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与科学的交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ONGX An Instructor in Clinical Investigation

博文

点点闪光拨动“癌”的音符 精选

已有 233938 次阅读 2011-1-15 05:12 |个人分类:科学家和医学家|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今天各大门户网站都在播报2010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者之一是我眼中的医学泰斗王振义。王老获奖,情理之中,我并不觉得有多惊讶,有多兴高采烈,这是对王老的过去工作肯定,是对他人生价值的肯定。

          王老到现在为止,最大的贡献是他在62岁时发现治愈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方法,或者称为M3型白血病,全反式维甲酸(ATRA)写入国际医学教科书上。在80年代初国际上有学者采用顺式维甲酸治疗M3效果不甚理想,王老发现国内用来治疗银屑病(牛皮癣)的全反式维甲酸跟顺式维甲酸有差不多的结构,既然这个国产药物是安全的,为何不试试全反式维甲酸能否治疗M3型白血病,一种出血率极高,死亡率极高的高危白血病亚型。奇迹出现在第一个年轻的女孩身上,ATRA的治疗效果非常好。这个偶然的发现成为王老进一步追寻的动力,在早期治疗的24例患者中九成以上M3型白血病患者完全缓解,一种白血病由不治之症成为可治之症。

          王老的研究结果发表在Blood杂志上,这好像没什么啊,blood的影响因子又不怎么高,比起Cell, Nature, Science来说差一大截呢!再说这好像也没什么创新啊,这么简单。事实上,做为医生来说,最大的价值取向不是发表文章,而是解决临床上的问题。在医院,经验的重要性完全超过你的知识、你的理论、你的学历、你的职位,王医生凭借他的经验,勇敢的采用一种朦胧状态中的药物,并取得重要的临床效果。中外历史上,很多著名的医生以同样的方式探索开拓新的医学领域,英国的琴纳医生(Edward Jenner)给小镇上的一个八岁儿童接种牛痘中的分泌物,开创了免疫预防的先例,路易.巴斯德的狂犬病血清治疗试验,成功治愈一种疾病以足以让他们永垂青史,ATRA的临床价值可以与之相提并论。一个医生的成功是看到病人的笑容,是看到对他人的价值,是看到对未来医生的价值。曾经跟很多不同背景的朋友交流,可以说90%以上的医生对实验室研究不感兴趣的,一天到晚对着堆死细胞太无聊了,看病不一样,你感觉到的是人,是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感受到的付出之后的尊重。王老的价值核心是病人,但是又不得不面对那堆死细胞,那堆让人很讨厌而又不得不喜欢的癌细胞。换句基础背景的朋友话来说,王老研究的是细胞生物学性状改变的规律,他的研究结果对于肿瘤的治疗来说是一大突破,除了简单的杀死癌细胞以外,还可以让他们改邪归正,只要你给这些死细胞所需要的物质。王老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一种药物治疗一种肿瘤,ATRA就是针对M3型肿瘤细胞中的那个致癌蛋白,PML-RAR

         王老有没有可能拿诺奖,这个话题在朋友之间已经不是第一次讨论。最早听到的评论出自我现在的导师,他说诱导分化这个模型很具有价值,Karolinska应该会有机会讨论他;另外一次国际会议上,某一重量级人物评论,ATRA是世界上首个针对mRNA转录水平的药物,作用的机制在转录调控过程中;当然在靶向治疗与诱导分化之间到底如何选择确实比较困难,在白血病治疗的领域,针对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格列威ATRA相比,前者更多的依赖与时俱进的科技,是蛋白结构、小分子化合物筛选等相结合的产物。

         跟王老差不多时期毕业的震旦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已经越来越少了,看着他们在食堂排队买玉米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听他们教学查房、讨论病情的机会越来越少,他们对待病人、对待科学、对待金钱、对待地位、对待国家的价值观是那么清楚。出国前,我导师的导师的导师,85岁的震旦毕业生,王耆煌教授请我们吃西餐,出国多年以后,回国探亲的时候,王教授请我们吃中餐,其中滋味也许只能去深深的体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9944-404607.html

上一篇:老板发来的新年祝词
下一篇:对手足口病研究的思考

10 张志东 张亮生 黄秀清 许培扬 何红伟 柳东阳 张天翼 唐常杰 李福洋 colorfulll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4-28 04: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