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Xuefeng Pan‘s Web 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ke01361 分子遗传学、分子病理学、分子药理学等研究者、教师、诗人、译者、管理者

博文

黑夜之歌

已有 1552 次阅读 2018-10-5 17:34 |个人分类:潘学峰诗选|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黑夜之歌

 

澳大利亚这片离家出走的土地上

夜色纯粹而安详

风中的雨丝飘荡

为降临的春姑娘化妆

 

她将在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

屹立在普兰特山上

浅吟轻唱,

太平洋的海浪澎湃

为她伴舞在卧龙岗

 

洁白的水雾从丛林的头上袅袅升起

它们聚拢在碧海蓝天上

 

我如这夜色一般舒缓

融化在雨丝的清凉

我要全身心地与她相拥

在澳大利亚迷人的晚上

 

望星空

 

我们是一种奇迹

凭着大脑和证伪的手段

发现真理

我们又不足为奇

与所有基因生命共享信息

 

啊? 是谁发出的信息?

创造了你和我

让我们以爱的名义

把生命延续?!

 

我们又来自哪里?

是谁为我们编制的程序?

决定这一切的信息的源头

究竟在哪里?

 

听说美国人测到了万有引力波

证明了盘古开天辟地的神奇

原来宇宙中飞翔着的星球

只不过是飞溅开的石屑

我们都有孙猴一样的来历!

 

浩瀚的时空在爆炸中延续

天各一方的呼唤

断断续续

命定的依恋激荡起神曲

再见吧!

我们的同胞兄弟!

 

我们已经踏上旅途

美丽的家园成了共同的记忆!

 

深夜里我仰望

你远去的身影

不知何时

我们才能再次相聚?!

 

写给美女的话

 

上帝创造了美丽的你们和美丽的花

放你们在我视力可及的远方,

精灵一般飞去飞来

他又在我的头里装了台强大马达

总是吵着,追她,追她

 

于是,我脆弱的心啊,总会被搞的异常烦躁

于是我的脚丫也走啊走啊,莫名其妙

于是我就这样成了上帝的玩偶,遭他嬉耍

而我的一颗心也是这般可怜嘻嘻惨遭绑架

 

上帝绑架了我的心用美女和鲜花

他又用荆棘扎我的脚丫儿

 

没日没夜的折腾他似乎总没个够

他乐此不疲,折磨我用荆棘、美女和鲜花

于是,我脆弱心啊,总会被它搞的异常烦躁

于是我的眼睛也会迷离飘渺,变得昏花

 

这难道不是一个男人的原罪?

但生就成男人又有什么办法?!

 

 

祝福你生日快乐!

 

呱呱坠地的那一天,被称为Birthday

被父母带到这个世界,头上有天,脚下有地

四周有风雨,悲欢、离合身不由己!

但即使生活不幸变成一碗毒药,我们也要笑着

把它喝下去,这就是为什么

无论如何都要祝福你生日快乐!

人生恰如演戏,整个世界就是它的舞台

演绎着一幕幕大同小异的“折子戏”!

头脑有记忆,心中有期许,还有身外时光如刀

雕刻着喜、怒、哀、乐、悲、苦、愁的自己

人生最大的成功虽说是发现“真理”

可其实人生最大的“真理”是获得心灵的静怡,

而得到它其实只需你去艺术地推销自己

让尽可能多的人认同你,接受你!

这也是为何我们都要祝福你生日快乐!

祝福你生日快乐!

 

人的一生真的太短暂

 

凭经验而论,人的一生太短暂了

用了十几年学会自食其力,

之后,男女结合,成一个“家”

凭着年轻气盛有了子女

然后,再用十几年把他们养大

好不容易获得喘息之功,

回首,看自己的父母,都老啦!

谁能忍心不照顾他们?

接下来,就属于父母的啦!

 

但这并不是人生的全部,

人们还要去劳作,生产吃的,穿的

住的...

但这还不是人生的全部

人们还有属于自己的愿望、理想

去追求,去实现啊...

