绍的文章,鱼目混珠,让人感到眼花缭乱。方福康先生的文章让我得到一种拨开乌云见太阳的感觉。我第一次知道了李雅普诺夫判据,知道了热力学力,知道了超熵生产。那时候我刚刚经历了从某个物理院校退学的痛苦,并且最后从地质队转到地貌学专业,对新专业的学习,感到很茫然。看了这篇文章,我当然感到见到了光明。他将道理说得多清楚啊!我学习了,我理解了,我感到幸福了。我试着应用书中的耗散结构理论,将河道看做一个热力学系统,应用耗散结构理论分析河道演变,提出了河道演变方向的几个判据,这地貌学家过去一直探索但是未能理清的,这些地貌学家,甚至包括爱因斯坦的儿子汉斯·爱因斯坦这样的大学者也在河流地貌的均衡态问题上止步了。我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当然很高兴。几年后这篇文章最后发表在《地理科学》上,这时我已经是华东师范大学的研究生了。方先生的智慧启发了我。这次努力的成功使得我产生了应用物理学研究地貌学的思想和思路,

       1996年方福康先生致力于发展系统科学,他到中科院系统科学研究所做系统论的报告,讲的是耗散结构理论在经济学分析中的应用,以及他的理论探索。我斗胆向他介绍了我的工作,他很平等地与我谈话,我告诉他我是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毕业的,他丝毫没有因为我是另外的师范大学毕业生而有所保留,他很高兴的送了我一本他在Springer出的一本书,非常热情邀请我合作。方先生的这次报告再次开启了我的思想,我认识到了统计力学在经济学分析中的基本思路和理论基础。会后,我算正式认识了方先生,对他实验室的造访频繁起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我一个同学私下表示多,他感到有人一直排挤我们这个另一个师范大学的人),方校长就是好人。

      1996年后,我就经常到北师大向他请教问题,讨论问题。每当与他讨论问题时,他总是让我感到平易近人,学识渊博。随我去的,有我的学生冯皓洁、刘杨,我们由于对平衡态的进一步理解,发展了一个线性规划的逆算法分析路线,解决了中国水资源安全分析问题,并且完全独立于国外开发了一个CGE软件系统。每次见面,我仍然尊称他为方校长,他总是笑着说:“已经不是校长了。”对官位,没有半点恋栈的迹象。后来我们的交流就多起来了。2007年前,我几乎所有的北京研究生,都是由他来主持答辩和开题的,因为这样我们都会得到提高。方先生也经常请我去参加他的北师大系统科学的研究生开题和答辩,渐渐地,我对他有种良师益友的感觉强烈起来。学生的答辩会、开题会,完全成为我们共同探讨学术问题的机会,也成了我向他学习的机会。我还通过他认识了郭汉英、贺菊煌、吴敬琏这样的大学者。记得那年他提出了经济投资增长的存在“J-效应”,这个思想使得我认识经济学分析必须有非线性动力学观点,考虑投资产生增长的滞后效应。这个理论观点,后来被我用于研究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技术投资行为,2008年,我见到Nordhaus时,就是用这个理论为中国增长的碳排放行为辩护的,也说明了内生经济增长理论的复杂性,得到了Nordhaus的肯定。我们973项目最后完成的CINCIA系统,一个建模的指导思想就是J效应存在的理论。2005年,我和甘国辉等一起由他带队,受邀访问了德国进化经济学研究所。在访问中,他对我讲解了他对进化经济学的研究方法的理解,使我受益匪浅。访问期间,正值全国超女决赛,年轻人和一些青年教师看得迷,他一路上却一直与我讨论学术问题,似乎丝毫不知道“超女”的存在;另一方面,却与我们讨论了歌德的诗歌和席勒的歌剧。

      在1998年后,我们由于试图应用复杂性科学与数值技术研究宏观经济的政策问题诸位问题,多次合作申请973项目,记得2000年我们申请的题目是《经济发展的复杂性理论与模拟》。在关于这个题目的科学意义和目标中,我们这样写道,抄录在此,以便诸位体会方先生的学术思想:

 

