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列车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xz1963 快乐地生活,愉快地工作,为健康加油,为快乐加油,我为你加油!

博文

话说《白鹿原》的“舔碗”情结 精选

已有 10110 次阅读 2017-6-5 23:41 |个人分类:人生阅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白鹿原,,舔碗底| 白鹿原, 舔碗底


陕西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在他的文学巨著《白鹿原》中的第九章,描写了财东家黄老五每次吃过包谷糁稀饭后都要“舔碗”的事实,而在以作者同名小说改编的在电影《白鹿原》和正在安徽、江苏卫视热播的85集电视连续剧《白鹿原》中,都有一出“舔碗”的好戏。

陕西人都爱舔碗吗?回答是绝对否定的!

长期封建社会制度下的老百姓,没有几天是吃饱肚子的,特别是从20世纪初年到1975年这一时期几次时间较长的灾荒、中国粮食几次大的欠收和食品危机,造就了许多灾民生存的艰难,人们为了吃饱肚子想尽了招数,特别是山东、河南、陕西等地的人们,都在年复一年地舔着碗里的最后一口吃食。

我在记事时就亲眼目睹了许多“舔碗”的人和事。

1968年秋季,我刚刚五岁,这一年的中秋节前,我和妈妈去镇上买东西,当时街道上人相对要少一些,在街道边上我亲眼见到了一个讨饭的中年男人正在舔食着别人吃过的稀饭碗。这是我第一次真实见到的“舔碗”场景。当时我问妈妈:“他为啥要舔碗呢?”妈妈说:“肚子饿了,没有饭吃了就要舔别人的碗底!”

1970年秋季,我刚刚上小学一年级时,有一次在我们学校的伙房外,我见到了我们的李老师也在作着一个“舔碗”的动作。那时,我们还比较小一些,因而老师们经常干什么也都不会避着我们。

我们老家村东头有一棵几百年的老槐树,树底下经常聚着一大堆男人女人和孩子,每到吃饭时,男人们都端着自己的大老碗坐在树下边谝边吃着包谷糁就黄菜,吃完了饭就会有几个老年的男人碗底朝天地用舌头舔起了碗底。可以说,在我们那里,有这种习惯的人不在少数。

男人舔碗底基本上都是在公开的场合、公开地进行着,而且还经常公开地提倡着舔碗底的事情,而女人则会含蓄一些,在家里背着人偷偷地把老碗舔净,或是用勺子把碗里的饭渣渣刮个干干净净的。

我爸爸也有舔碗的习惯,但他不是用舌头舔碗,而是用一块馒头把碗里饭渣渣擦的干干净净后再一起吃下去,虽说不叫舔碗,但与舔碗基本上是一个道理,只是文明一些,没有明目张胆地舔自己的碗或舔别人的碗让人不可思义,更不会让别人感到不舒服或恶心。

我们家对面的老哥哥几乎在每餐饭后都会把自己的老碗舔的干干净净,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他老去的前两年时间,家里人嫌他太丢人了,坚决不让他舔碗底了,他才很不情愿地结束了他的舔碗生涯。就是这样的一个吃不饱的人,在他七十岁时,竟然查出得了一种让他一生都吃不饱的病——糖尿病。

前多年,我与妈妈在一次闲聊中说到了舔碗的一些话题,话还没有说完,妈妈就沉下脸来:“甭笑话人家舔碗的人了,舔碗也不是啥丢人的事情,都是没有啥吃把人逼的,谁家吃饱了饭还愿意去舔那个碗底。”

舔碗也是一种节约粮食的表现,现在虽说不提倡舔碗底了,但粮食的浪费程度还是让人瞩目惊心的。

附:陈忠实小说《白鹿原》第九章中的片段:

黄老五吃饭也是一天三顿陪着他,除了晌午吃一顿稀汤面全部都是杂粮,包谷黑豆稻黍豌豆变换着蒸馍。

黄老五其实也是个粗笨的庄稼汉,凭着勤苦节俭一亩半亩购置土地成了个小财东,根本无法与郭举人相比。但最使他难以忍受的不是干活的劳累和吃食的粗劣,而是一种无法忍受的舔碗的习惯。

在黄家吃头一顿饭时,黑娃就看见了黄老五舔碗的动作,一阵恶心,差点把吃下的饭吐出来。以后再吃饭时,他就加快速度,赶在黄老五吃毕舔碗之前放下筷子抹嘴走掉,以免听见他的长舌头舔出的吧卿吧卿的声响。

这天午饭后,黄老五用筷子指点着凳子说:“鹿相你坐下,甭急忙走,我有话说。”黑娃重新坐下来。

黄老五说:“把碗舔了。”

黑娃瞅着自己刚刚吃完了糁子面儿的大碗,残留着稀稀拉拉的黄色的包谷糁子,几只苍蝇在碗里嗡嗡着,说:“我不会舔,我自小也没舔过碗。”

黄老五说:“自小没舔过,现在学着舔也不迟。一粒一粥当思来之不易。你不舔我教你舔。”

说罢就扬起碗作示范:他伸出又长又肥的舌头,沿着碗的内沿,吧卿一声舔过去,那碗里就像抹布擦过了一样干净。一下接一下舔过去,双手转动着大粗瓷碗,发出一连串狗舔食时一样吧卿吧卿的响声,舔了碗边又扬起头舔碗底儿。

黄老五把舔得干净的碗亮给他看:“这多好!一点也不糟践粮食。”

黑娃说:“我在俺屋也没舔过碗。俺家比你家穷也没人舔碗。”

黄老五说:“所以你才出门给人扛活儿,要是从你爷手里就舔碗,到你手里刚好三辈人,家里按六口人说,百十年碗底上洗掉多少粮食,要是把洗掉的粮食积攒下来,你娃娃就不出门熬活反是要雇人给你熬活罗!”

黑娃的胃肠早已随着黄老五的舌头伸出缩进搅动起来,一阵阵恶心,话也说不出来。黄老五说:“鹿相你这娃娃事事都好,干活泼势又不弹嫌吃食,只有不会舔碗这一样毛病。你知道不知道?顿顿饭毕你先走了,我都替你把碗舔了。你只要从今往后学着舔碗,我就雇你干三年五年,工钱还可以往上添。”

黑娃说:“哪怕不要工钱,我都不舔碗。”

说罢就转过身走了,走到过道转过身,黄老五抱着他的碗舔得正欢。

黑娃看见别人舔自己的碗更加难以容忍,“哇”地一声吐了。

随后居然成了一种毛病,他一看见黄老五的嘴唇就想呕吐,整得他干脆拿上两个馍馍躲到牛圈里单独吃了。

   他终于忍受不住,咬咬牙舍弃了一月的工钱,吃罢早饭借着单独上地的工夫逃走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79-1059233.html

上一篇:[转载]第一次背娘(献给母亲节)
下一篇:广西健康产业项目(1)——健康食品类

18 刘立 武夷山 宁利中 朱晓刚 杨正瓴 文克玲 李坤 宁笔 强涛 迟延崑 谢蜀生 蒋力 杨秀海 ljxm chenhuansheng xlsd zjzhaokeqin zhyz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4 18: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