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列车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xz1963 快乐地生活,愉快地工作,为健康加油,为快乐加油,我为你加油!

博文

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2)——追梦四十年前的学校

已有 780 次阅读 2019-10-8 23:17 |个人分类:趣味人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十里铺, 学校, 聚会

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2)

——追梦四十年前的学校

14-150R6114534127.jpg

1、十里铺学校简史

据新浪网“丰镐遗子”的博文介绍,民国28年(1939年)在我们十里铺村东南(俗称庙门)外建“十里铺中心国民小学”,吕仁贤为首任校长,曾建两层木板房教室。解放后又将十里铺村戏楼改为两层教室,学校生源除本村学生外,还曾吸纳周边席家河、徐梁坡等村的一些学生。

1965年学校建成七年制学校,小学1-5年级,初中两年(俗称六年级、七年级)。

1969年学校下放村办县管,十里铺学校多次被评为陕西省渭南地区先进学校。1984年十里铺学校搬迁到店子(312国道边)后,原庙门老学校全部拆除,被规划为村民庄基地,在原学校的西南边,只留下了一棵神树——大皂角树。1986年后取消学校初中建制,改为十里铺小学至今。

35.jpg

2、校长及主要老师

记得当时(1971-1975年)十里铺学校的校长是成建勋、吕清玉,(1976年)以及后调来的张启杰、赵三宝等。

师资是一所学校最大的硬件条件和资源。由于十里铺学校交通相对要方便一些,加之有学校农场、渔场等出产物,可以补贴教师的一些生活,因而许多老师愿意到十里铺学校任教,当时在十里铺学校任教的老师有许多大家都耳熟能详,如成建勋、吕清玉、张启杰、赵三宝、张波、侯志明、崔胡相、安家泰、张芳贤、闫淑琴、韩春芳、李克福等等。

而十里铺本村也培养了不少业务精英老师,如李安定、李定安、李刚全、李淑叶、李小利、李常青、万秀红、万兴利、宋养训、蒋安海、赵菊芳、雷浩学、雷伟、雷民者、雷仲书、雷养利、雷让利等等。

3、追梦四十年前的十里铺学校

准确地说,我们是1970年秋季在十里铺学校读小学一年级的,当时学校就是一个从小学到初中的完整建制,拥有1-7个年级,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但教职工配备齐全,学校设施虽说较简陋,但基本上能满足基本的教学。

学校虽说规模小一些,但却有完整的教学规划、有配备精良的师资队伍、有足够的教学用房、有基本物理化学课的实验条件,如化学的水(H2O)分解成氢气和氧气,酚酞试纸,甘油做炸药等,物理课的力学、电路、灯炮、天平等也有一些实验的仪器。

1971年时,由于教育改革,把秋季招生改为春季招生,因而一部分人少上半年学升了二年级,另外一部分人则多上半年,继续在一年级读书(一年级读了一年半时间),由于1963/64年出生率较高,学生数量比较多(有83人),因而我们那一级小学生分了甲乙班,我分在了甲班。

我们刚上小学时都在原来的老爷庙里上课,那时村子里还没有通电,冬季早上上课都是用的煤油灯,由于没有课桌和板凳,课桌临时用土坯子做的,凳子是从自己家里拿的小板凳,每年冬季,学校的窗帘都是用稻草在老师的指导下我们自己打的。

1976年文革结束,国家教育改革又从春季招生变更为秋季招生,我们这一届学生又在原地初中一年级多坐了半年,直到1979年夏季毕业。由于当时的条件限制,我们毕业时全班同学连一张合影都没有照。

我们上学的那个时代特点有两多一少:参加的政治活动多、勤工俭学劳动多、作业少。

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作为当时小年级的学生,参加的一些政治活动多属“滥竽充数”,我们坐在大会台子下是怎么也听不懂一些政治名词及其真正的含义。

在那个年月,学大寨、忆苦思甜、劳动和劳动人民都是一种正能量,因而学校的勤工俭学课程相对也比较多,如给五保户打扫卫生、在学校农场劳动种地、给学校挖鱼池养鱼、给学校农场拾粪,以及在学校养猪等,有时还要帮着一些生产队拾棉花、拔萝卜、掰苞谷(玉米)、挖红薯、割小麦、拾麦穗等,所有这些都是我们的劳动课。

