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列车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xz1963 快乐地生活,愉快地工作,为健康加油,为快乐加油,我为你加油!

博文

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10)——十里铺的“趣事”

已有 1251 次阅读 2019-10-17 14:30 |个人分类:趣味人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十里铺, 学校, 趣事

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10)

——十里铺的“趣事”

26.jpg

作为一个生在十里铺,长在十里铺,又和十里铺的男女老少打了几十年交道的人,都或多或少地知道发生在十里铺学校、十里铺村的一些趣事,有些还是糗事,但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看问题的高度也不同,因而对这些趣事、糗事的看法也不尽相同。

1、老母猪下象

那是在1973年麦收的时候,我们还在学校上课(已经收完麦,正在碾场),那天中午听同学们说四队饲养室里一头老母猪下了一个白色小象。在同学们中间传得纷纷扬扬,也说得神乎其神。

后来,我听一些大人说,猪是下了一个“怪物”,生下来没几分钟就死了,但不会是大象。从事生物遗传学的角度分析,猪下象似乎不太可能的。但猪象偷情也是不可能的,想想七十年代村里哪里来的象?

2、双娃大“闹”老爷庙

当年十里铺学校建在老爷庙里,随着学生的增多,校舍不够了,村里在庙周围扩建校舍,在校舍建成的日子里,是要喝上庆功酒的,忙了一天的双娃也喝了一顿酒,不小心喝多了,当年双娃本来就脸黑一些,喝完酒后又唱起了戏,结果一开口就像凶神一样吼叫个不停,因而给人的感觉好象是在“闹活啥”。酒醒后的双娃反复只说一句话:“高兴么,就唱了几句。”

酒劲儿、疯劲儿再加一些“二杆子劲儿”,双娃的名声就这样给传出去了。

32.jpg

3、二爷酒后大笑

对门二爷是木匠,也是给学校盖房立木时,工程到了露脸的时候,他就多喝了几杯。

别人酒喝高了,有话多的,有哭泣的,有唱戏的,还有打人的,与双娃不同的是,二爷喝多了是大笑止,而且大笑了几个小时。

最让人觉得不可思义的是,从那次酒后出丑后,二爷再也不喝了,后来我问二爷:“你咋不喝酒了?”二爷说:“再不敢喝了,喝多了老是笑个不停,甭笑瓜(傻)了!”

4、神虫“闹”家

还是发生在学校的事情,有一天一条长虫(蛇)从教室外的墙洞里爬出来,一位老师指挥几个胆子大的高年纪男同学用竹杆打、用钳子夹,但就是打不死、夹不出来,长虫最后都粘在了墙上。

时间一长,指挥打长虫家的孩子出事了,有些迷信的人就说,都是“神虫”给闹的。

5、学校“闹”鬼

当年十里铺学校虽说是初中建制,但打篮球的水平还是很高的,特别是几个主力,更是在球场上“叱咤风云”,有些在中线上投篮几乎“百发百中”。

在一次打比赛后,几个同学都累了,就在班里睡着了,结果醒来后,一个同学可能感冒了,就引起发烧,又可能是烧糊涂了的原因,因而开始满嘴胡说,一会儿神呀,一会儿鬼呀的,闹的人心里惶恐不安,最后还是几个迷信的老人说是鬼附体,便从家里拿了红被面放在他身上,用棍子在红被面上抽打。

第二天他的病就好了,对于前一天发生的事,他竟一点也不知道了。

10.jpg

6、班里洒水

每天下午放学后,班里都要由值日生负责打扫卫生,当年班里都是土地,每次打扫卫生都要洒水,但全校就一口井,而且每次都 要排队,一天甲班班长突发奇想:“不铰水了,不洒水了,让男同学分别给班里尿尿。”

此事后来让几个女同学告诉了班主任,班主任一怒之下,让班长在全班做检讨。

7、美娃结婚

美娃是个可怜娃,1975年结婚时都20多了,娶媳妇时由于家境穷,邻居们都给送一些实用东西,我们家当时给他送了一对毛巾。

在送毛巾时,我发现他家门上贴了一幅对联:上联:墙没柱子房没瓦,下联:爸没媳妇娃没妈。横幅没有记住,当时我刚上学认了几个字,就大声读出来,我妈见状赶快把我嘴给唔住了。

8、狼吃羊

1970年冬季的一天晚上,天上下着雪,就在那天晚上我们家对面二爷家一头怀着羊娃的母羊被狼叼走了,可惜狼只喝了羊的血,就丢下了母羊母子,第二天二爷发现不见羊了,顺着血迹在灞河边的大堰外头用尿桶担回了那只羊。

二爷心痛地把羊剥了,小羊糕肉可让我们几个小家伙吃美了,在那个饥饿的年代,让我记忆犹新,当时我也是第一次吃羊肉。

但从那以后,每到天黑,就赶紧把门关了,小心狼来了叼娃。

29.jpg

9、放狗

在我刚上小学一年级时,村里“打狗平坟”,并规定在校学生不准养狗。

我家对门叔上七年级时,他家养了一条黑狗很聪明,学校让他限期把狗给处理掉,经过思想斗争,最后决定把狗顺着灞河给放了。聪明的黑狗怎么也不愿离开主人,主人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不愿放了狗。最后主人一狠心把狗推到了河里,谁知狗会游泳,一会儿又跑回了家。

