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休养生息

已有 949 次阅读 2020-4-25 22:54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疫情, 家居, 记事

虽然欧美的新冠数据还是很惨,但我觉得已经是稳态向好了。美国尤其是纽约,病亡归因不可尽信。等着看年度死亡人数,未必比往年高许多。境内疫情基本上已经平息,虽然北疆有些院内感染还是隐患。据说WHO宣称“最糟糕的时刻即将到来”。那肯定不是指欧美当然更不是说境内,可能是说非洲或者南美。但非洲南美离华夏很远,影响不会太大。从最坏的情况看,东南亚爆发会极大增加输入压力,广西云南的边界可能有些难以管控。印度影响不会大,地形有天然屏障。不管怎样,只要航空没有放松,上海的压力不会太大。鉴于疫情几乎平息,以后疫时记事每月写一篇就可以了,每月25日。真心希望不要再密集起来。最大的悬念似乎是,有了抗体是否还可能感染。

 

认识的人中有第一位新冠相关(但非新冠患者)死亡。真是倒在黎明时刻。妻子的堂弟,在机场当医生,比我们小几岁。他算是在抗疫前线了,虽然我不肯定算不算第一线。在微信聊天里他说感染风险不很大,但很忙很累。其事迹在公司网站上有报道,《逆行战士》。很不幸,本周二上午心脏骤停,没有抢救过来,他就去世了。我有些没有科学依据的推测,心脏骤停是不是与新冠病毒有关也未可知。巧的是,那天我左眼时常在跳,感觉非常明显;而且似乎与休息无关,半夜醒时,仍在跳。妻子单位有位四十多岁的实验室工作人员,也在本周心脏骤停去世。

 

受堂弟不幸的刺激,我们更要休养生息。坚持适量锻炼,每周步行60公里左右。保证足量睡眠,目前每天7小时,不排除在条件具备时继续增加。加强恰当营养,增加蛋白质,争取减少淀粉和糖。这段体重控制尚好,遏制住上升走势,而且略有回落。

 

说到身边的疫情,在电梯门旁看到小区本月二日的通知。外卖快递等从9日开始可以进小区,因为小区中有近十户国外来沪居家隔离人员,最晚的是四月八日结束。不管怎样,小区可能是风险相对最大的地方,尤其在电梯中。养老院已经可以进入探望了。但要预约,在走廊大堂见面,不能进入卧室。我预约了明天的探望。当初开始写《疫时记事:森严壁垒》,就是由养老院封闭引起。

 

上大周一到周四都参加网上力学学科的宣讲会。第一次只是参加,没有发言。第二次不仅时与学生打个招呼,而且应学生要求说明一下力学的学习方法,还补充说明振动力学。临时点名,很意外。第三次不仅参加和与同学打招呼,而且回答力学专业属性的问题。第四次问题有两个,一个是解释力学和机械的关系,另一个是解释课程高等动力学。周二上大宣布毕业班研究生,确有必要原因,可以返校。需要由导师申请,层层报批。申请时间也很短,只有一天。我个人理解,不鼓励学生返校。研究生即使返校,也是网上答辩,那样就更没有必要返校了。周四下午,课题组教师参加一个网上务虚会,对今后的研究工作进行了广泛的探讨。

 

大上周六夜里哈深通知继续网上教学。那周的记事博文已经贴出,上周忘记补了。这是个重要信息,还是补充记录一下。后来我又专门问一下,据说下旬开始课堂上课。我还是怀疑本科生非毕业班本学期可能就不用返校了。不过,周三收到通知,让不在深圳的教师在本月27日前回到深圳,自费进行核酸和抗体检验,然后办理入校手续。如果不能到深圳,有请假等一系列很麻烦的程序要走。同时收到正式通知,本学期理论教学都以网课的方式进行。我本打算在评估工作需要和健康风险的基础上谨慎安排行程。各种操作都有难度,可能还是要冒一定风险。系主任网上请系里同仁核对广东省力学学会会员信息,我才知道自己是高级会员。参加的两个基金申请都进行了网上确认,一个是上周四,一个是本周一。这是第一次不需要签名,只需要在线确认,不知道是否与疫情有关。希望能有所斩获吧!

 

继续重读《柳如是别传》,差不多看完第三章。这两章第一次读就比较清楚,本质上还是比较简单。顺便一提,又注意到该书难度的两个因素。一个是没有按内容层次分段,经常有好几页(竖排每页字数不多)数千字都在一段。假如见过学生这样写,就让他们改了。幸好学生不知道,不然说是跟陈寅恪老学的。另一个是,有些背景知识缺乏必要的交待。例如,“明末人作诗词,往往喜用本人或对方或有关之他人姓氏明著或暗藏于字句之中。斯殆当时之风气如此,后来不甚多见者也。(p. 16)”既没有参考资料,也没有其他例证,直接从钱柳诗中找例证。但那些例证是为了考证柳如是的名字。这多少有些循环论证的成分。陈寅老也觉年轻的柳如是(其实还不叫柳如是)与陈子龙是佳配。“卧子以才子而兼神童,河东君以才女而兼神女,才同神同,其因缘合,殊非偶然者矣。(p. 140)”后来陈子龙是抗清的烈士,柳如是为殉夫的烈女,才同神同烈同。

 

