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j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yjin 研究领域:分子病毒学与分子肿瘤学

博文

H7N9禽流感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精选

已有 14181 次阅读 2014-1-30 00:33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工作太忙很久没有写博。如果不是H7N9禽流感闹得太凶而奇谈怪论也太多,我就是一直休博也无妨。H7N9已有两百多确诊病例,近四分一死亡,也先后输出到台湾和香港。然而,先有所谓的专家说H7N9不应叫禽流感,又有政府官员表示“尚没有充分证据证明病毒是由家禽直接传染给人的”。这位官员大概很会玩文字游戏,差点把我一个病毒学家都给绕糊涂了。国内外专家众口一词,都说H7N9尚不能有效人传人。现在官员又说不是禽传人。两百多病例既不是来自于人又不是来自于禽,难道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照官员的逻辑,2009年的猪流感最早由猪直接传染给人,1957年和1968年造成世界大流行的流感病毒由重配(reassortment)产生,难道也是“尚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吗?医学伦理不允许用人做实验,不可能将人直接与确诊的带病毒家禽关一块,因此要得到官员所要的“充分证据”来“证明病毒由家禽直接传染给人”,本来就是异想天开。判断H7N9是不是禽流感病毒或者H7N9是否由家禽传染给人,目前主要依据基因序列和流行病学调查。首先,从人类分离的病毒与从家禽分离的病毒高度同源,具有极为密切的亲缘关系。结合有关毒株出现的时间、地点和频率,不难断定其进化途径。同时,多数确诊病例都有明确的家禽接触史。因此,这两方面已有确凿而且互相印证的证据表明,H7N9是禽流感病毒而人类感染主要由接触家禽而引起。这是毋容置疑的,任何狡辩都是徒劳的。由官员讲出上面的话,我看不到有任何正面的意义和作用,客观上只能误导公众并使经常接触家禽的人士放松警觉,有百害而无一利。人的健康和人民的生命安全是最可宝贵的,理所当然也是人民政府最应重视的。与此相比较,家禽业的兴衰和收益,只能是第二位的。这样显浅的道理,希望我们的有关领导能够明白。

香港具备比较完善的禽流感监测体系,卫生系统也能严格依法办事。在较短时间内,香港已经检出四例怀疑从深圳传入的H7N9确诊病例,均曾光顾深圳街市或高度怀疑在深圳有活禽接触史,例如居住在低层有活禽市场的楼房。香港市民经常到深圳的不算多,到深圳后接触街市活禽市场的就更少了。短短时间内在香港到过深圳并接触活禽的人士中出现四个确诊病例,由此可以推断深圳活禽很可能已受到较广泛的污染,自然而然也存在更多的人类感染病例。事实上,后续的发展已经证实了这一推断。未能及时检出带病毒家禽和人类感染病例,究竟是思想麻痹大意,还是故意疏忽,或者确实是技术水平,值得深刻反思和追查。如果确有人为失误,应予追究。

香港在从内地入口的活禽中推行核酸及血清学双重测试后不久,就发现供港的竹丝鸡呈现H7N9核酸阳性。供港鸡场的总体卫生条件在我国所有养殖场中应该是较好的。在供港鸡场的活鸡中检出H7N9,实际污染情况如何必须深入调查。当然,有关当局也可以继续掩耳盗铃,矢口否认养殖场鸡只带有H7N9,甚至质疑香港特区政府的病毒监测技术水平,或者将责任推给运输及其他环节。人类H7N9的确诊病例不断增加,但养殖场、活禽市场及活禽的H7N9检出率一直偏低,连国际专家也认为是咄咄怪事。这究竟是技术水平、人为因素还是其他原因?如果心中坦荡,为何不商请香港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对所有涉事养殖场进行复检?人类受到H7N9禽流感病毒的感染,但相应在活禽中却找不到病毒,难道H7N9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我们的卫生、工商和农业部门长期各自为政,互不买帐。我们的农业及医学专家各扫门前雪,老死不相往来,由来已久。值此关键时刻,如何从人民利益出发,协调各个部门解决重大的民生问题,正是考验我们各级政府的领导水平之时。如果为了家禽业的利益,有意无意地瞒报、漏报、迟报或不作为,铁嘴铜牙一口咬定养殖场或家禽没有H7N9,最后受到损失的只能是政府的公信力和人民的利益。

H7N9禽流感有很多重要的科学问题有待解决。是否存在相当数目的无症或轻症感染者,宿主遗传因素的重大影响,病毒的确切传播途径,疫情的变化发展等等,都是本领域的重大课题。然而,目前情况下重中之重的,应该是果断切断病毒的传播途径。在疫情较严重的地区关闭活禽市场,并在暂时没有条件关闭活禽市场的情况下推行活禽不过夜及市场定期清洁日制度,已经是最低限度的安全措施。政府必须以向人民负责的态度积极推行,不应以任何理由推诿或不作为。根据目前情况,深圳就很有必要马上全面关闭活禽市场。长远而言,在大中城市推行中央屠宰并永久取缔活禽市场,值得认真考虑。通过发展禽用疫苗争取彻底解决问题,也应提到议事日程。如何针对农村散养家禽以及家禽运输和买卖制定必要措施,同样有重要意义。

前述官员所发表言论最大的危害就是误导公众。在公众教育方面,我们很有必要花大力气,宣扬科学,传导正面信息。H7N9禽流感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的公仆本位主义,从本部门的小利益出发,将人民健康抛诸脑后。如果任由病毒不断由禽传人,就有可能提供越来越多的机会使其适应于人类。病毒因滥用类固醇或其他原因在免疫缺损个体大量复制,造就传播力更强的毒株,最终出现灾难性结果,过去在SARS爆发时就发生过。SARS的危机殷鉴不远,我们应该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6627-763335.html

上一篇:人类和动物医学的紧密配合是追踪禽流感的关键
下一篇:重访乔治城大学

27 曹聪 吕喆 张骥 许培扬 赵美娣 田云川 刘立 李宇斌 王守业 庄世宇 王寿江 王春艳 贾伟 徐庆征 戴德昌 周同庆 蒋永华 郭向云 林树海 黄耀伟 唐涛 yklao EroControl hkcpvli biofans liyouxi n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9 22: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