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Xuefeng Pan‘s Web 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ke01361 分子遗传学、分子病理学、分子药理学等研究者、教师、诗人、译者、管理者

博文

Nature真的道歉了吗? 精选

已有 14406 次阅读 2012-8-7 11:45 |个人分类:My Ideas|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傲慢,英国人,Nature,,道歉,,叶诗文| 道歉, 傲慢, 英国人, 叶诗文

Nature真的道歉了吗?
 
英国人的“绅士风度”透着一种傲慢
 
Nature 的“道歉”有感
 
 
   我这个人比较弱智,我总是有些搞不懂,如果Nature坚持认为他们对叶诗文的表现“质疑”“anomalous”是“公平”(fair)的,那么所谓来自Nature的“道歉”还是真正的“道歉”么?
   
   其实,Nature 是在“安抚”我们!试图平息我们中国人特有的“愤怒”!
         Nature并没有真心向包括叶诗文在内的“我们”道歉!
  
 果真,Nature先是对一些事情进行了“解释”或“校正”,只是顺便用“Note" ( 加注)的方式表达了所谓的Nature的“道歉”,难道Nature不还是毅然坚持“anomalous”是“公平”的么?
       难道Nature是真的为自己的“错误”道歉么?
 
“Several analyses done by others convinced us that it was fair to characterize Ye’s performance as ‘anomalous’ — in the sense that it was statistically unusual."
 
   这不其实就是再说Nature还是没有错的,但可能遭致您的“误解”或“让你们觉得接受不了,受到了伤害”(这不是另一种挖苦?),难道我们就不能接受基于“事实”的质疑?我们为什么要为此受到“伤害”?难道我们真的是那么地敏感和脆弱?
 
    其实Nature是想通过换一种表述方法对“我们”加以安抚!于是Nature就说:非常“抱歉啦”“对不住啦”让你们误会啦!我们本来是没有错误的,但非常抱歉却“伤害”到你们那“敏感而脆弱”的心脏!难道Nature还不是这个意思么?!
 
   中国的新华社的报道还是透出官方媒体的“大度”和“聪明”,新华社对此来自Nature的所谓“道歉”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进行了处理(“新闻”报道)。事实上, 如果Nature果真对我们中国人实施了“种族”歧视,我坚信中国政府外交部肯定早就“严正抗议”啦!
    这个事件肯定早就被升级到“外交”层面加以交涉了!
 
   我更加搞不懂的是,很多人渴望中国政府出面交涉,有些人甚至质疑为什么中国政府不出面抗议?
   
   我坚信中国政府中高人有的是!聪明人有的是!
 
    我们为什么这么在意nature的“措词”?
  
  我不得不承认,这只是因为我们基本上已经习惯性地看“Nature"的“脸色”给自己进行“成功”与“失败”的道德判断了!我不得不承认“我们”其实早就失去自信力了!
   
       实话实说,我们很多人,包括笔者在内早就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看西方人眼色过活,特别在乎西方欧美等人如何评价我们!
    如果人家说我们“很棒”,我们就会高兴到忘乎所以,也不管事实上我们是不是真的“很棒”!也不管我们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真的对我们自己有好处!
 
     比如中国当今的经济乱象,我觉得其中很多事情就是因过分看西方人的“眼色”而出的问题!我们很多时候并没有全力改善民生,而是乐于做救世主去救西方。
 
      我们已经被西方的舆论绑架!
 
    从很多意义上讲,当今的我们确实已基本丧失了自信力,也更加缺乏自醒和自我评价的能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8980-599815.html

上一篇:我的哲学
下一篇:刘翔,摔还是不摔?这是个问题!

45 李学宽 鲍海飞 刘洋 曹聪 吉宗祥 苏德辰 赵美娣 孙学军 齐云龙 任国玉 孙长庆 胡业生 王淳 陈安 杨洪强 翟志臣 卢元 陈龙珠 孙东科 陈贤泽 胡建工 王玉晗 沈晓沛 戴德昌 肖振亚 李战华 杨宁 温景嵩 李世春 张亮生 吕喆 王云才 崔全顺 刘瑞亭 李土荣 张林 贺泽龙 陈召忠 陈巨川 孔晓飞 nm cly85 dchlin simonkyl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12: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