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列车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xz1963 快乐地生活,愉快地工作,为健康加油,为快乐加油,我为你加油!

博文

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9)——九霄云外的“魂”

已有 825 次阅读 2019-10-17 14:18 |个人分类:人生阅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十里铺, 学校

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9)

——九霄云外的“魂”

25.jpg

在我们“十里铺学校1979届同学”中,已经有九个同学早早就走了,而且是永久地离开了我们,在这些同学中,有男的,也有女的,有因病不治的,也有车祸夺命的。对于一个家庭和一个同学群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悲痛和悲情。

在本次同学聚会前,群主雷淑玲同学曾设想在灞河里给几位丢了“魂”同学每人点一盏烛光,被我挡住了:“祭河神,可能不合适,现在我们这个年纪,就怕有些同学会忌讳的。”结果,就把这个想法给终止了。但相信同学们心里是不会忘记他们的。

1、一队的二个男女同学

在一队的同学中,李安让是我比较熟悉的同学之一,即就是在工作之后,我们也有许多往来和交集,有一段时间他在一个印刷厂从事业务工作,经常与我进行一些交流,2004年时,我在山东出差,接到他的电话,说他病了,而且病的还不轻,我出差回来后,在医院见到病床上的他,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虽经医生全力救治度过了危险期,但出院后引发的综合并发症,让他止步人生。

李安的病世,让我在一段时间很排斥一些健身会所的所谓“手法”,在我当时的心里就是一个结论——杀人神器!

李玲利是我们小学的女同学,初中时就没有见到她,是不是不上学了,还是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有关她的后来信息,我也是听其他女同学说的,至于她的前因和后果,都是不得而知,我也不想打听太多,害怕伤了她家人的心。

只期望她在另一个世界上能过的比阳世更好一些!

31 (1).jpg

2、五队的三个

在五队的雷西让、雷二黑和李平安三个人中,我与雷西让也是相对熟悉一些的。

雷西让同学早年曾在地质队工作过,一年三季工作,冬天就回十里铺住上一段时间,有时在马路上能见到他。有关他的信息也是在今年上半年听其他同学说的。

我只知道“车祸猛于虎”,没成想,这个虎竟然把雷西让同学给吞没了,可惜“妻儿老小”一家子,没有了顶梁柱的日子该如何生计。

雷二黑在十里铺学校没有毕业就转迁户口到了西安市,没有他的太多信息,只听同学说他十年前在新城区公安系统上班后因病不治而走了的,当时也只有四十多岁,实在是太年轻了。

李平安同学也是小学的同学,但交流很少,至于他的病因与后来的结局,都是我“从后向前”倒推的,由于长时间没有接触,更没有他的第一手资料,因而“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谁家遇到这种不幸,都是家庭的最大不幸,愿世者安息,家人安康,这只是我和同学们的初心!

31 (2).jpg

3、六队的“三李一韩”

在六队这四个同学中,韩永安是走得最早的一个,李西让是最悲惨的一个,李红是最悲情的一个,李广宁是最意外的一个。

韩永安同学是我的小学同学,与我在一个班,当年关系也比较好,因而在我上班后每次见到了他,我们都有或多或少的交流,每次见到他说得最多的一句是:“我们在学校时无忧无虑地,很美!”

韩永安的大家庭挺复杂,最后他一个人过了,又最简单,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问他:“你也不成个家,一个人咋过呢?”他笑着说:“我一个人习惯了。”

最后听说他的心智出现了很大问题,以致早早就止步了人生。

李西让当年在学校里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一年戴的红领巾,一起做社会调查,一起在两家里玩耍。但从学校毕业后每次见到了我,他老是爱说一些“走风”的话,因而我们交流的机会就少了。后来,我听说他最后得了不治之症,也是在走途无路的情况下,放弃了治疗、放弃了家庭、放弃了人生。

李红同学的人生本来是有一个很好的基础,父母能干、家庭和睦、夫妻恩爱,加之他的生性“志存高远”,但却演驿了一个悲情的人生,在父母还健在的情况下,因一个小小的黑“痣”惹了祸端,最后也是人财两空,抛家舍子。

李广宁同学也是我的小学同学,逢年过节地老在村口见他忙活着,在农村他是不怕吃苦,见啥都干的那种人。虽然我们平时交流的不太多,但他经常去我的邻居家谝闲传,因而他的事情我知道的还是比较丰富的。

最后听说他不幸的消息,还是在大寨村时见到女同学雷西品时,听她说的,当时西品描述他的情况,让我有一种十分恐怖的感觉。

可怜的李广宁同学,没想到最后的结局竟是这么的惨痛和意外。

现在九霄云外的九个同学的“魂”,也一定知道我们师生10.4相聚在灞河边滋水驿,相信我们在交流时,九个流星也在天际间飘浮着,像星星,像月亮,时刻在十里铺的天际巡游着。

29.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79-1202311.html

上一篇: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8)——刘坤的“传奇”
下一篇: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10)——十里铺的“趣事”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6 03: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