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俄罗斯博物馆:其他雕塑

已有 1079 次阅读 2019-9-11 08:24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雕塑, 背景, 照片

继续说俄罗斯博物馆(Russian Museum)中的雕塑。上次贴了《希腊诸神》,这次贴其余的,数量比希腊诸神略多。大致按哲学、宗教、历史和其他分类。

 

先贴出两位哲学家的雕塑,作为对学问的推崇。特别是苏格拉底,堪称优秀教师,开启发性教学之先河。可惜本人述而不作,后人只能通过色诺芬、柏拉图的著作了解他。柏拉图本人也是哲学家,这样也难分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是否真是苏格拉底。这给我们深刻启示,即使如苏格拉底那样的伟大教师,还是有著述更好些。我们这些平凡的教师,还敢宣称自己只教学不发表?

 

 

苏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 1875) by Mark Antokolsky(1842-1902)

 

斯宾诺莎(Spinoza) by Mark Antokolsky (1842-1902)

 

然后是几座有自然神论色彩的雕塑。

 

 

(Spring 1871-1872)雕塑者未知

 

音乐的起源(The Beginning of the Music 1825) by Samuel Galberg (1787-1839)

 

伏尔加河与涅瓦河的汇合(Union of the Volhov and Neva Rivers 1801) by Ivan Prokofiev (1758-1828)

 

泛神之后就是一神了,但《圣经》题材的作品很少。我只拍到了三张。前两张出自《旧约》,是犹太教与基督教共同的经典;后一张出自《新约》,只是基督教的经典。

 

 

大卫(David 1849) by Alexander Bellave (?)

 

利百加(Rebecca 1863) by Parmen Zabello (1830-1917)

 

群众前的基督(Christ before the People 1878) by Mark Antokolsky (1942-1902)

 

转向历史。古典世界背景的雕塑只拍两张。亚历山大大帝的故事情节不清楚。大阿格里皮娜是罗马著名统帅马尔库斯·维普萨尼乌斯·阿格里帕的女儿,第一位罗马皇帝屋大维女儿尤利娅之女,其父阿格里帕极受屋大维信任,几乎分享了权力。大阿格里皮娜嫁罗马将领日耳曼尼库斯·恺撒,养育九个孩子。这些孩子中最著名的是盖乌斯·恺撒,即后来的暴君卡利古拉;还有女儿小阿格里皮娜,另一个更昏庸的暴君尼禄之母。大阿格里皮娜参与其夫许多次军事行动,被认为是古代世界最贞洁、最崇高的女性之一,但后代却品行低劣。

 

 

亚历山大大帝的守夜(Alexander the Great’s Vigil)

 

()阿格里皮娜和她丈夫日耳曼尼库斯的骨灰罐(Agrippina with a Cinerary Urn of Her Husband Germanicus) by August Veizenberg (1837-1914)

 

俄罗斯历史题材相对较多。最多的是历代沙皇,按在位时间先后排列。后面还有位宰相,以及无名哥萨克战士。

 

 

恐怖的伊凡(Ivan the Terrible 1878) by Mark Antokolsky(1842-1902)

 

彼得一世头像(Peter I) by Marie-Anna Collot (1748-1821)

 

作为Fimida(不知道何意)叶卡捷琳娜二世(Catherine II as Femida 1796) by Mikhail Kozlovsky

 

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立法者(Catherine II, the Legislatress) by Fedot Shubin (1740-1850)

 

沙皇保罗一世(叶卡捷琳娜二世之子)(Portrait of Paul I 1800) by Fedot Shubin (1740-1850)

 

亚历山大三世(Alexander III 1897-1899) by Mark Antokolsky(1842-1902)

 

亚历山大·别兹博罗德科(俄罗斯首相)(Portrait of Alexander Bezborodko 1789) by Fedot Shubin (1740-1850)

 

战斗后的哥萨克 (Cossack after a Battle 1873) by Evgeny Lanseray (1848-1886)

 

有幅画面很漂亮的雕塑,寓意深刻。驯蛇者的身体也呈现某种蛇形。这或许应了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所谓,“久斗恶龙,自身亦成恶龙。”细思恐极。

 

 

驯蛇者(Serpent Tamer 1899) by Leopold Bernstamm (1859-1939)

 

北欧神话有著名的魔鬼梅菲斯托菲勒,《浮士德》中的大反派。人们常把书中该魔鬼的话“Teurer ist alle Theorie, und grün des Lebens goldner Baum(理论总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常绿)”当成作者歌德的话。

 

 

梅菲斯托菲勒(Mephistopheles 1883) by Mark Antokolsky (1842-1902)

 

最后两个不知道名称的确切的翻译。推测是前者也是俄罗斯或北欧神话人物,后者更是完全不知道了。

 

 

(Polykrates 1790) by Mikhail Kozlovsky (1735-1802)

 

(Boyan 1889) by Pius Wielonski (1849-1931)

 

 

俄罗斯博物馆:希腊诸神雕塑

 

俄罗斯博物馆:卡尔·布鲁洛夫的油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197507.html

上一篇:在罗马历史转折处—重看电影《埃及艳后》
下一篇:“既见……”

7 王从彦 武夷山 鲍海飞 李学宽 刘钢 韩玉芬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0 18: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