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列车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xz1963 快乐地生活,愉快地工作,为健康加油,为快乐加油,我为你加油!

博文

还原地沟油的科学事实真相

已有 295 次阅读 2018-1-12 09:15 |个人分类:推荐|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地沟油, 餐厨废油, 厉秋岳, 油脂, 工程师 |文章来源:转载

还原地沟油的科学事实真相

2018-01-12 厉秋岳 油脂工程师之家

油脂工程师之家按:地沟油这次上了热搜是源于一个流量明星PG One,“地沟油”从2010年至今屡屡上热榜,两个月前飞机喝上了地沟油,让网民高兴了一把,当时也有不同声音说地沟油制成航空油其成本是普通燃油的3倍,做试验和宣传可以,经济上目前还不可行。地沟油的检测也推出了一堆专家、人才、网红。早在2014年有报道说武汉专家研发了一种地沟油鉴别方法,且通过湖北省科技厅鉴定,“对合格食用植物油识别正确率达95.2%,地沟油的正确率达到80.5%”,“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后来又有中学生发明了冻箱冷冻法、民间高手“蒜检法”……2017年又有太原刑警发明地沟油鉴别法获得金奖,但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在去年6月份还在公开征集地沟油的检测方法。地沟油没炒什么菜,却被炒成了今天的网红。

我们找到原中国粮油学会油脂分会副理事长厉秋岳教授级高级工程师5年前的一篇文章,今天翻出来重读,对油脂圈内从业人士仍不无禆益。

据报道,20102月,武汉工业大学的何东平教授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声称,地沟油对人体健康有害,我国每年返流至餐桌上的地沟油数量达200-300万吨之巨[1],这一报道一经媒体曝光,立刻引起强烈反响,时至今日,此事件仍在发酵之中,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究其原因,大致如下:

1)炒热点永远是新闻媒体乐此不疲的兴奋点,有此新闻,媒体当然不会放过,在各种媒体的竞相报道下,“地沟油”事件成了当之无愧的新闻大热点。

2)一些不甘寂寞的专家、学者和公众人士也紧跟潮流,纷纷发表文章或接受媒体采访,历数地沟油对人体健康产生的危害。有些言论相当片面偏激,言过其实,如称其毒性“是砒霜的100”等,对地沟油风波愈演愈烈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3)在媒体狂轰滥炸,不断声讨地沟油回流至餐桌的背景下,我国的某些政府部门也深度介入了地沟油风波,例如卫生部鉴于国内外缺乏正确鉴别精炼地沟油的方法,在全国公开征集地沟油的鉴别、测定方法[2,3]。由于对地沟油的内涵没有厘清,在这种情况下进行征集工作,其结果大概会无功而返,这将进一步加剧公众对政府处理突发事件能力的不信任感。

4)一些地方政府公安局和法院严查地沟油窝点和地沟油加工精制场所,甚至动用法律手段,加以逮捕并判刑[4];有关部门不仅对返流至餐桌的地沟油严加监控和打击,而且对精制地沟油用作工业原料,经再次生物转化制作的入口医药产品也不放过,也严加处置,由此进一步加大了对地沟油的恐慌,人们提到地沟油就不寒而栗。特出的例子是最近某家上市公司采用掺杂了精制地沟油的大豆油作为抗菌药培养基的事情暴露后,就遭到了政府有关部门的严厉问责和公众的声讨,造成该公司股票停牌,并一字跌停,可见影响之巨大[5]

 顾名思义,地沟油应该是指通过各种渠道排入下水道中的动植物油脂,但目前有很多说法,将地沟油的概念扩大了,地沟油现在已泛指成为各种劣质油、动植物下脚油、废料油,甚至是动物油,有些地方对这些油脂的工业利用也横加干涉。在媒体、学者和若干政府部门的积极鼓吹和推动下,地沟油已成过街老鼠,某些人甚至达到了谈油色变的程度,纷纷抱怨在中国生活很不安全,埋下了社会动荡的种子。

究竟应该怎样看待地沟油?此文对传统概念的地沟油发表一点自已的看法,也算是百家争鸣中的一家之言吧!