与政治活动和劳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文化课比较少,需要我们完成的作业也很少。那时,我们每天上完学回到家里根本就没有要写的作业,老师也没有这方面的要求。只是到了1977年后才有学习方面的要求了,才开始有一些作业了。

在我记忆深处,是在我们上五年级时候,在十里铺村灞河边学校农场的地方给学校挖鱼塘,在三个月的时间(从春季开始挖到暑假前要养上鱼),从地球要挖出一个约两亩地的大水池,真是不容易,而且要有进度、速度、强度和质量。这不光是对每一个班集体主义的考验,也是对每一个老师和同学们体力的考验。

挖地造池最终以“大会战”的形式,经过大家的努力胜利完成了,实现了当年放水养鱼,当年产生效益,长出了比较大的鱼。十里铺学校的这项创举,在当时轰动了全县教育系统,因此来我们学校参观的其他学校的老师络绎不绝。所有这些成果,都是我们全体师生当年用汗水换来的。

23.jpg

4、记忆中的几件趣事

在今年10月4日十里铺学校1979届师生大聚会时,有些多年没有见面的同学在一起聊到了一些童年往事和趣事:

第一次看土电影  在学校看土电影是我们上小学一年级的事,当时由张芳贤老师的爱人在操场上放电影,有许多人都是第一次看电影,当时操场上人山人海,围的水泄不通,但看的啥内容都记不起来了。

教室外墙上有条蛇  记得我们上小学三年级时,有一天早操结束后,有同学发现我们班教室外墙上的一个鸟窝里爬着一条土灰色的大蛇(有一尺多长),几个胆子大的高年级同学再怎么拉都拉不出来。

第一次在县城独自看电影  第一次与同学独自看电影,大约是1975年,由雷哲书同学组织大家在蓝田县电影院看的是朝鲜电影“火车司机的儿子”,那个激动的心情几天都难以抑制,现在还记得主角的名字叫常浩。

正月初七灞河裸泳  1976年春节刚过的正月初七,论节气还在九里,由于那天温度相对高一些,刘坤、雷雄厚等几个人相约着在灞河边齐声喊:“一二三,跳”,几个人脱了衣服全跳到冰冷的河水中游泳。

2.jpg

学校老母猪生猪娃  1976年9月初是学校的养猪场老母猪生产,那是我们学校第一窝猪娃。最忙的是雷啸虎和雷养民,他们俩人是专门喂猪的,学校的母猪生产,那可是学校的一件大事情,几乎全十里铺村都知道,用现在的话说:地球人都知道。

冬天掉进冰窟窿里  大约在1975年,一次给学校农场送有机肥时,空着车子的雷伟平在结冰的鱼塘上玩时,不小心掉到冰窟窿里,在刘坤等几个同学的共同帮助下,从水里救出了雷伟平,使他才化险为夷。

体育课上的尴尬  1977年时,按照当时体育教学大纲,要做仰卧起坐、俯卧撑等动作,由于当时体育课时下雨,雷仲书老师改在班里上课,在做这些体育动作时,每个男生都做了,而女生没有一个人愿意做的。

第一次吃锅贴  记得我第一次吃锅贴,是在小学时的一个下午,那时我的好同学李雄吉专门从家里拿了几个锅贴给同学们吃,我分到了一个,当时感觉是:“一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饺子!”

穿条绒服装  在小学时,有一年冬季,我穿了一件条绒外套到学校上课,有许多同学都跑过来摸着我的衣服说:“你这衣服咋还有渠渠,摸着都绵绵的,暖和不?”当时的幸福感暖遍全身。

大磨盘柿子  我的同桌万银玲家院子长着有一棵大磨盘柿子树,每年都要结很多红艳艳的磨盘柿子,每到秋冬时节,万银玲同学都给我拿这种柿子吃,有一次我说吃不完一个,她笑着说:“能做啥,连一个都吃不完”。

74.jpg

 

在我们的小学和初中校园生活中,还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只是记忆的空间储存太小了,有许多都记不住了。


77.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79-1201143.html

上一篇: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1) ——毕业四十年相聚灞河边
下一篇:十里铺学校1979届毕业四十年聚会(3)——当年的学霸而今的翘楚

2 朱晓刚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8 04: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