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来唯把旧书谈:非典时节读《鼠疫》

已有 1686 次阅读 2020-1-21 22:54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鼠疫》, 回忆, 记事

是否在春节长途旅行去探亲,成了个问题?现在的情形,让我想到17年前,SARS肆虐的时候。当时的事情已经记不清了。如果我没有记错,我所就职的学校并没有封校,还是照常上课。好像有场全国性的什么答辩取消或改为远程答辩了,但与我没有关系,本来也不参加。

 

尚有印象的有两件事。其一是由于言论引起众怒的Sharon Stone,我看了她主演的几部片子,Basic Instinct (1992), Basic Instinct 2(2006)等,其中Sharon真是性感尤物风情万种。其二就是接着要说的,读了本小说《鼠疫》。是加缪法文小说的英译本,The Plague,那个时代特有的国内内部发行的影印书,印刷质量很差。不记得译者是谁。细节已经忘记了,只记得大概。

 

小说很有些像寓言。某个城市发生鼠疫,与外界隔绝。在这种荒谬的局面下,所有的人不得不做出选择。这或许是存在主义的场景,但我不觉得小说有很强的哲学意味,至少可读性不错。如果一定要套存在主义哲学,那就是所谓“存在先于本质”。行动界定了人物。由于作者写作的年代,也有人说鼠疫象征着法西斯主义,当然也不无道理。但这种解读其实反而降低了小说的意义,本来可以理解为人类所要面对的普遍困境。

 

小说人物非常概念化。主人公也是主要叙述者是位医生,出于职业操守而不是宗教等超越性信仰,治病救人,积极抵抗鼠疫。医生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我个人很向往的那类低调的底线坚守者,或者说是正派的健全普通人。他的精神动力不是遥不可及的理想,而只是常识,在小说中以他的母亲为象征。

 

小说中也有高远理想的追求者,有位圣徒或者以圣徒要求自己的人物。具体做了什么我不记得了,医生与他即若即离,抱有戒心。那位圣徒在战胜鼠疫之际莫名地染病死了。我觉得作者如此写也颇有深意。

 

小说中还有各式人物。把鼠疫视为天谴的主教,犹豫是否为爱情而逃离的记者,因鼠疫爆发而暂时安全的罪犯,以及其他更普通的人物。

 

万一推迟开学,我准备重新读一遍The Plague。希望不至于如此。

 

 

忆来唯把旧书谈:开篇词

 

回望三十年的阅读潮汐 (转载,附个人感受)

 

雯雯的故事

 

曾读过的“必读书”

 

有所读有所不读

 

忆来唯把旧书谈:有史以来最佳小说100

 

忆来唯把旧书谈:有史以来最佳科学图书100

 

忆来唯把旧书谈:百种传记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短篇

 

忆来唯把旧书谈:王安忆笔下的校园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中篇1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中篇2

 

忆来唯把旧书谈:少年闭门读禁书

 

忆来唯把旧书谈:三打白骨精故事

 

忆来唯把旧书谈:最初的世界知识

 

收藏的杨绛作品

 

我读过的杨绛作品

 

忆来唯把旧书谈:《理性主义》

 

忆来唯把旧书谈:小诗《我不要那样的生活》

 

购书旧事1

 

忆来唯把旧书谈:萨特的文学和哲学

 

购书旧事2

 

忆来唯把旧书谈:加缪的文学和哲学

 

忆来唯把旧书谈:《邓肯自传》

 

忆来唯把旧书谈:德波伏瓦的书与人

 

忆来唯把旧书谈:三十年前曾读禅

 

收藏的王小波作品

 

本溪购书旧事

 

忆来唯把旧书谈:哲学窥门

 

忆来唯把旧书谈:金庸的武侠小说

 

忆来唯把旧书谈:《傅译传记五种》

 

忆来唯把旧书谈:美术欣赏启蒙

 

忆来唯把旧书谈:《外国现代派文学作品选》

 

忆来唯把旧书谈:文史哲选本

 

忆来唯把旧书谈:傅雷先生的译序

 

忆来唯把旧书谈:《自私的基因》

 

忆来唯把旧书谈:《合作的进化》

 

忆来唯把旧书谈:传统评书随想

 

忆来唯把旧书谈:购《罗丹艺术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15155.html

上一篇:苏州寒山寺
下一篇:罗马耶路撒冷圣十字殿

2 范振英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19 00: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