一、回收地沟油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是我国低层劳苦大众为求生存而无奈进行的一项开拓性工作。

我国回收地沟油到底有多少数量?有人说,每年有300万吨,也有人说回流至餐桌上的地沟油数量并不多,究竟有多少大致数量的地沟油,恐怕谁也说不清楚。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种调查,工作量巨大,又难又烦又累又脏,变数甚多且价值不大,因而没有任何机构和个人肯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调查,显然,慎言地沟油数量为上策。但根据我们的局部了解和掌握的情况,以及司法部门和媒体对地沟油产业链的曝光,可以肯定的是,我国确实存在相当数量的地沟油。这些地沟油如不加以回收或处理,最终多会排入江湖河海,造成环境污染,影响生态环境,破坏大自然的生态平衡,不利于人类健康生存。

地沟油的化学本质是以甘油酯为主要组成的动植物油脂,油脂是人类三大主要营养要素之一,且有十分众多的工业用途,称之为宝物一点也不夸张。将它们排入江河,污染环境,而不是加以回收充分利用,实在是一个错误和失策。

肮脏的下水道,恶劣的工作环境,当今的中国,绝大多数人是不肯从事这种回收工作的,但处于社会底层的一些劳苦人民,为了生存,把回收地沟油当做了自己的职业,他们不怕脏,不怕苦,想方设法地把这些地沟油回收起来,卖钱过日子,并逐步形成了一条回收、加工生产、销售的生产链,应该说,这是我国劳苦人民的一个创举,这样做既避免了环境污染,又能解决他们的就业和工作,为社会创造一定的物质财富,真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国家和社会应该对这些劳苦人民的辛勤劳动,满腔热情地予以赞扬和支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指责抱怨之声不绝于耳,并严加打击。

二、回收地沟油的最佳出路是开发工业利用途径,通过制作工业产品(最好是不入口的产品)把它消化掉。

回收的地沟油怎么利用,目前无非是两条出路。一条是开展工业利用,另一条就是加工精制后回流到餐桌上,从肮脏之处回收来的赃物,经加工精制后再入口,人们从心理和感情上就不容易接受,且存在不确定的安全性,所以地沟油的最佳出路还是尽可能工业利用掉。但现今少数国人已缺失伦理道德,一切以钱为主,利益至上,那条途径能多赚钱,就走那条路,造成了目前有一定数量的地沟油回流至餐桌上。

其实,动植物油脂是一种最大宗的工业原辅料,国内每年工业用油数量当达数百万吨之巨,很多工业产品均需以油脂为原辅料来制作。地沟油从化学本质上来讲,就是回收的动植物油脂,其工业用途应该大有可为,有些工业产品以地沟油作原料,性能可能并不比原用的动植物油脂逊色,如果政府能管控地沟油油源以保证供应,并大力提倡用地沟油替代原用的动植物油脂,在政策上有所倾斜和优惠,相信这项工作肯定会有很大进展,地沟油难以满足工业需求的前景定会出现。

地沟油的工业利用大致可分为两大部分,一类是制作各种实用工业产品,另一类是作为制作入口药品和食品的原辅材料。前者的一个实例是浙江省海盐成成油脂化学有限公司,该企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浙江粮科所合作创建了一条以棉油皂脚为原料,经油脂水解,脂肪酸真空分馏等步骤制取药用棕榈酸和液体油酸的生产线,后又升级扩产成高压水解、连续真空精馏,近几年,每年都收购2-3万吨地沟油作为原料生产硬脂酸和油酸,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这个企业在没有减税,补贴等政策优惠条件下,竟然成了当地纳税和盈利大户(每年近千万元)。硬脂酸和油酸均是用途极广的大宗化工原料,国内每年用量均达数十万吨之巨,并大量出口,显然这个项目具有很大的扩产潜力,可惜受生产条件限制无法扩产。

目前提倡用地沟油制作生物柴油也是地沟油的一种大宗的工业用途,可惜植物油与地沟油生物柴油之间目前仍存在较大的价格差异,尽管政府采取了减税,补贴等一些措施,但受利益机制驱动和监管乏力,这些经济补贴大都被个人和企业占了空子,拿了补贴并未真正将地沟油变成了生物柴油。目前看来,地沟油变生物柴油尚不是一条合理优佳的利用途径。应该大力鼓励和提倡无需多少经济补贴和政策优惠就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利用途径,就像上例制备脂肪酸那样,发掘这样的利用途径是很值得大家从事的工作。

