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ing3

博文

中国大学人才认识上的误区与创新

已有 3648 次阅读 2014-7-19 15:3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大学也许是世界上包容量最大的大学。基本上是一个小社会,具备有一个独立社会的功能:权力集中的部门和官员,跑龙套的临时工,后勤、医院、小学、附属中学……。

   中国大学也是世界上最无包容性的学校。容不得半点不同意见,不管是学科建设、学术观点、更遑论学校建设等大政。

  前者养了有一大批庸才的同时,造就了一批忽悠者。庸才并不可怕,最多就是应付,耽误些事,干不出活,大家都能看得清楚,自己也明白,反正这是一个养人的社会,逆来顺受罢了。可怕的是一批忽悠者,糟踏着国家的钱,享受着社会给予的荣誉和福利,误导者决策者。更要命的是和后者结合起来,阻滞这科学和社会的进步。

  后者则是让整个大学失去创新性的根源。大学应该是学术创新的源头,学术思潮的发源地,在这里应该有学术观点的碰撞的火花,应该有划破未知夜空的星火——即使是瞬间的闪烁。

  也许会说,我们从来限制过学术观点的不同,也鼓励不同学术观点的争鸣。是的,确实如此,但是,试想,目睹了秋后算账式的处理方式,虽然噤若寒蝉,但对于智商较高的群体来说,明哲保身的处事方式则是最优的选择。一个充满利益诱惑,一个官气十足的氛围。从学生到教授,哪一个能免俗?!相互制约,相互牵制。谁能独立于外?!这种办学体制下,熏陶、耳闻目睹,学生选择导师先看是否官员;教师今天课堂上批评的学生,数年,也许不到十年,就是你的X长,……。如果你当了什么长,什么高级别的“XX学者”,“杰出XX”,什么级别的“政府津贴”,“领军XX”,"XXXX"你就信手拈来;小到土财主们设立一个数万级别的奖,校级的奖,你就只需要在“长”们的小圈子里平衡了,容易得多了。你也就成为项目、成果评审的专家了。要是百姓,基本上是无缘的,除非是“X士”“X长”的学生或者什么的。这也许是产生“学霸”,“学阀”的土壤,也就难怪极端话语的出现,也是校园里时不时显现暴戾之气的缘故了。这种氛围和社会交融,加剧了社会风气的破败,人们学术、学者的尊敬逐渐失去。我们高校的教授们在国际学术界的尊敬也就折扣,使得一些敬业者和卓有成就者扼腕叹息。

  试想,在中国,约翰.纳什不但不会有所成就,就是终身教授肯定也不会有(在获得终身教授前的30多岁脑子就出现问题)。一个稍有个性的人也很难在大学立身。大多数的学者选择了做人——这是东方文化的精髓——修身中庸。否则,即使按照当下的考核指标,学问做好了,人缘差,你也混不清楚。前几日,厦大的一个女教授指责校长的帖子,校长既不是为所指事进行解释或者辩解,而是倒打一耙,指责该教师精神有问题,言左右而他顾,这也是为官者引导下形成的民风:你指责我屁股不干净,你也不是干净人。根本不去擦屁股,有屎又怎样?!社会和环境就这样臭下去了。其实,对不良的指责,只要存在,只要是事实,指责者的身份和动机并不重要。当然,这里,校长虽然说该教授精神或者脑子有问题,并不是表扬该教授可当纳什。厦大自然也就不会有普林斯顿之胸怀了。一些人认为厦大是好的,恰好也就说明了当下国内好学校的水平了。

  也有学问做得好,也深谙为官之道者,如邹恒甫教授,用了极端的语言才博得社会和校方的注意。否则,正常、正确、严肃的建言和意见往往作为“好事者”者“吃饱撑的”思维下被冷处理。

     奴化的思维方式深深地根植于大多数的思维土壤中,偶尔一个 没有背景的人在位,干错一件事,或者想干一件事,便问“此人能压的住吗?”,压谁,这是一个问题。法制、政策、规定、制度……在一些人眼里,是压人的,由此,当权者似乎总有“翻身解放”的潜意识。政治的强权意识代替了学术自由。这点上,我们的教育似乎是成功的,每个人脑子里的阶级斗争的弦还是绷的很紧,处理问题、斗争方式也是极为讲究的。但如此思维方式,指望仕而学、仕而研的专家,创新产出确实是无望的。  

    批评意识、批评精神、批评氛围的建立,是创新思维的前提。这也是习主席的治国方略之一。一个不善于发现问题、不善于解决问题的人,肯定是没有创新的。只能做一些具体操作的工作。

     产生这种怪象既有体制上的问题。但是,更多的是文化引起的思维方式问题。习惯了革命的意识,我们的行事和思考都处在文革时代。当前,人们对于文革的认识停留在戴高帽、游街、批斗的外在形式上,对当政者的监督源于对这种外在形式的运用上,因此似乎是人人喊打;但对文革的思维和意识实际上还处在津津乐道的阶段。拉帮结派,裙带关系演变为师承关系,同窗、战友……。其实,目前高校的管理者,不管是留学多年、有建树的专家,还是其他方式的选择着,在潜意识里还是长官意识,鲜有民主建设者。尽管他们羞答答的借口,大环境不容许。其实,把自己仍然置身于与一个随波逐流着之列。因此,肃清文革遗毒还任重道远。但却深深地阻碍者科技的发展。不管是对复辟文革的指斥,还是钱理群教授斥之为的“精致的利己者”,都是对于现实的描述。而如何建设有利于科技创新的大学体制,我们同样停留在只知破坏,不知如何建设的认知上。

   倡导批评精神、发扬民主是大学发展的唯一选择。但也由于“效率低下”的先天性缺陷,在急功近利的群体环境里,也为管理者所利用,而文革思维,封建余孽又带有抵触地接受下来。于是形成了目前大家都痛恨,但又乐于其中的环境。泱泱一个大国,满大街跑的是国外牌子的汽车,也就是说,独立自主的造不出一个好汽车的国家,我们不应该忘言诺贝尔奖,即使偶尔有得,也是极为偶然的,要达到日本那样具有一定必然性的程度,我们不妨静下心来,从基础做起,从基础和意识方面有意识的改造,在不减少投资的前提,设计好制度,用制度应到意识、实现爱国主义下的民主自觉意识,在专家选择、项目评审上的公开透明,减少评奖等名目繁多的头衔,学术腐败在民主之下自然没有市场,于此同时,包容不同意见者和批评者,一方面,以极端语言方式引起公众求得关注的事件会减少,也会从容对待批评者,方为大学之道。从而真正实现勤劳者收获丰富,而忽悠者无市场,我们的创新成果自然而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6144-812977.html

上一篇:一个普通知识分子逝去的哀思
下一篇:钱理群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弊病,堪称大家

25 刘淼 王涛 王振亭 刁空非 刘建兴 谢强 季丹 张帅 曹聪 左宋林 陈楷翰 何学锋 马德义 梁洪泽 高友鹤 檀成龙 Vetaren11 jimiyg ldydy xiexmbs kexuegzz gaolianghust baobiao007 yunmu idealis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7 19: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