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叟王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华东师大、中国科大教授

博文

红旗河观 精选

已有 14503 次阅读 2018-2-19 17:0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红旗河

红旗河观


时下,2018年春节,微信世界议论最多的不是“董卿没上央视春晚“,也不是“普京这些日子没有出现”,而是所谓世纪最大工程——红旗河。特别声明一句,议论红旗河不是反对红旗河,红旗河如修成的确是比万里长城还伟大的工程;此举将一举突破胡焕庸线,改变中国干旱区面貌。当年大运河修成,改变了中国的地理结构,从此南北经济一体化,建成共同市场,实现了中国真正意义的统一。唐宋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发达朝代。

所谓红旗河,按网上的说法,是一条从雅鲁藏布江引水,然后引入金沙江,,利用金沙江东流,然后大约利用白龙江北上,绕开青藏高原,进入陕南、甘肃,最后引入新疆,最终达到喀什的运河。据网上报道,红旗河已经通过了第二轮论证。我不晓得,这次论证的专家中也没有地理学家,当年论证“朔天运河”,工程论证会请了许多专家,其中就有地理学家黄秉维,黄先生不是搞水利工程的,也不是搞水文地貌学的,但是他在论证会上拒绝签字,在几乎所有专家都支持的气氛下,他无奈说:“我弃权!”说得很平静,没有铿锵有力。事后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要反对,他说他不是反对是弃权,因为首先要问一个问题:”水从何来?”的确,问题谈不清,谈何运河。

红旗河工程,我不反对,作为地理学者,又是研究管理科学的,研究可持续发展问题,我们就要学黄秉维先生,慎重但不保守。黄先生曾经与我谈起生态保护问题,“如果华北平原的原始生态系统不破坏,现在还是一个针叶林-落叶阔叶林地带,哪养得起这么多人?”我想,关键的是要建立适宜气候条件的农业生态系统。

对于红旗河工程,关键的就是“水从何来?“可能”有人会回答我,“从雅鲁藏布江、澜沧江引水呀!”问题在于,这些地方能引出那么多水吗?再说下游的国家还等着用水呢,中国截留了会引起国际纠纷。再说中国哲学告诉我们与世界和平共处需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政府不可能大规模引水!幸好河流的水绝大部分不是从河源流出来的,而是沿途汇集的,沿途降水汇集到各种支流,然后汇集到主流中,顺便说一句,所以印度、越南不用杞人忧天。问题是中国人自己的。引水的沿途是干旱区、半干旱区,例如渭南旱原、河西走廊,吐鲁番盆地,降水本来就不多,怎么能汇集大量水资源呢?更受不了大规模引水。红旗河的问题关键是要解决水从何来。当年有个物理学-哲学院士差不多认识到这个问题,他提出用对象核爆破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个口子,让印度洋水汽进到中国来。结果,据说“这件事感动了上帝,他就派两个神仙下凡,“,要把把喜马拉雅山和昆仑山背走,结果发现太大,背不动,凭借当年志愿军抗美援朝挖战壕的精神,抬!神仙抬起来后发现喜马拉雅、昆仑太大,本来打算,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可惜别人拒绝,没处放,只好又放回去了。

说到底。我不反对修红旗河,所以我认为现在需要论证“水从何来?”怎么论证呢?靠科学。2017年我指导的一个研究生颜艳梅模拟了未来气候变化和水文变化,发现至少黄河上游地区降水在增多,因此径流会增加。不过我们的研究区太小,做不了结论。如此看来当前关键的是研究未来气候变化情景,研究在未来降水、蒸发条件下红旗河流域产流和湿润情况,能不能产生那么多水量。我曾经对一个做水工实验的专家说,这个专家后来成了一个“士”,很有水平,他在实验室放水研究河道演变,我说:你实验的不是河,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不是河流。因为河流的水流是与汇入的,不是青藏高原放水沿途冲刷出来的。红旗河的问题,关键要注意河流的水是沿途汇集的。地理问题,挺复杂。

所以,我们先开展气候变化下西部的湿润性研究吧!我不反对红旗河工程,我支持红旗河工程。真支持就得研究相应的科学基础。中国有许多工程,科学基础的论证是不够的,比如说大跃进时的许多工程。不说了,我弟弟就是那年饿死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11-1100369.html

上一篇:欢迎反驳或支持NIPCC报告
下一篇:平民学者Waldo Tobler 教授千古!

22 吕喆 武夷山 陈楷翰 黄永义 冯大诚 刘山亮 晏成和 汪晓军 檀成龙 杨云平 尤明庆 罗祥存 文克玲 戎可 胡荣桂 杨顺楷 李颖业 张学文 宁利中 强天鹏 蔡庆华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7 18: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