精炼地沟油的另一类工业利用途径,是作为原辅材料制作入口的药品、食品。其最典型的实例是最近曝光的健康元地沟油事件,据媒体报道,健康元公司利用1万多吨精制地沟油替代原用植物油作为发酵法制备抗菌药物的微生物培养基[6],大大节省了生产成本,也解决了部分地沟油的出路问题,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因终产品是药品,一涉及地沟油即引起民众强烈反弹(根据健康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告文件显示,河南惠康公司在销售给健康元公司大豆油时,在大豆油里面掺杂一定数量的精制地沟油后作为发酵法制备抗菌药物的微生物培养基[6],使健康元公司蒙冤被误解)。可见,在将地沟油进行加工利用,用作入口的产品时,必须慎之又慎,不能自以为地沟油经过多步化工精制、生物转化过程就很安全了,就没有任何安全卫生问题了,或者消费者就会没有顾虑了。利用精制地沟油制备入口的药品、食品,需要法规、条例来进行规范和审批,未经审批就用于药品、食品的情况应严令禁止,这种政策法令性的条例宜很快建立起来。

据报导,以动植物油脂为原辅材料生产的各种产品多达二、三千种,以上实例只是其中的凤毛麟角,相信随着地沟油工业利用工作的深入开展,我国的地沟油一定会被合理地工业利用掉。

三、精炼地沟油不宜食用,但少量回流至餐桌上的,也不如宣传的那么可怕,是一种毒品。

广大民众对地沟油回流至餐桌上非常反感和恐惧。主要是二大原因:一是地沟油很脏,一想到它从阴沟中流出就大倒胃口,十分恶心,从心理上很难接受它;二是担心地沟油食用安全性差。经某些专家和媒体的宣传,民众普遍认为,地沟油是质量极差的劣质油,氧化度、聚合度高,油中过氧化物,醛酮等二次氧化产物及聚合物含量较多,且在排出过程中与地下水泥壁、生活污水、果蔬腐败物、生活垃圾、多种细菌毒素、寄生虫及虫卵等接触,因而导致地沟油的重金属、有机物、黄曲霉毒素、3.4-苯并芘等有害物的含量增加和细菌数量的增多。必须指出,心理反感是确实存在的,多数人都会有恶心的感觉,至于对安全性差的担忧则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3.4-苯并苾、黄曲霉毒素等有害物都是在特定环境和特定条件下的产物,并非到处存在之物。地沟油是否流经它们存在的区域、接触时间、相容性等因素均难确定,因而对地沟油安全性差的担忧仅是估测和推理,并无严格的实例数据作为支撑依据,其实即使找到一个这些有害物含量高的地沟油,也很快能找到众多有害物含量并不偏高的地沟油样品,这充分反映了地沟油安全性不确定性大的特点。

在自然界中,利用大粪,腐烂的朽木和植物废弃物(如棉籽壳等)作为原材料培植了多种人类十分喜爱的美食的实例不胜繁举,例如,果蔬用粪便做肥料,现在的人们不仅不反感,反而命之为有机绿色食物,趋之若鹜;以往,很多塘养鲢鱼均是喂大粪长大的,人们并不排斥鲢鱼作为主要的淡水鱼食品资源之一;菌类,菇类大都以腐坏的朽木,农副产品作为培养基,吸取它们的营养生长而成。菌类、菇类并不因它们出身低贱而招人厌弃,反而是人们最受欢迎的一大类食品;蜜蜂以各种花粉,甚至是有毒的花粉(如夹竹桃花等)作为食材,酿制成蜂蜜,蜂王浆等,它们都是人们十分喜爱和信任的保健佳品。这说明,人们的反感情绪不是一成不变的,经过长期的实践和考验,认识到生活的真谛后,也是会改变的。

回流至餐桌上的地沟油与原始的地沟油根本不是一回事,它是经严格的加工程序(如脱酸,脱脂,脱色,脱臭等)脱胎换骨改造后的产品,多数精炼后的地沟油,其物理性状、使用性能、理化指标、卫生安全性指标等均能符合食用油国家标准,这就是当前很难区别原料油脂和地沟油油脂的真实现状。上述的食材是通过生物转化变腐朽为神奇,地沟油精炼是通过人为的化工过程达到这一目的,也许地沟油精炼不如生物转化那么彻底、有效和神奇,难以被人们接受,但它们有共同点,那就是吸取或保留精华,去除糟粕和各种有害物质。

我们并不提倡食用符合植物油国家标准的精炼地沟油,因为标准中尽管对目前已知的各种有害物质都有明确的数量规定,但谁能保证是否还有目前未知的有害物呢?例如,地沟油中如混有汽车、机械等润滑油,安全性就很难得到保证,从小心谨慎的角度出发,还是少吃为妙,何况地沟油应该有它自己更好的去处,相信它会在油脂工业利用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但对于回流至餐桌上的地沟油,只要是符合食用油国家标准中卫生安全性指标(几乎包括了目前已知对人体健康有害的各种物质,如重金属、有机溶剂、3.4-苯并芘、农药、黄曲霉毒素等[7])规定的,也不必惊恐万状,把它说成是毒品。

四、正确评价食用油国家标准

多数精炼地沟油都能符合食用油国家标准,采用国家标准很难鉴别油样是油料油脂还是地沟油精炼油,这种情况引起很多人对食用油国家标准的不满,对食用油国家标准的科学性、正确性、权威性表示怀疑,甚至有人提出要废除现行的国家标准,重新订立新标准,究竟如何看待和评价现行标准呢?