    科学意义

    经济发展问题日益复杂,战后,大量自然科学家参与了经济问题研究,应用自然科学理论研究经济问题,解决了众多的经济学前沿问题。诺贝尔经济学奖,英文名为Nobel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反映经济问题是被作为科学研究的,也反映了自然科学家的责任。(事实上)首先是数学家参与经济研究,可持续发展问题提出后,系统科学家、地球科学家参与了(可持续发展)经济发展的研究。经济系统作为复杂系统,可持续发展问题转变为一个国家的经济研究必须研究的理论问题,成为了多学科关注的问题。

就宏观经济学而言,1980's流行的货币主义学派理论,经1997年的金融危机冲击,遭到普遍质疑,最近美国联邦储备局也不得不宣布放弃以货币政策作为宏观经济调控手段。然而,新凯恩斯理论、理性期待学派仍然没有为解决问题提出有效的办法。为此,1989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P. Anderson和诺贝尔经济科学奖获得者K.Arrow提出,经济可以看作是一个演化的复杂系统。1999年诺贝尔经济科学奖获得者阿来在Science杂志发表文章提出研究经济复杂性。其实早在1985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普里高津就提出经济系统存在耗散结构。显然,经济复杂性特别是涉及可持续发展问题的经济复杂性已经成为经济科学的前沿。本研究将从可持续发展的观念出发,尊重经济系统是复杂的这一基本特性,把延迟效应(J-效应)、前瞻效应(理性预期效应)、进化效应、自组织效应和资源耗竭效应、环境有限效应、空间不均匀效应以及代际公平要求等作为长程-超长程发展要素,引入经济学,发现这些复杂要素对经济的作用,同时应用全局与全球的观念、复杂系统统计的思想,着力从微观与宏观经济的联系解析宏观经济问题和可持续发展。这种全局与全球的设想类似于物理学把微观物理学、宏观物理学的概念、研究方法推广到宇宙层次形成“宇观物理学”一样,将可能带来经济科学的深刻革命。

……

    可能的突破点

  发展计算经济学特别是动态可计算一般均衡技术、复杂系统的投入占用产出分析、经济动力学等宏观经济政策模拟等的技术与模型簇,在我国首次建立国家级宏观经济政策模拟系统。

 

    “把延迟效应(J-效应)、前瞻效应(理性预期效应)、进化效应、自组织效应和资源耗竭效应、环境有限效应、空间不均匀效应以及代际公平要求等长程-超长程发展要素引入经济学”的思想,有力地指导着我的工作。

    每次申请,为了扶持年轻人,方先生总是让我作为负责人之一,参加答辩,起草答辩材料,而且每次都参加讨论课题申请书和答辩稿。可惜,可能因为我的原因,这个项目未能说服评委和科技部,最终未能评上,全国政策模拟器也未能建立。几次失败了,我有些丧气,说“报国无门啊”。每当这样,方先生总是安慰我,“关键是报国之心不变,就能坚持下去”。

    在他的激励下,虽然我屡战屡败,最后终于申请到一个有关可持续发展经济学的政策模拟项目。申请项目时,方先生这把研究兴趣转到了心理学领域了,他未能参加最后获得项目。我或多或少感到一种抛弃同甘共苦战友的歉意,邀请他一起来研究,他说:“我们不是跑码头挣钱的,见者有份,这不是一个热爱科学家应该追求的。”这番话反映了方先生的精神境界,从此,我把我网页的座右铭写上“为科学而科学”。

    有一次我与北师大的一位老师谈到方先生,那个老师说,方先生“这辈子可以说学术上不幸的,从比利时拿了博士学位回来,却被安排当了行政领导,群众的吃喝拉撒都得管;后来当了党委书记。任党委书记时,教育部实行的是校长负责制,他只能做事务性工作;八九年改任校长,碰上学潮,整天忙着应付杂事。风潮后学校又改为书记负责制,他又不能发挥主要作用了。”我想他作为一个纯粹科学家,可能是充满遗憾的。然而作为一个“学高为师,身正作范”的人 ,完完全全是我及我的学生的终身榜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11-1161078.html

上一篇:读书人的那点事:读书不容易,研究须尽力

20 张学文 沈律 陈智文 赵克勤 张润 李由 武夷山 王安良 黄安年 谢力 黄永义 刘玉仙 吕喆 汪育才 徐耀 曾宇怀 周少祥 蒋迅 周猛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18 12: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