 

一个人的一生真的太匆匆了

匆匆的都没时间想想自己了

一个人的一生真的太短暂了

自古至今还没有人可以免死的

 

如果时间就这样随着日升日落

匆匆地逝去

我们终有一日会从人群间消失的

 

棋艺

 

妈妈带我到这个世上,她是爱我的

她完全遵从了造物主的意愿

我也只好接受,放弃了选择权

从那一刻上路,轨迹就已经定了

途中遇到好多好多雷同的人

正好做个伴,我们成了驴友,

他们对我说这儿说那儿,全是意识流

我也整天东走西走,感觉无厘头

尽管有时觉得累,可我这是随大流

我乐于随大流!乐于随大流

我连想也都没想就决定要接受

可我需要接受的事情太多太多

难免有些烦,冷不丁地看看天

天天朕着个脸

样子看着很严肃,透着神圣和威严

他若有所思地眯着眼,眉头凝成攒

他在和谁下人棋吧?把我当作子?!

我他妈到处别着马脚儿,根本不能动弹

遇到这个臭棋篓子,真叫人汗颜!

 

 

我甚至比不上那只鸟(Sonnet)

 

我甚至比不上那只鸟

她总是那般地快乐,自由

她可以旁若无人,潇洒孤傲

大喊大叫,或快乐放歌,不需要由头

晨曦中,她会从山林飞向海边

潮汐问她早安,小鱼提供早点

她的工作就是和爱人快乐度假,休闲!

我确实比不上那只鸟,差得绝不是一点点

首先,我没有翅膀,不能飞翔在蓝天

其次,我需要太多的在乎,但能力确实又有限

这些年了,灵魂在天空飘荡,肉体爬行在泥潭

这样的活着,何谈荣华富贵,甚至不能心安!

我甚至比不上那只鸟活的轻松、快乐、潇洒

但她却也比不上我活得富裕责任、爱、挺拔

 

(Xuefeng Pan)

 

I can't be even better than a bird.

She is always happy and free

She can clear supercilious and self-assured

 

Happy and sing, a hue cry, do not need reason         

In the morning, she flies to the seaside from the mountains         

The tides ask her Morning, little fishes are to provide her breakfast         

 

Her job is to be happy and happy with her lover!          

I really can't compare with that bird, the difference is not a little bit         

First of all, I have no wings, can not fly in the blue sky         

Secondly, I need to care too much, but the ability really limited         

 

These years, the soul floating in the sky, the body crawling in the mire         

What about this alive, can't even feel glory, splendour, wealth and rank!         

I even less than the bird live relaxed and happy, unrestrained         

But she is not as much as I live, love, and rich responsibility

 

空巷

 

 

干吧吧的水泥路

坑坑洼洼露出石子儿

车子颠簸着发出的噪声

推搡着人影

多么神秘的地方

万人空巷!

走吧,挺起腰杆

向前,向后,向左,向右

随意,

但你需听懂光的语言

该停,该动

有一套分寸

尽管它只是一条巷子

而你完全可以走出幽深山谷

模样

走吧,默默地走

就像

走在早春的山中

 

我的太阳(Sonnet)

 

风总要吹散云层露出阳光

照亮树木和草的每只叶片

使它们的笑听着温暖洪亮

这确是我期盼已久的画面:

在这方天地搭建起的舞台

每一种生命都能绽放笑荣

每一种生命都在沐浴着爱

唱出埋在自己内心的歌声

幸福来自乳母太阳的眷顾,

可我却驻足在无助的风凉?

它至今依然不知身在何处

哪里才有属于我的“太阳”?