我国油脂质量标准体系是2002年参照国际通用的油脂质量和卫生标准体系而正式建立的,从而结束了没有或油脂质量标准不完善的被动局面,偿清了历史欠账,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它对建立健全行政管理体制,保证油脂和相关产品生产,流通的正常运行和安全质量起到了很大的保障和促进作用。2005年经进一步修订,形成了现行的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食用油质量标准体系,这意味着我国食用油的生产,销售和管理工作从此走上了法治的轨道,它是我国油脂行业走向现代化和进入国际先进行列的重要标志之一。

食用油不仅是佐餐的主要原料,更是人类必需的主要营养素之一。评价食用油品质的优劣,除了关注其应用性能(如性状,理化指标等)外,还必须重视其食用安全性和营养品质。衡量食用油营养品质优劣的主要依据是:(1)油脂的脂肪酸和甘三酯组成均衡、合理,符合人体的需求;(2)与油脂伴随而生的各种有益于人体健康的营养物含量(如维生素ADEK,角鲨烯,甾醇,谷维素,磷脂,白藜芦醇等)愈高愈好;(3)油脂中含有的各种有害物和毒物(如有机溶剂、重金属、致癌物和农药等,它们有些是某种油料所特有的,有些是在油料生产、储运、加工等过程中带入或产生的)不允许超过规定的含量标准[8]。显然,能够全面并正确反映食用油应用品质和食用营养品质优劣的质量标准体系是最为理想的体系,这应该成为我们追求并逐步达到的目标。

现行的食用油国家标准由二大部分内容组成,一是以物理性状、理化指标为主的品质指标体系,主要反映油脂应用品质和部分食用营养品质,另一部分为卫生安全性指标,对油脂中可能存在的各种有害物质的最大允许含量做出了法制性规定,以确保食用油的卫生安全性[7,9,10]。现行的食用油国家标准对这二大部分内容的很多具体指标都作出了详尽、合理的规定。这个指标体系对于浸出油脂而言,是科学的,合理的和值得信赖的,指标数值是经过大量科学试验研究,社会调查和统计而得出的,具有可信性。其安全性卫生指标几乎囊括了目前已知的各种有害物,人们所担忧的可能混杂进地沟油的各种毒物(如重金属,黄曲霉毒素,苯并芘,细菌,有机物等)也都包含在安全性卫生指标之中,因此,只要是符合该指标规定的油脂,就不能把它说成是毒品。

当然现行的食用油国家标准也有缺憾的地方,例如某些指标的数值是否属于最佳和合理,尚有进一步探讨和细微研究求证的余地,又如脂肪伴随物(如维生素ADEK,角鲨烯,甾醇,谷维素,磷脂,白藜芦醇等)对人体健康很有好处,是理想的营养保健品,油中数量越高越好,也越值钱,但指标中对它的含量的多寡毫无反映和表达,这是不合理的。当然如何正确定位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相信随着时代的进步,食用油质量指标体系也会与时俱进[11]

五、政府应在地沟油的管理和流通中起到关键作用

地沟油的治理,关键在于掌控源头和疏理好它的出路,这是政府的职责所在,政府应该加强地沟油的管理,不能对地沟油放任不管,全由市场耒调节。起码应在如下的几个方面起关键作用:

(1)应有专人或机构负责管理收集的地沟油,监控地沟油的流向,条件合适时,可转变成一个专业性的经营管理公司,负责地沟油的收购,销售工作,监管售出地沟油的流向和利用途径。

(2)采取卫生部向全国招标地沟油检测方法的类似办法,成立一个数额不大的“地沟油工业利用项目”基金,向全国招标和下达地沟油工业利用研发项目,并严格做好鉴定验收和产业化推广工作。利用地沟油作原材料制作入口的工业利用产品(如健康元以地沟油作培养剂,酶法生产7-ACA抗菌类中间体)需规范申报材料内容,经严格审查,批准后才可实际使用。

(3)制订适量减税,补贴等优惠政策,鼓励和支持地沟油的工业利用,并严格监管优惠政策的落实和实际执行情况,防止个别人员或企业骗取补贴或逃税,让地沟油真正用来制作工业产品。

(4)不要迁就媒体的宣传和少部份人的情绪,对地沟油生产,销售者进行法律制裁要慎重,以扩大影响,于事无补。

六、学者和媒体的职责

学者发表文章和讲话,要实事求是,有科学依据,尽量不要片面夸大,危言耸听,哗众取宠。例如,有学者说,地沟油中的黄曲霉毒素毒性要比砒霜大一百倍,其实这二者的毒性根本就不具有可比性,也不符合事实,真不知此说的科学根据何在?

