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叟王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华东师大、中国科大教授

博文

从聂树斌案说起

已有 8514 次阅读 2016-12-5 11:42 |个人分类:我也说文化|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治理| 治理

在第三个宪法日到来之前,聂树斌期间杀人案翻案了,理由是,证据不足,疑罪从无。这件事彰显出我国正在依宪治国。尽管由于王书金案的出现,“证据不足”的说法不完全成立,但是疑罪从无的判例,意义很大,希望中国以后坚持这里的原则。

坚持这一原则,让我想到另一个问题,上科学网的,许多人是当老师的,你们想到了自己经常面临“疑罪从无”的选择吗?我说的是你们每年要参加学生的考试,考试难免出现作弊现象,最近20年,许多学校在考试中贯彻了“疑罪从有”的原则,有怀疑作弊的,就“绝不手软”。有的学校规定学生考试不得带草稿纸,如果自己带来草稿纸,就算作弊;有的学校规定考试期间不得外出,外出了就算作弊。是的,在草稿纸上、考试期间上厕所都可能作弊,但是更大的可能未作弊。所以要疑罪从无,保护大家。一个法律主要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的,不是为了惩罚人。中国 古代的“法家”,最终为民众抛弃,就是他奉行整治人、惩罚人的X管理模式。

在这方面我是有深刻教训的。30多年前,我大学毕业,考研究生,在上海市X中学,进了考场,我把自己带的茶叶放到水杯里,因为我在地质队养成工作前喝足茶的习惯,可是监考的老师,马上把我的水杯带走,他说:“茶叶是兴奋剂,考试不允许吃兴奋剂。”弄得我很不是味。于是,我那场考试没有成功。后来,大约15年前,我是系主任了(那时候系主任还算处级),有个学生考试,考试期间要求上厕所,上了厕所后,感到累,他想让风吹吹,在教学大楼门口坐了一会。监考老师认为他出来时间太长,足以作弊,马上按规定报告教务处。我作为系主任,出面说,这学生作弊证据不足,主张疑罪从无。结果教务处负责人在会上连我都批,可能因为我当时与他同级别,后来批评就停了,“官位”保护了我,而我退缩了,自己平安了。 后来,这个学生精神面貌一直不好,对学习失望了,研究生没有敢考,好像女朋友也气走了。我不知道他最后的就业怎么样?

还有一个切肤之痛。大家记得科学网上曾经有个很活跃的院士,得到大家尊重,但他总是与对我不友好,还写了篇反对我提倡监考不能搞有罪推定的文章。一个海归怎么会不认可无罪推定呢?一次,我借机问起他原因,这时才知:原来曾经有人匿名在《新雨丝》上丑化过几位院士,包括他,我出于义愤,也出于对他们几个人科学成就的推崇,给《新雨丝》发信指出那篇文章的事实不能成立。没想到,这位院士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怀疑是我出尔反尔,唱了白脸唱红脸。他怀疑的理由,竟然是我为什么会为他们辩护,怀疑人间有正义感的人。事后,他不再攻击我了,但是我们也不交往。他走了后,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写纪念文章。朋友,我能怎么写,写他学术水平高,我写过引起了误会。写他人品好,可是他的误会反映了他受阶级斗争为纲影响深。我能写出他些什么呢?原谅我不写,惟祝他在天堂里安好。

这件事让我想在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把人性的正义感强奸了,生出了“疑罪从有”、“处处阶级敌人”这样的怪胎。今天我们知识分子希望“依法治国”,“依宪法治国”,首先要从我做起,对学生考试,坚持疑罪从无,不要无证据地抓作弊,坚决不搞有罪推定。我曾经肯定,治国要搞Y管理;苏维尔奉行X管理理论的模式,害了俄罗斯,害了中国,也害了管理治国者自己。

今天正好我讲的《可持续发展经济学》考试,我不去监考,因为监考对我来说,让我有太多的痛苦的回忆了。

   疑罪从无,这是一个现代文明国家的起点。我欢呼我们民族的这个进步,欢呼宪法日的建立。这点算我的教学经验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11-1018779.html

上一篇:悼父文
下一篇:中国雾霾与大气褐色云团

6 宁利中 陆绮 王兴民 吉宗祥 gaoshannankai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0 16: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