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言不尽意—学界小说丛谈之《丽娃河》

已有 1388 次阅读 2020-4-16 22:58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学界小说, 随感, 札记

李劼的长篇小说《丽娃河》,1999年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网上还有电子版本,内容比纸质版略多些。丽娃河是华东师大一景,故事就发生在华东师大。作者标注时间是“19977月至910日完稿于上海市郊丰庄小区”。可以推断尾声结束于1997年。主要故事的展开推测是在1994年,还有些追忆当然更早,一直到57年。

 

这是我比较早读到的国内学界小说,可能仅在《围城》之后。小说也很有意思。不知道为什么,这部书比较受到冷遇,反响远不如后几年出版的学界小说《桃李》《所谓教授》等热闹。我推测可能的外因是学界外当时还不关心学界,而内因则是小说的结构有些复杂,情绪却又有些像所谓“爽文”。以下先说说小说的结构,小说的版本和小说作者的背景。

 

这是本很罕见的具有自指涉的小说,有些像Escher的画。整部小说,是小说中男主人公龙在田所写的一部同名小说。他有这样的写作计划,“有一个类似于钢琴协奏曲那样的小说构架,主题旋律由每一章的第一部分奏出,它就像一架钢琴,奏出主人公的故事和命运,包括你父母的悲剧在内。然后是三组管弦乐的协奏部分。我说三组的意思,是指由九个人物分别承担协奏部分的关联主体,三人一组,每一组依次环行三个章节,这样就有了九章,然后最后一章是一个大合奏,再加上引子和尾声,正好构成一个完整的钢琴协奏曲。(p.293)”所谓主题旋律,就是龙在田和未来的夫人苏非在另一个城市见面和聊天,说各自的故事。其余部分都发生在大学以及大学所在的城市。作者李颉的名字也在小说中出现,是龙在田和苏非都读过的中篇《褐色鸟群》中的一个人物。格非所写的那个中篇是具有两、三层套娃式结构的深奥小说,李劼是某种具有参照性的局外人,“不仅懂画而且懂诗懂开密封罐头治疗牛皮癣甚至他还懂不生”“不生是一种哲学”。

 

小说除纸质版外,网上还有电子版本。电子版本的内容比纸质版略多。纸质版主要是删节,改动不多,只有个别几个例外。最大的例外,纸质版中,57年出卖苏非父亲、骗婚苏非母亲又残酷虐待她的阳痿大学生李利民,在电子版中为贾利民,就是90年代的校书记。删掉的内容大概分成三类,一类是有些明显让人联想文坛现实的,主要的如主人公有位跳楼自杀死去的师兄弟,次要的如有位“把簇新的棉被盖到受伤小战士身上的女作家”;像我这种文坛外人都知道说的是谁,就有些过分了。另一类是有些夸张过火的言辞,如“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阶级斗争之类,全都是个人恩怨。”改成了“这世上充满个人恩怨(p.267)”又例如,“自古以来,接班就是件头等大事。过去的接班在王子中间进行,如今变成了弟子之间的高下之分。[有支歌你们唱过么?我小时候就很认真地唱过:‘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他的学生听了一个个羞愧得无地自容。其中只有卢强最后勇敢地向导师抬起头来,十分坚定地表示:张先生,你放心吧,我会接班的,我肯定要接班,这是一定的。我不接谁接?我不说谁说?[共产主义是大家的事,也是我卢强一个人的事!]张超听了缓慢而凝重地点了点头说,人是应该有这份雄心壮志(的。)[,但用不着这么说出来;接班不是说的,而是做的。年林彪把接班说了出来,结果怎么样?]张先生这话把卢强给吓得(差点)当场哭了出来,说他并不是真的想接班,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的,他以为这样会让老师听了喜欢[,没想到后面有温都尔汗在等着他]。张先生朝他微微一笑,告诉他的学生们,有时候该哭的时候就得哭。卢强马上破涕为笑说,他知道了,明白了,这堂课上又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袁逸儒听说了张超对学生的这番教诲之后,对人说他的这个学生确实已经超过了他,难怪要叫张超。(p. 64)”其中方括号中是电子版有纸质版删去的内容,括号为纸质版增加的。说实话,这种删节使得意思有些不连贯了,“吓得差点当场哭了出来”就是没有哭,后面怎么会“马上破涕为笑”。还有一类是电子版有些或许少儿不宜的床戏描写,纸质版自然也删去了。最后一类其实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多少有些游离主题。总体上,我觉得电子版的质量要高于纸质版。不过,本系列博文以后只引用纸质版。

 

现实中的作者李劼与小说虚构的主人公龙在田有许多类似之处。两人都在八十年代入职高校,都负有才名,却直到90年代中期离职时仍只是中文系讲师。两人都是名师弟子,李劼是大师级学者钱谷融的硕士,龙在田是小说中实际掌控中文系的权威袁逸儒的弟子。两人都写过本研究《红楼梦》的专著,也都写了小说《丽娃河》。李劼曾荣获1988年上海青年文学奖,龙在田获过一次奖。两人最后都离职去了美国。我只是忙中偷闲读点文学书消遣,与文学圈子没有任何交集,否则或许能知道更多的相似之处。

 

作者还出版了多少有些自传性的“三部曲”,《上海故事》《毛时代》《星河流转》,后者中有些可补充《丽娃河》中语焉不详的那场所谓大火以及主人公随后的牢狱生活。那“三部曲”都不是学界小说,而且也没有见到大陆版本,所以就不细说了。