权势金钱不能点亮紧绷的面庞

纯真的爱却会让生命浅吟低唱

 

时光飞逝(Sonnet)

 

 

星移斗转,时光飞逝

太阳、月亮、星星、地球默默无声

岁月、日子、光阴、时光如醉如痴

闪转腾挪恰似那秋日夜幕中的流萤

喜、怒、忧、思如潮水汹涌

来吧!都来吧!我已变得波澜不惊

不再惶恐,也不再激动

从岁月的车上逃离,我要步行

走过平原,走过丘陵,走出我自己的足迹

从此,不去招惹爱情,不去看人脸色,

也不再忧心忡忡,唯唯诺诺,低声下气

让那些不明分文的认同和诋毁尽显错愕

在飞逝的时光里,过自己的生活

汲取来自生命心底的快乐

 

一原野草

 

雨后的原野,

一望无际的草原,

每一颗野草都接受过自然的恩惠

充足的雨水,明媚的阳光

不见羊群,也不见农人

每一片叶子碧绿饱满

每一颗小草都透着精神

它们是自然生长的精灵

唱着美妙的歌声

它们随风起舞

它们彻底融入自然

大地宽厚,阳光充足,雨水充盈

它们无须竞争

每一颗的机会都公平均等

我望着幸福的它们

真是无比的憧憬!

 

"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卢梭《爱弥儿》

 

 

当希望飘上云层

 

当希望飘上云层

她就已不再属于我

她正与那白云同游

我的心中已没有了她的住所

 

男人的活法高贵如王

希望则是他温柔的嫔妃

她总要用爱意促他驰骋疆场

而他也总是那样无怨无悔

 

如今,她欢叫着与那白云同游

已然同我决绝

我的心空空如野

好像亡国之君

 

战况

昨天。

在洛杉矶国际机场

一44岁梁姓中国女人

在免税店

掌掴一中国女服务员耳光

两次,为此,被警察铐了一次,带走一次,

关押一次...

 

正等待,攻击罪的认定,

并拒绝再次入境

 

也是昨天

在香港,国泰CX746飞机上

一许姓36岁内地女生,

把一杯橙汁泼在一陈性空姐身上

为此,被捕!结果不详

 

我们就这样,沦陷了两位

“女将”,还有

一位美丽的倩影在八达岭被虎咬伤...

 

雨思

 

炎热的夏天

下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雨水再大也没必要恐惧和震惊

 

小雨可驱散酷暑

淅淅沥沥地温柔人们的心境

趁机撑开漂亮的小花伞

和爱的人漫步在雨中

 

中雨可驱赶蚊蝇

它们被浸透了翅膀,

湿漉漉的不能飞行

于是,也只能忍气吞声

躲在草叶下忍饥挨饿

而你却可以安然睡去

做些黄粱美梦

 

大雨是庄稼的最爱

它们靠雨水孕育果实

一场应景的大雨

会灌溉出一个丰硕的年景

 

暴雨是有那么点洁癖

但他是一位称职的清洁工

他最讨厌街道上的垃圾

也难忍飞尘跋扈在空中

 

它总要汗流浃背地冲洗

把世界洗刷干净

 

具体到720的暴雨

听说大到不行

很多航班延误,火车也告不通

但我并不为此忧虑

我终归还是惦记我远在家乡的父母

我猜他们可否是这样

安然地望着窗外的雨景?!

 

停泊

 

走在拥挤的闹市

就像坠入一条澎湃的河

摩肩接踵的人如激流

我却毅然不动

 

嘈杂的人声似风

不需懂他说什么

我就这样自我地活着

散淡如云

 

周围世界的动荡

与我何干?

我就这样平静地停泊在

我的港湾

 

一张假币一场悲剧

 

在河北定州

一个老妪在街上

售卖自己种出的玉米和毛豆

 

一位中年女人

过来,用一张百元假币买了五块钱的毛豆

走了

 

之后,老妪发现那钱不对头!

假币!情急,紧追

一口气没缓过来...

 

倒头!死了!

这则新闻让我在澳洲

感觉抬不起头!

 

 

否定之否定

 

我父亲是位医生

传说医术很精

为此,我用了几十年光景

对他的中医进行了否定

听清楚

真的一点也没继承

我是一位特聘的教书先生

跑遍几个大洲才修炼成

正当我信心满满

却发现,儿子已经开始对我进行着否定

他讲一口标准的英语

一个汉字都不懂!

他总用英语和我侃侃而谈

(也只能是用英语!)

我却总会急赤白脸

说不学汉语怎行?