媒体报道不要断章取义,夸大其词,狂轰滥炸。如此宣传,势必扰乱人心,弄得人人担心自己食用了地沟油毒品,不敢购买食物制成品和外出就食,悲叹国内的生存环境不良,食品安全得不到保障,进而对政府和社会不满,造成社会信念混乱和社会动荡,如此这般地人为自己吓自己,有这个必要吗?按照目前的状况,对地沟油的各种负面报道已有破坏社会和谐之虞,宜适当降降温,冷却一下。

七、结论

地沟油的数量肯定不小,它的不安全性也不容忽视,但并未达到极毒的危害程度,那种将地沟油等同于黄曲霉毒素等毒品的宣传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至于将各种劣质油、动植物下脚油、废料油,甚至是动物油等这些物料等同于地沟油,并对从事这些物料生产、贸易的企业和个人横加干涉,绳之以法的现象,更应该避免。地沟油的治理,关键在于掌控源头和疏理好它的出路,这应该是政府的职责所在,只有从地沟油的源头——餐厨垃圾的集中回收处理抓起,统一收集,统一管理,并积极鼓励地沟油的工业利用,变废为宝,才能真正解决“地沟油”所带来的食品安全问题。

参考文献

[1]蒋昕捷.围剿地沟油[N].中国青年报,2010-3-17.

[2]吴鹏.京华报.卫生部再征地沟油检测法 此前5方法均不能奏效[EB/OL].http://

news.qq.com/a/20111013/000083.htm,2011-10-13.

[3] 新京报.卫生部向社会征集地沟油检测方法[EB/OL]. http://news.sina.com.cn/c/p/

2011-12-14/023323627445.shtml,2011-12-14.

[4]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公安部有关负责人就严厉打击“地沟油”犯罪活动答记者问[EB/OL].http://www.mps.gov.cn/n16/n1237/n1342/n803715/3150606.html,2012-02-24.

[5]葛熔金.东方早报.健康元涉嫌购地沟油制药,正大集团齐鲁制药均涉案[EB/OL].

http://news.hexun.com/2012-08-31/145329517.html,2012-08-31.

[6]上海证券报.狂购1.45亿元“地沟油”制药 健康元惊天秘密揭开[EB/OL].

http://finance.eastmoney.com/news/1345,20120830248490072.html,2012-08-30.

[7]GB 2716-2005,食用植物油卫生标准[S].

[8]金青哲,王兴国,厉秋岳.直面油脂营养认识误区,大力发展“健康”食用油[J].中国油脂,

[9]龙伶俐,薛雅琳.五项食用植物油产品国家标准颁布实施[J].中国油脂, 2003, 28(8): 5-7.

[10]龙伶俐,谢华民.八种食用植物油国家标准修订工作进展情况与主要内容[J].中国标准导报, 2005, 1: 13-14.

[11]金青哲,王兴国.食用油产品开发与质量标准制修订绉议[J].粮食与油脂,2011,7: 1-4.

原作者介绍:厉秋岳,江苏武进人,1937年11月8日出生,196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因被错划分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毕业后去湖北省谷城县湖北省直五七干校劳动,1972年秋调到郑州油脂化学厂,文革后彻底平反。1979年浙江粮食科学研究所任职至退休。

1985年在“多维营养油”大辩论中,时任浙江粮科所副所长的厉秋岳赴合肥、淮南、北京等地、访问了多维营养油研制者。并发表“对多维营养油的浅见”.“谎言掩盖不了事实——关于多维油的争论”揭露所谓营养油的谎言。

   因刻苦钻研业务并工作负责,取得了国家发明奖等多项成果和发表了大量论译文和若干论著,并长期担任浙江省粮食科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粮油学会油脂分会副理事长、杭州市食品学会副理事长等职务,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79-1094452.html

上一篇:多项粮油食品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下一篇:文冠果,真是很牛了!
收藏 分享 举报

2 姬扬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 12: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