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风刀霜剑—学界小说丛谈之《马兰草》

已有 1964 次阅读 2018-5-16 14:20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学界小说, 随感, 札记

亢彩屏的长篇小说《马兰草》于1980年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算是典型的学界小说了,写1961年到1962年塞外省城中某大学历史系教师的故事。是学界小说中很有“伤痕文学”色彩的作品。作者标注,“1979.7.23初稿”“1980.2.29修定”,那也正是“伤痕文学”大行其道的时候。“伤痕文学”中以大学为背景的小说不多,而且该小说独特之处是所反映的时代既不是反右也不是文革。80年前后出版的大学小说,例如戴厚英的几部,更接近所谓“反思文学”了。

 

这是个非常凄惨的故事,甚于该作者写反右的《牵牛花》。结构上也是倒述。开篇“楔子”写因病而显得极度衰弱和苍老的何丹在“东海之滨,三江交汇的临河小城(p. 5)”养病,等来了当年陪护妻子期间被作为“敌人”抓走的丈夫柳彤回到故里,他自己“评上讲师了;几篇论文要出集子。(p. 11)”学校也把“讲师”职称作为礼物,送给长期患病在江南丈夫故乡治疗的何丹。时间推算是1978年。后面的正文从何丹1961年从师范学院借调到大学开始,到1962年她患病努力争取到回故乡治疗结束。最后“未完的话”,说明小说中主要人物此后的生活轨迹。

 

24岁的女主人公何丹是“一个政治上纯洁、业务上出众、前程远大的少女(p. 128)”,却只有“平庸的外貌(p. 128)”。因为自身的朝气和活力,引来历史系副主任燕君陶的追求,也被教师团支部书记、校党委秘书金临风看中。她却因为人品学问看上了比她大9岁的摘帽右派柳彤。由于系书记陆芒与宣传部长俞帆斗争需要,校党委费书记独断专行,还有系秘书胡沛的盯梢密报,他们都成了被批判对象。金临风趁机强奸何丹。之后何患了精神分裂症,另外还有种什么怪病,要用激素治疗。陆芒了解内情,却因为斗争需要,声称何是与燕或柳私下发生关系。燕君陶虽然有上海人的琐碎小气,但还是与人为善,当时也无能为力。同事中好人也是多数,但于事无补。尽管知道何丹的病无法治愈,也不能生育,柳彤还是与何结婚,以便于照料她。陆芒等把他们两人下放到农村,但因病被退回。小说结束时,在校组织部长陈信等领导支持下,柳彤何丹夫妻转诊上海治疗。作为对照,小说还写了不择手段往上爬的美女教师吕人美,为利益而结婚,为利益而揭发丈夫并离婚,先后害了三任丈夫或情人,包括第三任的金临风。

 

大学的大环境变得愈发险恶,所谓“风刀霜剑严相逼”。只有生命力及其顽强的马兰草大西北较多,耐旱,耐贫瘠才能存活。前面写反右的小说如《牵牛花》和《生命与爱情》中,被打成右派都是多少有些言论。这里的何丹完全是无妄之灾。斗争也更加残酷。当了右派降级使用的俞帆被甄别摘帽了,他还是感慨,“甄别有什么用?甄别了老的,再打小的;‘分子’只会增加,不能减少!(p. 310)

 

小说的重点写政治斗争,反映时代的残酷性。上层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下层无可奈何,人人自危。更糟的是,大象打架,小草遭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小说顺便也提到当时的大学及其教师。“如果把系里的聪明人排队,确是个摆不平的事。因为这里边实在都是些天资很高的人,把谁当作庸才谁也不服气。他们都是名牌大学的产品,而且,学业成绩都应该在中等以上;否则,不可能分配在高等学校任教。可是,实在的情形是,尽管这里边的人都不苯,但智慧的表现却各有千秋,各具特点。(p. 255)”当然,大学从来都是这样。那时候教师要挑灯备课。“做教师的都养成了夜间工作的习惯,白天要开会,做学生工作,写讲稿往往被打断,效率不高,只有晚上才‘出活’。(p. 39)”现在开夜车大概是搞研究了。此外,当年也有现在所谓的“行政化”“学府变成了官场,真是斯文扫地!(p. 285)”官场的逻辑,“走到哪里都要有个靠山、后台,否则不会顺利。千万不能得罪顶头上司。(p. 312)

 

作者的校友苏叔阳写了序并推荐出版。这个有些过于凄惨的故事,当年竟然重印,共印了九万五千册。当年的文学盛况,以及“伤痕文学”大行其路,现在真是难以想象了。

 

作者亢彩屏,1937年出生于河北。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并到宁夏医学院任教,1962年调入宁夏大学担任政治系教师。与男朋友分手后,与“摘帽右派”汤宜庄恋爱。1965年结婚后夫妻一起下放六盘水区,但因病被退回。随后辗转北京、西安、上海等地治疗。《马兰草》是其处女作,个人生活经历较多(如与“摘帽右派”恋爱,患病到南方治疗等)。已经说过的《牵牛花》出版在《马兰草》之后,写的是反右在《马兰草》之前。《马兰草》在主人公在《牵牛花》中也提了一句,主人公所在班级毕业分配,“有的人像西北荒漠中的一棵‘马兰草’(p. 451)”,仅此而已。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花好月圆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之后》

 

相煎太急学界小说丛谈之《牵牛花》

 

疾风劲草学界小说丛谈之《生命与爱情》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天眼》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114263.html

上一篇:南京莫愁湖公园湖外湖
下一篇:伊春石林国家地质公园其他

1 李军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9 18: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