他总如无其事

显然是避重就轻

弄得我不知道

我的那些谆谆教诲

他究竟是听还是不听!

 

想想人生也不过如此

总是一茬一茬“否定”

这总会让我觉得尴尬

让我更加仰慕中国文化

它总是特立独行

推崇无条件的孝顺和无条件的忠诚

 

向命运屈服远远不够

 

身心疲惫的时候

对自己说

向命运低头

 

缴械投降,打出白旗儿

然后任由它摆布

只要活着

缴枪不杀!

 

我想必是视它作了八路

确最终懂了

它绝非仁义之师

 

于是我不但要屈服于命运

在命运之上

我还要屈服于自己!

 

自己绝非钢铁铸造

但即使是钢铁

也会有烂掉的时候!

 

寻遍天涯

 

没落的

只能是少数

甚至于贵族

 

这肯定是上帝的安排

他总要吹散熵

变得无限大

让精华耗散

为沙

 

所以成为贵族

注定要寂寞

面对活跃的

尘埃

怅然若失

应该是常态

 

但是一定要沉住气

绝不气急败坏

如果你太在乎

这种浮华

你,你,你....

必定是中了上帝的计...

 

听我的

走开吧

本着物以类聚的原则

寻遍天涯

 

现代诗人

 

蚯蚓飞在白云间

 问星星

 看我像不像一条"龙“?

 星星沉到湖底

 问泥鳅:你看那飞着的蚯蚓

 是不是很骄傲?

 泥鳅钻进十八层地狱

 去问阎王

 老兄,

 这些家伙们何时才能

 回到你这里?

 阎王无可奈何地说

 去问中国的建设部

 请他们派农民工来

 帮我多建些

 监狱

 

欢乐颂

 

甘甜的风,荡起白雾色

滴滴露散开

滑腻湿润

 

幼枫如火,燃亮少女的双眸

初心入云

薄薄的纱裙,挺拔的枝干

长发如柳飘,似瀑柔

 

泄入天边的霞光

流入时光之河

 

青春万岁! 万岁!青春!

 

我甘心做那棵斑驳的白桦

护你遮避黄沙

我情愿为你挡住风雨

因我执迷属于你的刹那

 

青春万岁!

万岁!青春!

 

 

我失去了我的青春

 

I lost my youth

before I was going to think of it in my grave

I lost my years with you

before I was going to dream of it in my sleep

I will of course lose everything in the end

And the world will also lose me

deeply

in your memory

 

我失去了我的青春

我在我的坟前想

我失去了我和你的在一起的岁月

当我就要睡在我的梦里

最终我会失去一切

而世界也将失去我

在你的记忆中

 

苟活者

 

它本是一头原野里的狼,却活的象狗一样

他本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却只能苟且偷生地活着

他们是彻头彻尾的苟活者

 

狼失去了野性就成了狗,男人失去了雄风就会看上去温柔

但,他们现在,充其量只能算是架苟活着的行尸走肉!

 

苟活者的眼睛总是充满了慈祥般地无奈

黑夜,他们也会仰望着浩瀚的星空发呆

他们似乎还记得那遥远的年代

 

金戈铁马,驰骋疆场,哎!

这些却成了狼性男人梦中辉煌的期待!

 

作者简介:

 

 科研人员,大学教师,医药公司高级技术总监,诗歌写者、翻译者。接受过完整的中西方学校教育,先后获得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并具有博士后学历。上个世纪末在英国开始诗歌写作,并在国外传播。2004年岁末只身一人回国同时任教于京、冀两地的大学至今。已有多部专著和教材在国内外公开出版发行,在国内外核心科技杂志发表科技文章近百篇。已有一部诗学著作伺机出版,已有个别诗歌(中文、英文)得到了较大范围传播,个别英文诗歌被用于国外某些中学(6-12年级)诗歌写作教学。 现定居澳大利亚联邦新南威尔士州。 观点: 把诗歌视作学问,把创作当成修身 诗人不是一种职业,也不是一种身份,而是一种素养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8980-1139039.html

上一篇:电子黑恶势力
下一篇:猪猡的真相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7 20: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