 

小说中两处说到主人公的名字取之《易经》中有关乾卦第二爻的解释,见龙在田。顺便一提,《易》中有许多跟龙有关的话,都被金庸写进了《射雕英雄传》的“降龙十八章”,诸如“亢龙有悔 ”“飞龙在天”“见龙在田潜龙勿用”“龙战于野”“神龙摆尾”。我准备用三篇博文说这部小说,标题也都取自《易》。《言不尽意》是关于小说的背景,基本不涉及小说的故事。《潜龙勿用》说小说的故事。《与时偕行》说小说中的几位学人。

 

李劼,本名陆伟民,1955年出生于上海市。1973年中学毕业下乡,1978年考入上海师范学院中文系,1982年获得学士学位后到郊区某中等师范学校任教。1984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攻读文学硕士,导师为钱谷融教授。1987年获得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两年后被捕入狱,次年被释放返校,继续教书。1998年赴美参加学术会议,随后在科罗拉多大学做访问学者半年。1999年在纽约任《明报》编辑,至2001年。2001年至2004年在纽约城市大学贝鲁克学院教中文。著有多部长篇小说,并解读和翻译中国古典著作。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听唱新翻杨柳枝—关于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如鱼饮水—学界小说丛谈之《莫须有先生传》

 

一段好春藏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英国情人》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危城内外学界小说丛谈之《双山》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象牙塔学界小说丛谈之《杨绛全集(1)

 

老大嫁做商人妇学界小说丛谈之《傲霜花》

 

耄耋说情爱学界小说丛谈之《师姐》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花好月圆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之后》

 

相煎太急学界小说丛谈之《牵牛花》

 

疾风劲草学界小说丛谈之《生命与爱情》

 

风刀霜剑学界小说丛谈之《马兰草》

 

天翻地覆学界小说丛谈之《朝云暮雨》

 

学界小说丛谈之《半个月亮,半个太阳》

 

风起云涌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上、下册)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理想主义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大学反思

 

身世浮沉雨打萍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红莲相倚浑如醉学界小说丛谈之《诗人之死》

 

“文革”的大学理念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时代背景

 

大转折前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魂兮归来》

 

工农兵大学生的爱情学界小说丛谈之《起步》

 

师大三年学界小说丛谈之《黄花堆积》

 

由红到紫的工农兵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紫色学历

 

只是当时已惘然学界小说丛谈之《我的大学》

 

昔日娇子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拨乱反正学界小说丛谈之1977-1989年的大学

 

英语教授的求学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

 

英语教授的工作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第二部)

 

回首向来萧瑟处学界小说丛谈之《人啊,人!》

 

时代伤痕的想象学界小说丛谈之《何直教授》

 

二十年后的同学相会学界小说丛谈之《土壤》

 

坎坷学者路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探索美的人

 

解开谜团学界小说丛谈之《女大学生》

 

与魔鬼交易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晕眩》

 

一地鸡毛的学界学界小说丛谈之《无爱的情歌》

 

梧桐应恨夜来霜学界小说丛谈之《空中的足音》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英语青椒初入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真》

 

浮事新人换旧人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城》

 

满园春色关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恋》

 

思而不行的大学老师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侏儒》

 

情欲激荡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第十一诫》

 

今朝放荡思无涯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非学界故事)

 

从希望到惶恐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部分

 

休对故人思故国学界小说丛谈之《悬空的十字路口》

 

菲菲物竞华—学界小说丛谈之《承担:六〇后大学生》

 

雅俗熙熙物态妍学界小说丛谈之《苏黎红小姐》

 

惊雁失行风翦翦学界小说丛谈外篇之《绫罗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何人可觅安心法—学界小说丛谈之《脑裂》

 

沧海桑田—学界小说丛谈之《裸体问题》

 

艰难苦恨繁霜鬓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力学家故事)

 

平生正被儒冠误学界小说丛谈之《暗示》(学界故事部分)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

 

一师两生三人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我们”与“我”及其超越—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推枕黄粱犹未熟—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梦》

 

冶金教授的似水流年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罗恒》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青青园中葵学界小说丛谈之《毕业生》

 

从新闻到漩涡—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之后

 

才女的冷傲—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女生》

 

天才的误区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男生》

 

教学型高校流水账—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

 

隔离—学界小说丛谈之《爱你两周半》

 

教授的硬功夫和软实力学界小说丛谈之《所谓教授(修订版)

 

学者的素质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先生》

 

无端却被秋风误学界小说丛谈之《象牙塔下

 

花自飘零水自流学界小说丛谈之《郑袖的梨园》

 

春江水暖鸭先知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独在异乡为异客—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墙角数枝梅学界小说丛谈之《中国女博士》

 

求荣争宠任纷纷学界小说丛谈之《鱼肠剑》

 

江山有恨销人骨学界小说丛谈之《梨园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步步寻花到杏坛—学界小说丛谈之《弦歌》

 

可怜光彩生门户学界小说丛谈之《打金枝》

 

无边落木萧萧下学界小说丛谈之《子在川上》

 

一场春梦日西斜—学界小说丛谈之《应物兄(上,下)

 

曾经沧海难为水学界小说丛谈之《上邪》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28727.html

上一篇:杭州浙江工业大学屏峰校园
下一篇:南宁青秀山天池

1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18: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