《十日谈》看到第八天。该小说在结构探索方面或许对长篇小说的形成有所贡献。一群人讲故事,每天的故事有共同的主题,而且允许每天最后一个故事游离主题之外。第七天的主题是妻子出轨并欺骗丈夫。该主题的最后三个故事写得还是相当机智,情理之中,预料之外。有了些拍案惊奇的意思。第四天和第五天的主题是爱情悲剧和爱情喜剧,或许属于最积极的内容,但故事都比较简单。

 

这段没有看任何电视剧或网剧。在网络上搭便车看“圆桌派”,有时候挺有意思。窦文涛主持,常出场的有梁文道、许子东、马未都、陈晓卿、蒋方舟、周怡君、孟广美、柯蓝等。通常三男一女,围着圆桌,侃侃而谈。比较有趣的是都是日常生活层面的事情,而且也不算八卦。似乎是窦文涛感慨人生,说在非洲大草原看到一种羚羊,雄性羚羊成天跳来跳去,就是在自制它的母羊与其它公羊接近。他觉得人好像也差不多。蒋方舟说恭维人,配着表情说,“世界上自称孤独的人很多,我发现只有你才真正知道孤独。”她说这是大杀器,此语一出,听者就会觉得说者特别懂自己。另一个大杀器本质上就是女儿小时候写作文总用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配着表情,因此更有杀伤力。

 

周日傍晚去徐家汇公园,用包子喂鱼。天鹅来抢食,比鱼有很大优势,结果工作人员来制止。换个没有天鹅的地方继续喂鱼。天鹅应该吃菜,但似乎更爱吃面包包子等,可能对健康不利。然后去衡山公园和光启公园,都已经关门。周一晨走晚走的去程归程都从华山绿地穿过,两个归程都在里面绕一点儿。华山绿地已经有人跳广场舞,徐家汇公园还是不许聚集,包括跳舞。周二也是晨晚双走的去途归途都走华山绿地,晚上归途在里面稍微绕绕。周三晨走时往返都从华山绿地穿过。下午去某国企研发部门交流,不打算晚走了,但有人召唤,还是走了大半程,另外条路,在面包店碰头。周四还是早晚双走,都从华山绿地穿行或绕行(晚归程)。那天原计划在家早餐店吃点心,后来因故改了计划。周五早晚双走,还是从华山绿地穿行或绕行。晚归途中去吃点心。很意外发现那家店摆着不少空心的装饰书。多数是经史子集,也有个别《厚黑学》《鹿鼎记》之类的书。我拍照片发了朋友圈,附庸风雅,也是向风雅致敬的一种姿态。周六下午散步,先去光启公园。又去徐家汇公园,用包子喂鱼,拍了许多照片。天气晴好,无数乌龟出水晒太阳,露出水面的石头上,往往有好几只,更有些乌龟迭在一起,不知道它们什么关系。然后去衡山公园。打算去高坡上坐一会儿,可惜两个坡顶的三张椅子上都有人。大丽花开得很好,拍些照片,《老眼看花之衡山公园大丽花》。路上看到街边的花板,有毛地黄、翠雀、耧斗菜等,还有只蝴蝶停在花上。拍了照片,发了朋友圈。

 

在华山绿地经常遇到一种人养的鸟。在笼子外面飞来飞去,有时候落在养鸟人的肩上,有时候似乎还要落在别人的衣袋上。跟我们也挺亲近,感觉也想停在我们肩上,因为常在我们身边扑着翅膀悬停。与养鸟人聊天。这种鸟有三只,两雄一雌,从小养起,认识人也认识家。雌的不能放,正在发情期,容易跟其他鸟飞走。两只雄的彼此争斗,有只比较厉害。它落在养鸟人肩上,就不许另一只落。鸟虽然喜欢悬停逗弄陌生人,其实不会停在他们身上。看来我们想多了。那天我返程时正好看到他收鸟。一只雄鸟已经关回笼子了,另一只在树杈上跳来跳去,似乎不肯回家。

 

女儿仍在忙她的项目,周末没有回家。净化水系统该清洗了,只能等下次来了。我们家累到心脏骤停风险最大的就是她了。何以解忧唯有自助餐。她大吃大喝一顿,有16道肉菜,发照片让我猜价格。我承认,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只报出108元。我真是有自知之明,虽然没有自菜之明,价格是680元。那真是完全符合张主任的建议,大量摄入蛋白质,希望能消化。她还自述做个奇怪的梦。“梦到我在国外留学,自己住一间,有次回家的时候看到有几个外国人坐在我房间门口,其中一个女生抽完烟把烟头扔进我房间。我一脚就给踢出去了,结果那个女生说我乱扔烟头,要报告宿管开除我,我说这不是你扔的么,旁边的外国男生说可以作证,是我干的,我又惊又气,一番英语大辩论,就醒了”。不知道这个梦表达了怎样的思想感情?“背后又隐藏着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以后见面,让她讲讲“英语大辩论”的实况。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疫时记事:一步之遥

 

疫时记事:小小寰球

 

疫时记事:天地不仁

 

疫时记事:零敲碎打

 

疫时记事:内外有别

 

疫时记事:网上张望

 

疫时记事:道阻且长

 

疫时记事:水深火热

 

疫时记事:此起彼伏

 

疫时记事:渐入常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30132.html

上一篇:黑色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故事》
下一篇:看花老眼之衡山公园大丽花

4 郑永军 武夷山 王汉森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4 14: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