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ing3

博文

应抵制和消除无效课堂教学 精选

已有 10280 次阅读 2021-3-28 17:57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随着社会进步,文明程度提升,公众对教育的认识出现了一些偏差,值得我们注意。一是对信息量越来越大的课堂的改革没有认真准备,本科课堂如何在基础知识和前沿领域知识传授之间平衡缺少应对手段,二是如何将本来捉襟见肘的课堂时间内提高效率。线上课程无疑提供了一个广阔的空间。然而,教学的基本本质和内核并没有发生改变,那就是对课程的重难点进行讲解。换句话说,课堂的基本功能是对课程内容的重点进行强化训练,引导,督促学生掌握其基本和重点,而对难点进行详细的分析讲解,达到解惑的目的。然而,一段时间以来,对课堂的认识似乎出现了偏差,且这种偏差愈演愈烈,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注意。

   一是对课堂教学的娱乐化。一些人,一些学校,甚至一些权威媒体,过分渲染课堂教学中学生的喜悦程度。众所周知,对新知识,对未知理论的学习,肯定是枯燥,令人痛苦的,有时候令人生厌。就是在考试是否及格和能否达到毕业这样的条件苛责下,才有相当一部分的人不辞劳苦,不畏枯燥而刻苦钻研,最后成才。当然,不排除天才和先天禀赋高,喜欢钻研的人,但毕竟是少数。把许多著名科学家渲染、描写成一接触新的知识就喜欢,并一蹴而就的天才,容易让反智主义抬头,认为课堂应该、必须是快乐的,忘了对大多数人来说,天性中包含着对未知东西有一种天然畏惧的本能,表现为让学生来评教师是否讲的好等评价措施。试想,让学生对才开始接触,还没有来得及消化,或者一知半解的知识掌握前提下,他能客观公正的认识到教师教的好坏?!一个顶级的高校曾经有出现过“学生想学什么,我们就教什么”的反智言论,令人瞠目。

    毫无疑问,根据人们的认知特点,我们设置课程的原则都是从基础到专业逐渐过渡,课堂教学则从回顾已经学习、掌握的内容,从而导入新课。而简单粗暴的考核和评价指标,则完全忘记了这个基本的规律。导致了许多所谓的“X课”,网红课,把严肃辛苦的课堂娱乐化。我们只要稍加注意就会知道,即使是服务于娱乐的、文艺类学科的课程教学,课堂教学的过程也不是完全快乐,也需要苦练基本功,甚至是枯燥和痛苦的,学生也是有压力的,对于理工科的教学内容,怎么可能做到学生人人都喜欢的程度?!

   二是教师过分迎合非专业的评价指标和公众压力。一些教师为了考核,或者追求社会化的“网红”效应,把严肃、辛苦的课堂娱乐化。在课堂上过多的讲授内容的意义,重要性,把本来作为课堂次要,非必要的段子、典故、发展史之类内容占用大量的课堂时间。一些数理学科不推演和讲解公式,一些文科不讲授基本和基础知识和技能;而是说调皮话,用现代人的理念和心态去嘲解古文化,历史,倒是引来了许多不愿下功夫、不谙世事的青年学子,实则误人子弟。一个被一家权威媒体“XX日报”点赞的古文学欣赏的网红课就是一例,该教师既不讲授训诂,也不讲音韵,就是说了一些调皮话和调侃,竟然被认为“网红”课,大加赞赏。如果真的将选修课普及到所有的专业课,立马就见到真实的结果。一些作业多,抽象,学生普遍认为难学的课程,估计门可罗雀,而按照经济效率,这些课程关闭完事。如此下去,课堂危矣!高校危矣!

   三是越来越多的学生不愿承受来自课堂的压力。由于管理部门粗暴简单考核的误导,导致了没有压力的课堂越来越多。突出表现在考研阶段:在一些数理要求高,要求严格的导师门下,几乎无人报考(无须唱高调,事实如此!)。因为习惯了本科阶段无效课堂教学的学生大多数选择了简单、描述性的学科和方向,这些方向的导师即使经费不足,也是人满为患。越来越多的学生讲起学习内容的意义,重要性头头是道,但对如何做,怎么做几乎不知。研究生招生中导师本来还可以侥幸淘点有些天赋的学生,结果为了顾及公平,管理部门制定的细则,几乎让导师无任何话语权,不可能招到在自己方向上有一些想法的学生,而是又是为了完成指标设计的所谓“考试”,加上其他老师(面试评委)替你选则的、也许并不适合你的研究方向的学生。导师只好从了俗众了:有一个总比没有的好。把科研当做本儿科学系、或者当做体力活干,到头来只有在低层次上重复,碰碰运气有个创新。

    当下,有一个时髦的扎心词:卡脖子。 对于材料,制造类的卡脖子技术,可能涉及到的部门、行业较多,一时半会突破难。然而,对于一些我们并不怎么落后的学科,例如一些软件类出现“卡脖子”现象,则很难让人理解:公式是大家熟知的,计算机语言是一样的,是什么“卡”住了我们的脖子?!估计按照我们的习惯,我们只会以此为契机,获得很多资助和投入,但是不会去弄清楚问题出现哪里,如何解决。以我看来,这些问题还是出现在高校和研究院所,习惯了跟风和迎合,并没有建立起真正的科学态度。课堂教学误导了,没有学到基本的、基础的内容,怎么支撑技术?即使碰巧突破了这点,剩下的还有很多,依然解决不了。

    总而言之,没有压力的课堂教学是无效的教学。过分娱乐化的课堂是误人子弟,学生受欢迎的课堂值得引起学校专业管理部门的关注和追踪检查,一些非专业的媒体对课堂还是少点聒噪,教师要确保自己的职业定位,课堂要保持应有的功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6144-1279032.html

上一篇:初级教育的目标错位和环境压迫
下一篇:近期应特别注意我国北方地区灾害性天气气候的防范

47 尤明庆 康建 杨正瓴 唐小卿 陈新平 徐耀 曹俊兴 张成岗 徐立宁 黄永义 刘进平 梁发云 梁洪泽 佘晓燕 王鹏 周阿洋 钟定胜 丁克强 冯玉磊 檀成龙 姜翔程 赵新铭 晏成和 陈立新 郑永军 王安良 乔中东 秦斌杰 褚海亮 邵宇飞 徐峰 农绍庄 冯兆东 周忠浩 罗娜 冯小东 王庆勇 胡爱国 孟利军 彭真明 孙颉 邹远川 王林平 罗鸿幸 帅凌鹰 李月辉 吴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5 13: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