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74年

已有 4345 次阅读 2014-12-23 10:09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成长,回忆,照片| 照片, 回忆, 成长

十一岁,家住鞍山市立山区太平村11335号。单身宿舍改造而成的家属宿舍。我们家是二楼西向套间两间,地板地。另有暗的厨房(也是门厅)和厕所,水泥地。小宅男一枚。除上学外,基本在家。爱干家务,洗菜烧饭擦地板。

 

小伙伴们

 

要读小学时就有小伙伴的记忆。与小伙伴交往的方式也是找个别合得来的,邀请到家里玩。当年的同学小伙伴,已经多年没有联系。如果我没有记错名字,他们有冯宝东、于晓光、关立杰、曹宏光、姜文茂、周思铁、王艳、于影等。这些小伙伴都来过家里玩,但不是同时来,通常只来一位。

 

关系最铁的冯宝东也住113栋,但不是同一个楼门,我们当时叫楼洞。我俩的友谊维持好几年,虽然也有中断。我在《下象棋:童年篇》提过他。

 

于晓光当时是班上的四个“单打大王”之一,人壮个子高,打架应该比较厉害。所谓“单打”,是指不叫班级外面的人来帮忙。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打架。他家里养很多鱼,很好看。

 

姜文茂似乎很聪明,聪明的人多不可靠。我个人一些比较私密的事情,例如在家里与女同学玩等,他给传出去。我把他永久性拉黑了。现在想想也不过是喜欢八卦而已,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周思铁练武术,而且还学画画,俨然文武全才。他仿佛也是班上“单打大王”,个子挺高但没有于晓光高,身体也没有他壮,但会武术呀!顺便一提,几个“单打大王”之间似乎没有比试过,只是种威慑。班级里很少打架。

 

王艳和于影就住我们楼洞,分别在三楼和一楼。两位女同学让我最早体会到漂亮的主观性。我曾对王艳说,她和李俊苹(班长,后转学)好看。王艳说我不会看,人家都说于影和李威(后来的班长)好看

 

小伙伴关系时好时坏,好坏通常时间都不会很长。已经记不准那一年到底在跟谁玩。平心而论,与小伙伴玩并不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也不是我主要的休闲方式。更多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里自己玩,当然也包括看书。当时没有什么书看,好在我远在上海的表姐表哥把他们不再看的连环画寄给我一些。现在没有太多的印象了。《列宁在十月》是个例外,我自己曾照着书上的画描图。这些书绝对不借出,有的小伙伴可以到我家里看。

 

课内课外

 

读书在鞍山市立山区晓光小学,离家也就步行两分钟。前一年秋季升入四年级后,担任班级学委,应该算聪明但不努力也不乖巧的学生。在整个小学阶段,这年最得班主任老师宠。之前未得宠,之后失了宠。

 

当时搞教育革命,不仅有公开课,还有学生上讲台。我可能是班上唯一上讲台讲过课的学生。不仅讲课,而且也管理课堂,如提问同学等。讲什么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只是提问时,看到同学们纷纷举手,我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叫谁。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现在还有记忆。这应该是我最早的教学实践,11岁在小学四年级课堂上讲课。

 

参加了学校鼓号队。记得鼓队乐器包括两个大鼓,八个小鼓,一个小镲。小鼓是女生打,其余是男生,我打小镲。另有男生组成的号队,女生组成的腰鼓队。前面说的关立杰和曹宏光好像都是号队的。参加区运动会的检阅以及一些外事群众欢迎等。印象中全区只有两个小学有鼓号队,腰鼓队相对多些。号和腰鼓都可以带回家练习。镲不需要,只是在学校一起练习。鼓和镲的“谱”是相同的,有三节还是五节,现在只能记得第一节(也不知道对不对)

1-2----1-2----1----2----3----4----1-2----1-2----1

 

负责该队工作的团委吴颖老师认为,我学习好,人就聪明,也能当个好的镲手。这个逻辑可能有不止一个问题。后来这一工作也变得愈发没有乐趣。我很吃力地勉强胜任鼓号队的位置。没有该方面的天赋,节奏感和反应速度都不行。节奏感不行,意味着我自己按“谱”打,后来可能无法与鼓保持相同频率和相差,即紧随着鼓响;反应速度不行,就是听到鼓响马上打还是慢了。坚持到小学毕业,自然退出。我一直怀疑吴老师后悔她的选择,但是练习很长时间了,也无法换人了。

 

偶尔也出校门学农,难得还到过工厂。走很远的路,但是挺有意思。我干农活不行,手比较笨,也没有劲儿,还怕累怕脏。我的长处就是淡定。例如除草,同学们都干完一条田垅,我还没有完成十分之一,但我不急。干完的同学,还有别的活,就算没有了,他们自由活动我也不羡慕,我除草本来就是在自由活动。这颇有些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的范儿。鲁迅先生曾概况韩非子说赛马的妙法,不为最先,不耻最后(不是《韩非子》中的原话,是鲁迅的原话)。大概也是我一以贯之的为人之道。

 

说明

 

这一年的照片比较难找,找到的也不能十分肯定在这一年,也许是72年或者更早。前一年,1973年的照片就很多,去上海、苏州、无锡游玩。按计划要到2023年年底再贴了。

 







在鞍山二一九公园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64》贴出后,有网友推断我小时候家里条件不错,这个我不得不承认,没有炫富的意思。父母都是大学毕业生,我是当时很少有的独生子,家境显然不会差。除了收入,还有房子。我们是三口人住个套间。冯宝东有两兄两妹一弟,全家八口只住一间,他爸还是车间主任。不过,虽然吃穿不愁,质量也不错(例如从小喝牛奶,后来倒了胃口,改吃鸡蛋,我记忆中,每天早上都有只鸡蛋),但我手里基本没有钱。家里是供给制,需要东西跟父母说,不能自己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853184.html

上一篇: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64年
下一篇: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84年

9 武夷山 姬扬 袁天宇 杨正瓴 高敏 杨生茂 魏焱明 yangb919 blackrain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1 08: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