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追忆何友声院士 精选

已有 5910 次阅读 2018-1-17 20:57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回忆, 记事, 何友声院士

在微信群看到讣告。何友声院士魂归道山,享年87岁。

我在交大攻读博士学位时,就听说过何先生。同学间传闻,何先生要求很严格。博士生Qualifying时亲自监考,坐在房间中间,四个博士生每人在一个角落里答题。听起来真有些吓人。我们从外面考进交大的,感觉自己是学渣。

后来就常见到何先生,因为他与我的导师刘延柱教授合用一个办公室。我们似乎从来没有说过话。也许是我心理作用,看到何先生,总是感到很威严。

先生对我的关怀,开始是刘老师转达的。1999年我博士后出站时,刘老师说,何先生还是希望我回到交大。当然这也是我的愿望,只是后来阴差阳错没有成。在上个世纪,博士后的入职,还安排有配偶等事情。

2004年在交大开青年力学会议。请何先生作个报告。他重点强调力学要与工程领域结合。力学工作者要争取工程领域同行的认可,例如担任专业学会的理事。

与何先生直接打交道,要到2006年了。当时我又想到交大工作。求职要经过学院和学校两轮面试,何先生都是考官。忘记了在哪轮,何先生提了个很独到的问题,让我简要述评一位同行院士的工作。那两轮评审似乎都没有在会下与何先生说话。

先生与我说话是在2007年在上大开的国际非线性力学会议上。钱老到会,并要见见他在清华力学班的学生。何先生赶过去。我也参加会议。何先生见到我后,跟我握了手。安慰我说,老先生不同意你到交大,也只好再等等,从长计议了。虽然我又没能去交大,何先生还是非常支持我的职业发展。

饮水思源。在此何院士驾鹤西去之际,谨以此文寄托自己的哀思。




院士话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95400.html

上一篇:文字游戏•稳定性
下一篇:土山湾博物馆的木雕

12 武夷山 史晓雷 马红孺 郭战胜 黄永义 李颖业 赵克勤 张晓良 蒋新正 杨金波 王明明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5 14: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