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渐入常态

已有 1324 次阅读 2020-4-18 22:5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疫情, 阅读, 记事

“疫时”远比我估计的要长。国内似乎开始进入常态化。一方面,不能说疫情结束,不仅有外部持续输入,而且偶尔也有内部关联病例;另一方面,生活还要继续,在防疫需求的约束下,仍要合理安排时间,提高效率。我现在已经不看疫情相关的研究论文了,就等着最后研发出疫苗,并证明安全有效。新闻也不太看,yahoo新闻,有时候能看有时候不能看。能看的时候就看两眼。中文新闻可以看看标题,报道虽然不靠谱,但不报道的还靠谱,没有提到的控制疫情就不错,例如韩国,例如台湾,或许还有澳洲。真是所谓No news is good news.

 

总体上,欧美高峰期已过至少是将过,总的倾向是放松人员流动限制。德国出台了分阶段、分行业渐进式复工复课的路线图。美国也在酝酿重启经济。顺便一提,至少在欧美,重启经济与拯救国民生命并非矛盾;就是把生命安全放在首位,经济也不能一直停顿。

 

很多事情,时间上离得太近看不清楚。套用白居易《放言》(五首之三)所谓“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可以说

估灾要待一岁后

灭疫须以数年期

前句就是我所谓《年度死亡率事后评估》,后句是推测疫苗没有几年不能成熟。更何况,很多事情空间太远,也不用看很清楚。至少一年内,出访欧美都不太可能。

 

学校学生返校也在准备中。上大不清楚具体的时间,毕竟我也没有课。如果还继续上网课,好像我也要学着上了。硕士生的预答辩也在计划中,线上进行。导师的工作如看论文等,本来也不需要当面进行。冬季学期两个班的成绩一直没有给,因为课堂的记录和学生的卷子都在办公室。办了入校手续,把成绩处理了。不知道去年的票据是否过期,自己办次报销。新规矩要贴票子,其实也不新,只是过去不知道。说道也很多,好在我自学成才。女儿吐槽说,“天呀,教授亲自贴发票,这个世界怎么了?”其实我向来“多能鄙事”,下得了厨房,上得了课堂。送报销单的方式也变了,机器自动接单。我没有打出接单回执,不知道是机器有故障,还是我不会操作。相信财务,不需要用回执查询。都折腾完才知道,去年的票据下学期才过期。大量的票子等学生回来再说吧。哈深那边博士生下月返校,我的学生安排在第二批,其实只比第一批晚一周,在中旬。去年的硕士要准备开题,也是线上进行。

 

有大企业新成立研发部门希望与我们课题组交流。这是学院经办老师的说法,不可尽信,或许只是想让我受宠若惊而不便拒绝。随着年资增加,同事们似乎愈发觉得我是宅男,特别在有疫情时,很少出门。其实我现在确实愿意与企业的技术人员进行实质性的交流,并探讨可能的合作。交流时我准备报告近年来主要研究工作,课题组另位教授也报告,还希望企业专家能报告一下工程需求。疫情期间,需要办理出入手续,有绿码还不够,另外需要在手机上查证自己前14天行程并截图。

 

继续重新读《柳如是别传》。这次基本上只是随便闲翻。上次看热闹,关注故事,兼顾诗词。这次试图看门道,努力理解其中的逻辑。例如《缘起》很短,其实内容也丰富。开始引用作者自己的多首诗,包括那些脍炙人口的句子,“食蛤那知天下事,然脂犹想柳前春。”“残编点滴残山泪,绝命从容绝代才。”“平生所学惟余骨,晚岁为诗欠砍头。”这些诗在感怀身世的同时,都表达了对柳如是的膜拜,爱女及夫,也有对钱谦益的理解甚至同情。因此,作者聚焦钱诗与柳如是有关的部分,加以笺注。笺注的传统,“自来诂释诗章,可别为二:一为考证本事,一为解释辞句。质言之,前者乃考今典,即当时之事实,后者乃释古典,即旧籍之出处。”后者有钱尊王的钱谦益诗注释,主要是后者。举例说明前者的欠缺,因此《柳如是别传》更关注前者。顺便一提,《缘起》中称赞柳如是所代表“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最早见于陈寅老1929年为王国维纪念碑写的碑文,“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似乎在陈寅老看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一个精神谱系,包括王国维也包括柳如是。

 

继续重读《十日谈》。已经读到第六日。有时候应邀给人转述,最常听到的反馈就是“简单”。按照汉语故事的标准,这些故事确实过于简单。我过去读历史小说时就注意到这个事情。西方那些脍炙人口的历史小说,如Walter ScottIvanhoe,跟《三国演义》相比真是非常幼稚;Robin Hood的传奇,比起《水浒传》也单纯得很。华夏人士往往推崇计谋,诸葛亮之类,动辄“我有一计”。我小时候简直对诸葛亮崇拜得五体投地。不过,蜀汉在三国中还是率先被灭了,细思恐极。

 

周日傍晚到徐家汇公园散步。归途买生煎,有人觉得堂吃不安心,带回家吃。到超市买鸡蛋。回家不久便有暴雨,没有赶上很庆幸。本周前三天《头晕中》《低烧过》,演习了新冠轻症的应对。虽然体温最高37.2度仍低于新冠的门槛值37.3读,但周一周二都居家隔离没有出门。持续监测弄清楚了体温变化规律,晚上睡觉时到早起最低,刚过36度。下午最高,正常就是不发烧时接近37读。周三断崖式停药,由原来每日三次每次4粒改为早3粒午1粒然后挺。恢复每日双走,早走和晚走的归途都从华山绿地中穿过。行走11.2公里,是前两天居家的十倍。走出疫情预演后用药硬着陆运动强起飞。周四到校开会,早晚都没有走,小朋友也不肯走,都乘了公交。晚上到徐家汇公园散步。周五早晚双走,去途归途都从华山绿地穿过。归途还在里面坐一会儿,分享一根油条。周午餐后出门散步。去徐家汇公园,用两个鸡肉包子喂鱼,似乎鱼有些饿。去超市买菜后回家。路上遇到雨,好在不大,而且带伞了。

 

女儿比较忙。周末没有回家。有时候开夜车到后半夜。当然,以她的资历和介于中级高级职位间的位置,即使在通常被人们认为轻松的高校,这也是常态。年终奖已经发了。如果不打七折,与去年大体持平,应该算很不错了。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疫时记事:一步之遥

 

疫时记事:小小寰球

 

疫时记事:天地不仁

 

疫时记事:零敲碎打

 

疫时记事:内外有别

 

疫时记事:网上张望

 

疫时记事:道阻且长

 

疫时记事:水深火热

 

疫时记事:此起彼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29035.html

上一篇:南宁青秀山天池
下一篇:欲读书之去年旧约

2 武夷山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18: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