最后,对门叔不上学了,狗也一直在他家养着。

10、吹大不管

在十里铺村,就是现在人们都把气球叫吹大不管。我们小时候的那个年代,能玩的玩具本来就不是太多,吹大不管在玩具中就是稀罕物了。有一天,一个男同学(此处略三个字)拿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在那里吹,我就问:“这是啥?”他说:“吹大不管。”我有些好奇了,人家的吹大不管都是黄色、红色、绿色的,这个吹大不管咋是肉色的?而且吹出来的形状小时像黄瓜,大了像葫芦一样。

最后才听一些高年级的同学说,这在当时是一种计划生育的工具,是小孩子从家里给偷出来的。

11、过“磴槽走单骑

十里铺村东与席家河中间有一个小河子,当年修辋灞渠时,在两村中间修了一条底宽约2米长约300米的水泥“磴槽”,把灞河的水引到灞河以北的西川地区,用于农田灌溉。

当时两个村子的来往主要走新修的大马路,但有些大胆的人往往走“磴槽”过,一来图路近,二来图新鲜。

1973年秋冬季的时候,有天晚上“磴槽”里的水有一米深,渠水流的哗哗的,推着轻便车子昌民从席家河回十里铺,走上了宽约20公分的“磴槽”沿子,走了一半时,发现腿有些发抖,往前走不是,后退更不是,向右是悬崖掉下去命不保,向左是哗哗的渠水,这可为难了他,吓的尿了一裤子,最后心一横,跳到了渠里,结果一身湿透了,还把车子给弄坏了,回来落了一个毛病——见水就想尿。

12、半夜开会

“文革”期间,为了不影响生产,许多会议都是在晚上开的。1975年时的一天晚上,我和广印去大队玩,发现有许多人在戏楼上开会,我俩就悄悄地坐在人群里,没过几分钟,会议正式开始,支书大声喊着把人押上来,随后几个民兵把五花大绑的Q娃押上来了,进行批斗。

听了半夜我们才明白,是当天午后,因为生产过程中出现了矛盾,Q娃把队长挖了一撅头。最后追究出他是受到了地主的指使,因而一个民事纠纷变成了阶级矛盾。

13、杨刘坡偷杏

在看薛旭日写的《堡子道》时,发现了他也曾经有过到白鹿原上“偷杏”的经历,可以说在那个年月和年龄档次,西川的碎娃们多少都有过到原上“偷杏”的经历。

我们小时候“偷杏”是在村子对面白鹿原的杨刘坡“六个杏树”,那时候从十里铺向南一望,六个杏树赫然在目。记得有一次麦收季节,我们几个碎娃淌过灞河的水,悄悄就蹓到六个杏树底下,刚准备抻手摘杏,树上一声咳嗽,吓得几个碎娃屁滚尿流地从原坡上跑下来,到了河边,才发现上坡时拿的笼和镰刀也丢在树底下了。

再后来,才听说是一个小女娃在树上看杏,我们几个碎娃聚在一起相互取笑、相互接丑,再也不上原“偷杏”了。

33.jpg

14、辋灞渠打江水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夏季,暑热难耐,夏日的午后,趁着家人休息,我们几个小男孩相约着去辋灞渠湾湾子打江水,我们走后大人们悄悄地跟在后面,等我们脱了衣服下水后,大人们就把我们的衣服全部给收走了。等我们几个玩够了,发现衣服不见了,大白天也不敢回家,只有等到夜幕降临了才悄悄地跑回家,饿了大半天的,回家先在笼里摸一个馍咥了。

大人这时候才说:“还想吃馍,要不是隔壁你叔,早都淹死了。”最后才得知,当我们在水里玩时,大人们专门派了隔壁叔在保护我们。

15、月婵喝药

月婵是我家邻居,1974年三夏大忙的季节,她作为队里的年轻人,专门给棉花地里打农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月婵喝1059农药了,经过村医疗组抢救无效死亡了。

这在当时当地就是大事情了,月婵又是地主家孩子(小说《白鹿原》中朱先生原型的外甥女),因而惊动了公安,经查月婵确系精神压力太大,想不开,因而服毒自尽。

只是苦了已经与月婵订了婚的马印道先生(白鹿原人),在料理了月婵后事后,月婵的妈妈牛明华也气疯了,随后远走亲戚家居住,直到终老了才回到祖地。

16、与汽车赛跑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的运动项目比较少。有一段时间,每天下午放学后,几个同学相约着去312国道旁,我们几个分头与路过的车辆比赛,看车辆跑的快,还是我们跑的快,有时遇到一些司机故意与我们玩,把车速降下来,让我们多跑一些距离。

虽说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但可以说练了胆子又练了速度,还是对门大爷给家里大人说了此事,最后被家里人狠狠收拾了一顿,再也不去与汽车赛跑了。

17、吉普车拉人

少年懵懂,的确不假。记得在1976年时,刚过完年集体在北坡靠茬地里打土,从冯家村公路上开下来了一辆吉普车,车内坐着一位干部,也不知道是谁给吉普车扔了一个土块,吉普车的司机不愿意了,下了车把他认定的广印给拉住了,拉上了车子。吓得广印直哭,嘴里说着:“不是我撂的土。”

最后,还是大爷出面,给司机说了几句好话,司机才把广印放了下来。

14.jpg 

发生在十里铺学校、十里铺村的一些趣事(糗事),有些虽说没有什么教育意义,但仔细回味起来,还是蛮有纪念意义的。

有一句话是真的:“说出来不怕人笑话。”

1.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79-1202312.html

上一篇: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9)——九霄云外的“魂”
下一篇: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11)——仨女生“一台戏”

5 刘立 刘山亮 武夷山 杨正瓴 罗春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09: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